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750章 一波波重磅(求訂閱)推薦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好玩吧?”
陆薇语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接着有双纤细小手落在了方年的肩膀上轻轻按捏。
“换成英文一点也没影响方学弟的发挥嘛。”
方年低头用余光瞥向肩膀上的双手,眼珠子一转,嘴上嗯嗯两声。
接着飞快的伸手拉住陆薇语的两只手一用力……
“学姐,我现在可以偷偷亲你吗?”
“可以吗?”
陆薇语踉跄的撞到了方年背上,索性偏过头越过肩膀跟方年的脑袋齐平:“不可以。”
“啵~”
方年挤了下眼睛:“矜持嘛,我懂我懂。”
气得陆薇语一口咬在方年脖子上,凶得都露出了牙齿:“我要吸了你的血!”
“啧啧……”方年故意咂吧嘴。
接着转身把陆薇语抱起来横放在腿上,揉捏着陆薇语的脸蛋:“真嫩。”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笔趣-第750章 一波波重磅(求訂閱)看書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750章 一波波重磅(求訂閱)
“啊呜~”陆薇语张嘴欲咬。
“……”
方年紧了紧双手,一本正经道:“其实有件事情很奇怪,这两年多以来怎么你就越来越年轻漂亮了,我就胡子拉碴了。”
“因为我本来就年轻貌美!”陆薇语骄傲道。
方年深以为然:“那是,毕竟是能让我见色起意的容貌啊。”
说着方年咂吧嘴,很是有些感慨唏嘘。
陆薇语:“……”
“……”
接着陆薇语话锋一转,岔开话题:“以为你会主要针对英伟达,后来基本针对了AMD。”
方年顺着转移了话头:“AMD的图形芯片做得也很好,上季度市场份额40%;
但是AMD在CPU领域的市占率就不是很乐观,无论是服务器还是PC,今年有刚好处境不佳……”
略顿,方年笑笑:“再说,舆论直接全面针对AMD,我就没必要另开战线。”
“也确实,反正就是对个线,怎么省事怎么来。”陆薇语认同道。
方年又说:“其实因为某些历史因素,AMD的CPU业务可能不会倒;
但因为英特尔推出酷睿系列,这几年都会很难过,会更依赖显示芯片的市场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
“而且……”
“AMD可能真的会大裁员。”
听方年这么一说,陆薇语顺着话头道:“所以,今天只是个开始,将来AMD真有可能借坡下驴,把前沿当救命稻草?”
“差不多吧,这个将来可能不会太远。”方年冷静道。
“……”
虽然方年曾经没怎么关注过行业具体市场,但他也记得在酷睿出来以后,AMD的CPU有很长一段时间与垃圾等同。
差不多也就是这两年,中关村、华强北等大电子城都是靠坑蒙拐骗来强推搭载AMD处理器的电脑。
无数电脑小白中招。
以至于后来的很长时间里,提起AMD,连小白都会说一句垃圾。
直到好几年后,AMD靠着Zen架构的锐龙才算是挣扎了出来。
这个过程中有个大佬功不可没,被数码爱好者称为苏妈的苏姿丰。
方年特地查过资料,苏姿丰现在还没加入AMD。
所以,早在关秋荷中秋节傍晚去京城前,方年就跟关秋荷说过,想办法接触并挖来这位麻省理工的博士。
庐州前沿的规模,以及白泽实验室的核心突破,愈发需要一位镇得住场子的CEO。
前沿内部暂时找不到胜任这个岗位的人。
别说陆薇语,连关秋荷都不行,也就是方年亲自出马还有点可能性。
但这个职位对方年本人来说又有点狭隘了,会浪费他太多的精力。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偷名-第750章 一波波重磅(求訂閱)推薦
事实上,在记起苏姿丰这位大佬之后,方年把物色人才的目光放到了全世界范围内。
随着前沿旗下各个实验室在不断砸钱追赶到一定基础后,需要邀请一些类似于苏姿丰这样无论是学历背景还是能力都上佳的人才加盟。
靠前沿内部的不断催生,很难赶得上前沿的发展壮大速度。
当然……
方年的这个计划也可以理解为对前沿办公室内部人员的鞭策。
现在足够优秀的只有一个刘惜。
但刘惜她是专精于财务的人。
其次是关秋荷跟陆薇语。
