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三百二十二章 喜歡聽實話,麻煩多說兩句熱推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市区内,廖文杰将野上冴子送到她所在的酒店,四下瞄了瞄,驱车朝半山区大屋驶去。
行至盘山公路,他停车在路边,检查确认车上没有窃听器,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阿九,是我,之前答应补偿你的情侣约会可能要延期了,没有鸽,只是晚上一段时间。”
“紧急情况,我要出外勤,这次是机密行动,我不方便透露太多,只能告诉你目的地在非洲……”
“明天就出发,时间紧迫,我要准备很多东西……下次,下次一定!”
挂断电话,廖文杰缓了口气,打通第二个号码。
“梦萝,是我,之前答应补偿你的情侣约会可能要延期了……”
“没办法,明天就出发,时间很……下次一定!”
“……”
“阿丽,是我,之前答应……”
“……”
几个电话打完,廖文杰算算时间,今晚让程文静加班,明早将报告送到警署,还有半天时间做准备工作。
“OK,时间很充足!”
确定没有遗漏的女友,廖文杰心下大定,一脚油门踩下,三十秒后再次靠边停车,怀中摸出手机打了出去。
“泪姐,是我,接下来一段时间别打我电话,打不通的……”
“短则一星期,长则半个月……我也不想的……”
“……”
“唉,我太难了!”
廖文杰收起手机,感慨渣男生活不易,小廖犯错,他来背锅,偏偏还没处说理,只能自认倒霉。
……
大屋。
廖文杰准备好腹稿,享用完二少爷专用的进补大餐,在六点钟左右见到了下班归来的汤朱迪以及……
没了。
“朱迪姐,怎么就你一个人,文静姐呢?”
“文静一觉睡到下午,很多文件没人处理,我让她留在公司加班。”
汤朱迪眉毛一挑,朝廖文杰递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她今晚通宵,不会回来了!”
“啊这……”
小廖直呼渣女欠赞,大廖愕然无语:“你安排文静姐加班,那我给她安排的加班怎么办?”
“什么意思?”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情况是这样的……”
说完后,廖文杰两手一摊,无奈道:“明天我要去非洲,报告必须在明早之前赶出来,你说怎么办吧?”
“又出远门……”
都市异能 在港綜成爲傳說 起點-第三百二十二章 喜歡聽實話,麻煩多說兩句鑒賞
汤朱迪面露不满,坐在廖文杰腿上,双手揽住他的脖颈:“阿杰,这种班上的没意思,辞了算了。”
辞了我还怎么管理时间?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在港綜成爲傳說討論-第三百二十二章 喜歡聽實話,麻煩多說兩句相伴
廖文杰摇摇头:“不可能的,上次就和你说了,有些事情我不去做,会有人做,可有些事情我不做,也就没人去做了。”
“别说大道理,谈点现实的,你忍心让你的好兄弟独守空房?”
汤朱迪眨眨眼,决定以小廖作为突破口,让廖文杰放弃自己的坚持,渣渣相惜,她知道小廖最没节操,谁胸大听谁的。
“不让你独守空房,我天天吃你的用你的,不就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
“吃软饭怎么了,你吃软饭靠的是硬本事,谁能说你没付出,谁能说你不努力?”
“……”
“怎么了,是不是无话可说了?”
“大义为先,这事没得谈。”
廖文杰断然拒绝,而后道:“这次或许是个意外,但你安排文静姐加班很对,以后继续保持。”
“放心,我懂的,你无所谓,我可不想让文静知道。”
汤朱迪嘴角勾笑,不把程文静支开,她怎么安排人事工作,怎么管理时间?
“你懂就好。”
廖文杰嘴角勾笑,汤朱迪不把程文静支开,他怎么安排人事工作,怎么管理时间?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三百二十二章 喜歡聽實話,麻煩多說兩句讀書
“嘿嘿嘿……”x2
“对了,朱迪姐,上次我让文静姐帮忙写报告,花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
廖文杰问道:“你看,我是先哄你睡觉,还是先找文静姐赶报告,回来再哄你睡觉?”
“开车一个来回,再加上写报告的时间,又该一两点了……”
汤朱迪不满嘀咕一声,而后道:“气死人了,饭我不吃了,你先把我哄睡着,然后再去找文静写报告。”
“好,都听你的!”
……
晚八点,廖文杰驱车来到自己的别墅,洗漱完毕,将红伞里的东西拿出来挑挑拣拣,尽可能清空之后,瞬移消失在原地。
他乘坐电梯来到大厦三十六层,钥匙打开助理办公室大门,一支玫瑰递给既惊又喜的程文静。
“阿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程文静接过玫瑰花,满心感动,主动送上一枚香吻。
“我在大屋等你,朱迪姐告诉我你今晚加班,怕你一个人孤单,找了个借口离开大屋,马不停蹄开车赶了过来。”
“你真好!”
