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討論-第1189章 沉默火山鑒賞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咦!?
在那道银色光芒升起后,三道略显惊讶的声音同时在云泓耳旁响起。
与此同时,三只巨掌猛地缩了回去,手掌上面在同一个部位,都出现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连吾都没有料到,在你体内还隐藏着这种有着分离割裂意境的锋锐剑意,竟然能够对吾都造成威胁……一切都变得更有意思了,吾果然没有白来一趟。”
“不但寻找到了那只蜂后的真身,而且还能够见到吾的同类,和你这样一个有趣的小东西。”
三道虚幻身影低声叹息着,倏然间对撞一处,融为一体,气势不断向上攀升,仿佛永无止境。
就在此时,以湖泊为中心的圆幕陡然震动起来,那道原本看不见的分界线瞬间变得明显,将大片空间完全分割隔绝开来。。
“就让吾等先去处理一下那个同类,再回来好好调教你这个很有意思的小家伙……”
虚幻身影猛地转身,毫不犹豫放弃再次对云泓出手,一步便进入到了到圆幕之中。
嗡!
圆幕以一种奇异的韵律震颤起来。
最终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
顾判缓缓移动目光,看向刚刚出现在圆幕之中的那道身影。
面上的笑容忽然变得更加亲切了许多。
然后对着门后说道,“你看,吾族又有一位族人过来寻亲了。”
“他,也是吾等金毛一族的生灵吗?为什么看上去并没有和我有什么相似之处?”
顾判将目光从新出现的身影上收回,很自然地解释道,“这很正常,杂交串串没有听说过吗?”
“要知道,这世上像你一样纯种的金毛可是不多了。”
门后沉默了片刻,才以一种恍然醒悟的语气说道,“我大致明白了你的意思……所以说,你其实也是吾等金毛一族的杂交串串吗?”
骂了隔壁的。
还是砍死这老狗算了。
顾判缓缓握拳,最终却还是又一点点松开,决定先不去理会一直缩在门内不出来的纯种金毛,转而对新入场那位淡淡道,“它说你是一条狗,而且是那种杂交的串串。”
不停扭曲的身影沉默片刻,缓缓点了点头道,“不愧是和吾一样受到了时空之力传承的同类,一眼就能看出吾的根底。”
“那么,你也是被选中的同类吗?”
顾判深深吸气,又重重呼出。
觉得还是抡起斧头砍死它们两个狗杂种算了。
就算是不从它们口中打探任何消息,也好过这样一直在狗的身份上来回打转,说来说去都绕不过去。
但话说回来,既然已经和它们攀关系攀到这个份儿上了,不多聊几句确实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努力。
想到此处,顾判便叹了口气道,“寻亲的事情我们等会儿再说,现在重点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这位狗兄到底是从何而来,又要往何处去。”
新出现的扭曲身影道,“吾更想知道,你们两个吾的同类,又是从何处而来,为什么会聚集在此地。”
“是我先问的你,而不是你先问的我。”
顾判眯起眼睛,遮挡住双眸深处一闪而逝的寒光,“我寻思着把话说简单点怕你听不懂,没想到我还是高估了你的智商,原来你连最基本做人的道理都不懂。”
“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不是人,而是一条石乐志的金毛串串。”
纵然被如此直白不加掩饰地嘲讽,那道扭曲的身影却依旧没有任何动怒的迹象,反而接着平平淡淡说道,“你们两位传承了和吾同源力量的同类,见面之后竟然没有直接决一生死,非常让吾思之不解。”
门后金狼神沉默不语。
最后还是由顾判回道,“咱仨这会儿碰一块儿了,不也没有打出狗脑子吗?”
“那并不一样……三个传承者相遇,除非有一方的实力太过强大,能够达到碾压另外两方的程度,否则一般都会因为相互忌惮而保持着脆弱的平衡。”
“你们,也都是得到了那个神秘的消息,为了寻找那只机缘巧合下得到那件宝物的蜂后而来吗?”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有一柄打野刀 txt-第1189章 沉默火山讀書
“如今看来,吾的运气是真的不错,虽然还没有见到蜂后,却刚刚过来就见到了那件宝物的倒影,不错,非常不错。”
那件宝物?
这就有意思了。
言情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討論-第1189章 沉默火山讀書
到底是什么宝物?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1189章 沉默火山鑒賞
不懂就问,是一名科研人员必备的良好素质。
所以顾判就直接开口了,“你口中所说的宝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那道扭曲身影沉默了,而且在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在看着他,仿佛顾判刚刚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就是在侮辱狗的智商。
直到十数个呼吸后,他才长长呼叹了口气说道,“连大千之门都不知道,吾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得到了传承的修行者。”
“大千之门?”
顾判忽然笑了起来,“这便是传承者孜孜以求的宝物?”
“这个答案让我很不满意……”
他一句话没有说完,便忽然闭口,转头看向了一侧的空地。
那里的虚空,悄无声息显现出来道道涟漪。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討論-第1189章 沉默火山
紧接着,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这是一个身穿紧身衣物的女子,背后斜背着两柄古朴的长剑,金黄色的剑穗垂落下来,和她同样是金黄色的双马尾贴在一起,看上去英气逼人、别有一番美感。
顾判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刚刚出现的女人,片刻后又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略显惊讶地看着那里的虚空再次荡起道道波纹。
一双犹如攻城锤的粗壮大腿缓缓踩在了地面,紧接着是超过两丈的狰狞身躯,再加上身上穿着的厚重鳞甲,将湖边的滩涂都压出一个深坑。
嘭!
他将一柄硕大的战锤重重顿在了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锃亮光头下的小眼睛寒光闪闪,从在场众人脸上一一看过去,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湖面倒映出来的那扇大门虚影上面,满是横肉的脸上挤出一丝恐怖的笑容。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却只是一个开始。
随着这个重甲巨汉的出现,湖畔不同位置又有数道涟漪在虚空显现,从中走出一个又一个身形样貌各不相同的修行者。
他们相互打量着,小心戒备着,场间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顾判依旧站在距离那扇大千之门倒影最近的湖边,承载了其他所有人投来的目光,却仿若未觉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但是,随着所谓传承者的增加,也随着湖边的情况变得愈发复杂,他原本就并不算多的耐心正在迅速消散,脸上挂着的温和良善笑容也渐渐收敛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不知何时就会爆发的沉默火山。
太乱了。
还是,把他们都砍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