别看陆薇语不声不响的,但目前完全代表前沿门面的前沿科学一直运营得当。
外聘的优秀职业经理人石新荣从未搞过小动作。
至今还不到一年时间,不包含各个实验室便足有2000余员工的前沿科学上下没出过幺蛾子。
这足以彰显出陆薇语的能力。
唯一出过一次问题的还是女娲实验室。
这跟陆薇语只能算是一定关联。
因为实验室是只属于前沿科学代管,更多时候是前沿办公室全员分管制。
毕竟是公司内部核心。
远不像关秋荷当初执掌当康游戏时,心神俱疲,公司还时不时出点幺蛾子。
直到吴鸿上任CEO之后,方年出过几次面,一再调整治理架构,才到今天关秋荷可以不用费心的地步。
事实上当康游戏的治理并不算复杂。
简单来说就两件事,维护游戏平台、开发游戏。
又引入了行之有效的赛马机制,内部平衡,有一定办公室斗争,但也是关秋荷故意睁只眼闭只眼默许的。
此外无论是温叶、谷雨,还是吴伏城、白粥都尚未表现出足够的能力……
念头转动间,方年低头看了眼陆薇语,微笑着补充道:“公司随时是个主体,但最终决策一定会归结到人身上;
而人,人性,是存在弱点的。”
闻言,陆薇语轻声补充:“具体到AMD,如果没有前沿的这次故意‘试探’并通过网络故意挑明一些事情,AMD别无选择,决策层会齐心协力奋力自强;
而现在前沿的试探,会让AMD决策层分心,几乎每个人都会在潜意识掠过前沿这个可能的选项。”
“这就哲学功利主义的基础理解:人的本性是趋乐避苦。”
方年点了下头:“所以,陆总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陆薇语点点头。
很简单,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此为止。
前沿的目的不是让AMD股价跌多少,而是让能把控AMD的那群人在看到AMD一步步陷入极致困境后把前沿当救命稻草。
所以,接下来前沿科学需要通过一系列手段,让媒体和舆论一直对前沿请求合作这件事保持尽可能的关注力度。
而这并不难。
现在不仅是美利坚,在全球几个最主要城市,都存在有七拐八弯,最终由前沿掌控的媒体。
…………
次日,周五。
下午,方年结束了一周的学习,在磨磨蹭蹭的视察了前沿公司后,又溜溜达达走去了前沿办公室。
惯例上每个工作日下午三点外交部都有的例行记者会如期举行。
从北京时间周四下午开始就一定非常喧嚣、闹得全球都沸沸扬扬的前沿请求合作案例自然被国外的好事记者问了出来。
毕竟是什么问题都会被问出来,都可能需要回答的记者会。
是英方的一位记者:“昨天前沿女娲实验室通过媒体渠道表示前沿曾多次向一些跨国科技企业请求合作,均石沉大海,随后此事引发舆论热议,一些相关公司市值波动,甚至大幅下跌,外交部对此有何评论?”
发言人回答:“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一些企业积极拥抱世界贸易,积极承担分工合作的角色,我相信这是全世界人民都希望看到的;
9号,工信部也成立了应用生态小组将协助前沿完成应用生态的建设,相信不久的将来,前沿女娲实验室出品的系统也将给全人类提供独到的服务体验;
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討論-第750章 一波波重磅(求訂閱)推薦
至于一些相关公司市值大幅下跌,我想,你应该去问这些公司。”
“……”
例行记者会并无直播,相关的音视频、文字实录等消息都是在记者会结束后才整理放出。
方年是在刷新闻时看到的热点。
这会距离记者会都过去了差不多一小时。
让原本就热度一直居高不下的相关话题更添讨论素材。
看得方年乐呵呵:“没想到一向……咳……这助攻来得真是时候。”
官方释放出的信号,远比前沿去渲染要来得更加有力。
“……”
方年也有浏览到了国内网络上的讨论。
“卧槽,上面终于肯重视女娲DeskOS了?9号就有了?那是不是真的快要商用了?”
“DeskOS的那些功能特性我还真是眼馋了许久。”
“所以说国外的一些硬件厂商和软件厂商什么时候会推出支持DeskOS的版本?”
“不喜欢win7,也不想继续用xp,坐等了!”
“不过DeskOS会收费吧?到时候会不会有盗版?”
“估计应该不会像Windows那样漫天要价,很可能是跟MindOS一样捆绑销售,那样就没必要用盗版了。”
“我有电脑了,这怎么办?”