程文静眼眸流露甜蜜柔情,忽而想到什么,顿时黯淡了下去。
今天被安排加班,还幻想着廖文杰和汤朱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做一些对不起她的事。结果廖文杰节操太满,送到嘴边的肉都不要,害她幻想破灭,左拥右抱遥遥无期。
“想什么呢?”
“啊……我在想朱迪姐一个人,你不陪在身边,她又该失眠睡不着了。”
不,她已经睡下了!
廖文杰面不改色道:“没办法,有因就有果,她安排你加班,睡不着也是自作自受。”
“不能这么说,朱迪姐也……”
话到一半,嘴巴被堵上,程文静沉醉爱人的甜蜜拥吻,一个月的思念爆发,瞬间就把汤朱迪忘了个一干二净。
……
第二天上午,廖文杰手握报告,丢下昏昏欲睡的工具人,瞬移闪至家中,洗漱完毕,驱车赶往警署。
中午时分,他在超市采购一批物资,再次驱车赶至公司。
这次没去三十六层,来到十八层的三杰灵异公司,找老钟要了几件找人专用的法器。
待一切搞定,时间已至下午三点,廖文杰瞬移出现在狭窄小巷的垃圾桶后,走了十来米,马路对面是野上冴子所在的酒店。
“阿杰,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睡眼惺忪的野上冴子打开房门,昨天被廖文杰整得很惨,一夜没睡好,不是觉得床底下有人,就是衣柜在动。担惊受怕,直到天亮的时候,紧绷的神经才开始疲惫起来。
“昨晚熬夜写报告,上午去了一趟警署,一晚上没睡。”廖文杰摇头说道。
“太巧了,我也写了一份报告,也一夜没睡。”
野上冴子打了个哈欠:“今晚我们坐飞机走,私人飞机,航班已经订好,到时候会有人来接我们。”
“需要准备什么吗?”
“只要你的人就行了。”
“好,我现在补个觉,冴子你……要一起吗?”
“可以考虑,前提是你单身!”
—————
北非,撒哈拉沙漠以北,开罗。
飞机降落后,全程睡觉的廖文杰睁开眼睛,在野上冴子无语的注视下,磨磨唧唧走进了机场男卫,半晌之后才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出来。
“阿杰,你在里面干什么呢?”
“这话说的,在卫生间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做记号划分地盘了。”
见野上冴子不信,他耸耸肩,实话实说道:“冴子你应该也遇到过这种烦恼,高空引力小,拉……”
“可以了,到此为止!”
野上冴子满脸黑线转身,带着廖文杰离开机场,乘坐出租车抵达市郊目的地。
三辆越野车整装待发,加上廖文杰和野上冴子,这支以黄金为目标的冒险队总计十一人。
表面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可实际上……
廖文杰坐上副驾驶,一脸懵逼转过头,后排是个熟人。
谏山黄泉。
廖文杰:(≖ˇˍˇ≖)
为什么会是谏山黄泉,作为民间势力的驱魔师家族不是正被霓虹政府打压吗?
难道这支冒险队真如野上冴子所言,是几个家族的联合行动,并非官方的意思?
谏山黄泉在这,是因为驱魔师家族不堪来自防卫省的压力,选择和警视厅代表的警察组织勾搭成奸……
好乱!
廖文杰捋了捋,贵圈的关系过于复杂,越想越头疼,他这种纯洁如雪的小白花完全理不清其中的弯弯绕。
三秒钟后,他放弃思考,寻思着管他屁事,并默默予以精神上的支持,望加大力度,越乱越好。
“阿杰,不要乱看,看我就行了。”
野上冴子坐上驾驶座,大号墨镜戴好,见廖文杰色眯眯盯着后排的谏山黄泉,抬手将他的脸掰正:“别做梦了,谏山小姐有未婚夫了,长得帅、人品好、三观正、用情专一,你没机会的。”
廖文杰:(≖ˇˍˇ≖;)
这人是谁啊?
“呃,冒昧问一句,谏山小姐的未婚夫叫什么名字?”
廖文杰戴上墨镜,转头问向谏山黄泉,他变身时,声音跟着体型一同改变,不怕被对方听出来。
谏山黄泉闻言皱眉,感觉廖文杰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盯着他戴墨镜的脸打量一会儿,才说道:“黑崎一护。”
廖文杰:“……”
妹子,话不能乱说,当真了怎么办?
“怎么了,阿杰,你听过这个名字?”
“我也想,但显然没有。”
廖文杰摇摇头,见谏山黄泉还在打量自己,握拳轻咳一声,转头看向正前方。
“冴子,你刚刚评价谏山小姐未婚夫的那段,我没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
“长得帅!人品好!三观正!用情专一!”
“没了?”
喜欢听实话,麻烦多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