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末日螢火 線上看-第一百零二章 沉默的密碼推薦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经久不衰的欢呼声很快又变成了另一种呐喊,伴随着竞技场升降平台的响动,陈凌风知道那个沐浴着虚伪圣光的光之骑士又要出现了。
“踏、踏”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了跪倒的陈凌风身前,他仰起头,光线被对方挡住,整个人笼罩在纯白铠甲的阴影了。
“你还有必要出现吗?或者说你是专程来嘲笑我的?”陈凌风支撑着疲累的身体站了起来,双眼怒视着光耀。
“不,我可不会去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我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陈凌风这时才注意到光耀并没有带着武器上场,只是穿着那身白色铠甲。
“我没有什么需要从你那里知道的,你只会是我的敌人,决赛见吧。”陈凌风冰冷的丢下一句,准备转身离开。
“不想知道你的那些队友们现在正关押在哪里吗?或者说你已经从某个人那里得到消息了。”光耀低沉的语气里,明显带着强烈的暗示。
陈凌风听到这话果然停住了脚步。
“中央实验室可是在瑶光的核心区域,需要五级的公民权限,不是那么轻易能进去的。”
火熱都市异能 末日螢火討論-第一百零二章 沉默的密碼鑒賞
“你对柏曼做了什么!!!”陈凌风心里升起一阵寒意,他感觉得到柏曼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
“我只是替你早一些解决了顾虑,我们需要你的愤怒,怎么样?憎恨我吧。”光耀摊开手,将一串吊饰扔给了陈凌风,那正是萤火小队的徽章。
“我要杀了你!!!”愤怒在此刻倾泻爆发,陈凌风眼中绿芒闪动,徒手朝着光耀冲了过去。
“以你现在的状态还没有资格挑战我,好好回去歇着吧。”光耀从容的挥出一拳,后发先至,结实的轰在陈凌风的腹部,他闷哼一声,整个人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扒拉着光耀的铠甲,慢慢的瘫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等到陈凌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自己已经躺在了梅莉亚别墅的房间里,整个人精神好了许多,体力也恢复了不少。
他眨着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兰德斯的线索又中断了,连只见了一面的柏曼也被处理掉,此时他的内心充满了沮丧和愤怒,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他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棋子,拼尽全力,一身伤痕,到头来那些家伙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摧毁他辛苦得来的一切。
握紧的双拳几欲要将棉被撕裂。
柏曼死了,柏曼?
想到这里,陈凌风皱起了眉头,明明只和柏曼见了一次,约定好了后续的计划,这件事情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了刻意提防,即使是梅莉亚他也没有告诉那晚自己的行踪,可为什么柏曼会暴露真实身份的?
“呼”一阵微风吹来打断了陈凌风的思绪,微风伴着淡淡的兰花香气和轻微的鼾声,他循着方向看去,梅莉亚正趴在床角熟睡着,头发遮住了她绝美的面容。
陈凌风轻轻掀开被子挪步走到床角,他弯下腰,兰花的香气越发浓郁,让他有些心神恍惚。
撩起梅莉亚盖在脸上的长发捋至耳后,陈凌风盯着她小巧而又水润的嘴唇,竟有些呆住了。
这时梅莉亚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迷迷糊糊的抬起头,陈凌风正脑袋一片空白的发着愣,躲闪不及,两人的嘴唇不经意的贴到了一起。
陈凌风像是触电般弹到了一边,倒是梅莉亚惬意的伸着懒腰,仿佛并不在意。
“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呀,想接吻就正大光明的嘛,又不是不给你,干嘛这样偷偷摸摸的。”梅莉亚揉着朦胧的睡眼,故意说着极具挑逗的话语。
“你…你胡说些什么,我才没有这么猥琐。”陈凌风感觉到脸上有些发烫。
“我可以认为你这是不打自招吗?”梅莉亚站起身来,媚眼如丝的走到陈凌风面前,伸出一只手指拖着他的下巴。
“要不要把我整个人都给你?你的心跳的好快。”梅莉亚顺势扑进陈凌风怀里,吧脸贴在他的胸口上。
“别…别闹了,我不是那样的人。”陈凌风推开怀里的梅莉亚,急退回床边。
“那你是什么样的人?”梅莉亚又贴了过来,但脚下却踩到了一些东西,她低头看了看,那是一张折叠整齐的白纸。
“这个是什么?”梅莉亚从地上将白纸捡了起来。
陈凌风慌乱的在身上摸索了一阵,像是明白了什么,急忙一把将梅莉亚手中的白纸抢了过来。
“干什么?弄痛我了,这纸上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吗?”梅莉亚不停的揉着手,有些生气。
“对…对不起,只是…只是……”陈凌风心里不住挣扎,思索了一阵后,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梅莉亚,毕竟这段时间的相处,对这个有些公主脾气的任性女孩有了些感情,他愿意去相信她并不是站在对立面的人。
陈凌风表情严肃的看着梅莉亚,将关于萤火小队的故事告诉了她,当然他也只是选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梅莉亚作为瑶光制药原始资助财团之一的卡尔德诺家族,对萤火计划和萤火小队的事情也知道不少,虽然听完陈凌风的故事多少有些出乎意料,但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惊讶,反倒是比较镇静。
“萤火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反叛战争时期也有过不少合作,只是关于你父亲陈博士的事,自从战争结束就再没有听到过了,也不知他还在不在瑶光。”
“不知道,但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他的。”
“这么说你是想去中央实验室拯救你的那些萤火小队的朋友了,可是据我所知,要想进入核心实验区至少得弄到五级公民的权限才行。”梅莉亚靠着墙壁,双手抱在胸前思索着。
“所以我才想如果能弄懂这张纸上留下的讯息,或许会有帮助。可惜还没和柏曼碰面,他已经死了。”陈凌风谈起柏曼,心里又升腾起些许哀伤。
“给我看看。”梅莉亚从陈凌风手里接过那张白纸,将它展开放到了桌上。
杂乱无章的构图,无数虚实结合的线条,实在让人看不懂究竟画的是些什么东西。
“等等,这是什么味道?”梅莉亚拿起白纸使劲的嗅了嗅,一股淡淡的铁锈混杂着燃烧过的蜡烛的味道钻入了她的鼻腔。
“这是梅菲斯特墨水的味道,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这玩意儿了。”
“那是什么东西?”
“一种隐形墨水,把灯关上,然后去拿一个烛台过来。”梅莉亚将白纸放在一旁的架子上,转头对陈凌风说道。
很快陈凌风将烛台拿了过来,关上房间的灯光,两人在黑暗中举着燃烧的烛台靠近白纸。
梅莉亚用烛台在白纸的下面烘烤了一阵,渐渐的一些原本没有的图案从白纸上浮现出来。
原来杂乱无章的构图慢慢变得清晰,所有的线条与新浮现出来的图案连接在一起,构成了一副完整的图画。
“这是…这是…洛克哈特教堂?!”梅莉亚指着白纸上的图案惊呼,眼里充满了疑惑和讶异,仿佛那是这世上不该存在的东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