“……”
看着这些,方年也忍不住咕哝一句:“这就是国外厂商一方面尽全力建立知识产权壁垒,一方面又故意放纵盗版肆虐中国市场的后果啊;
市场他们拿走了,却几乎摧毁了国人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以及国产软件厂商发展的许多可能性。”
毕竟……
不是每个软件都能做出基础业务免费吸引大家付费使用增值业务的。
因为不是每个软件都适用于这种模式。
尤其是专业领域的软件!
不单单是工业、eda类软件,像是Adobe全家桶等等也这样。
因为国外的相关软件厂商早就通过多年的积累获取到了海量用户,建立了用户习惯。
其它厂商想做,一是习惯难改,二是没有用户反馈无从完善,三,三是免费无法维持公司运转。
在商业上靠热情是活不久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后续几年里,能冒头的科技企业全是在应用上进行微创新,几乎没有谁去发展基础科技。
因为根本走不下去。
也是另一个吊诡现象出现的因素之一:所有发展起来的互联网科技企业最终都成为了那么三两个巨头的附庸。
要么被收购,要么被击垮。
“……”
…………
办公室里只有谷雨、刘惜、白粥、陆薇语在。
吴伏城忙得昏天暗地的,很难见到人影子。
白粥倒是去了趟庐州又赶紧回来了,前沿社团的核心理念调整还得他去主持。
其次是配套投入方案的实施。
包括但不限于像是发展一些类似于林语淙那种实习律所的项目;
鼓励成员进行更广泛的社会实践;
对一些数理化生等基础学科积累深厚的高校成员发展方向进行调整,推动成员们坚持选择,奔着前沿院发展……等。
跟大家招呼一声,方年坐到自己的工位上,道:“几件事。”
“首先是白粥,你这段时间多努努力,攒攒假期十一结婚后去度个小蜜月;
前沿社团项目要抓紧部署推动,方案也调整得差不多了;
我再加一天,争取在十一之前酝酿出合理的社团天才计划,这样子就算覆盖了全部的实际奔头。”
白粥连连点头,认真道:“方总放心,十一之前我都不休息了。”
“……”
接着方年看向谷雨跟陆薇语,道:“小谷、陆总,你们配合尽快落实两个计划。”
“一个是实验室级科学家计划,另一个是集团级科学家计划,对应不同的年薪标准和一次性奖励。”
“前者的一次性奖励定为100万人民币,后者就1000万吧。”
“……”
见方年已经说完,陆薇语起身走了过去:“这是内部虚拟股试行方案,你看没问题的话,我就签署执行了。”
“等了这么久,总算定下来了?”方年说了句。
接过文件浏览了起来。
在菊厂的虚拟股方案基础上,修改了一些可能会引发监管问题的内容。
比如当一个员工获得虚拟股资格后,由公司协调银行机构提供贷款这个举措。
其实方案整体并不复杂。
不仅是为了让执行容易,也为了让员工能一目了然。
但内里涉及到的许多金融知识,以及无数的数字计算,这才是黄岩康一个博士毕业生都花了那么久的原因。
这比直接上市要麻烦许多倍,直接上市就市场自己调节了,反正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但内部虚拟股则完全不与直接与市场交易挂钩。
这也是全中国都只有菊厂这么一个大厂进行了这个操作的缘故。
主要其实是两个矛盾。
不发行虚拟股又不上市,纯靠工资奖金这让员工根本没有奔头,毕竟靠打工一般大富大贵不了。
而不经核算的滥发会导致体系整体崩盘,那结果直接是灾难性的。
“前沿科学整体规划上考虑得稍微有点长远。”
方年随口说了句。
“女娲实验室试点虚拟股内部定价每股1.26元,预期收益每股1.68元,预期现金分红0.22元……”
“……”
“核算没问题就行。”
“名单交给前沿办公室审核吧。”
“……”
陆薇语点头应了下来。
接着谷雨汇报道:“方总,还有几件事情跟您汇报一下。”
“庐州孙书今天履新。”
“办公室后备计划第二轮考核从下周一开始,这是名单,只剩下两人了。”
“……”
最后,谷雨抬头望向方年,说道:“白泽实验室今天成功完成笔记本CPU流片后的所有验证工作,可用。”

======
PS:破碗求订,还是靠谱儿的,刚写完,明天打死不熬到两点以后~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