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吳良廣告商 幽幽tp路-第七百八十三章 眼紅展示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十月底,米国东海岸的天气也渐渐转凉,就如同吴良煎熬的心一样也渐渐凉了起来,若不是石硕那边好消息传来,吴良真不知道该怎么渡过这段时光。
不过,人闲下来也好,除了每天晚上三四个小时的工作之外,吴良总算是有时间将东海岸的五座城市逛了个遍,也将这几座城的四季酒店睡了一遍。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 線上看-第七百八十三章 眼紅相伴
有空闲时间,白天抱着一把吉他,站在费尔芒特公园或者广场上自弹自唱,过着纯粹的咸鱼生活。
只是,孤寂的生活除了日益渐涨的吉他水平和口语水平之外,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思乡之情却怎么也挥之不去,反倒是愈演愈烈,有几次,吴良破天荒的发起了脾气。
这种不正常延续到石硕从国内带来的几块样品,触摸屏的样品。
临时赶工出来的产品,吴良看着看着就笑了,“这玻璃,这厚度,啧啧!”
天朝曾经最著名的笑话,老乔花了好几年将手机玻璃减薄了一毫米,结果被一张保护膜给打败了。
正常情况下,微晶玻璃在重力和表面张力的作用下,会形成7毫米的玻璃带,之后,再拉薄。
看似简单,实则凝聚了多少人的智慧在其中。
拉薄之后,再通过化学刻蚀,研磨之后才成功。
在零四年,这项技术甚至达不到1.3毫米,也就是水果4的玻璃屏幕厚度都达不到。
水果为了新手机的上市专门找米国的百年老企业在以前的技术上历经半年时间才研发成功。
当然,减薄之后的效果是无与伦比的,手机屏幕的透光率会更好,色彩更为艳丽,卖相极佳。
这同样也是吴良为吴印良品二代所设计的手机要采用的技术。
大大的一体触摸屏+ips显示屏,再给上充足的电量,形似而神不似的手机就可以新鲜出炉。
这是属于吴良的苹果。
他需要做的就是,整合供应链体系。
从目前看来,国产的两家能力一般,其产品用在触摸屏电脑一体机上还行,要是用在手机上,真的是够呛。
首先是耐磨和抵抗性能就不够,用在手机上要是还没有行业通用的高强度塑料效果好的话,这款产品也距离失败不远了。
吴良看着傻大个产品砸吧半天嘴,决定还是得找米国人来干这件事情,“收拾一下吧,去趟NYC。”
NYC的康宁玻璃大名鼎鼎,其大猩猩玻璃曾经一度成为高端手机的标配,然而,这个时间点,康宁并未涉足手机玻璃面板业务。
不过,这并不影响其强大的技术攻关水平。
吴良只不过带着合作的期望和对方联系,成不成的还是两说,他又不是老乔,找上门人家会给予足够的重视。
但是,就算对方不重视,国内那两家,用小皮鞭抽着,总会有成效的,当这样的产品彻底被市场接受并认可的时候,就由不得大家不耗费巨资投入研发了。
带着这样的心思,吴良来到了康宁公司,直接要求找对方的CEO weeks,而递上去的名片则是fingerworks的董事长,外加水果公司的董事一职。
Weeks年仅44岁,称得上年富力壮,看在水果董事的面子上,他难得的抽出时间接见了吴良。
而吴良首先表明的是他在鹏程地铁一号线的视频监控上,传输链路选用的就是康宁的光纤产品,未来可能在这方面会有更大的投入。
这引起了weeks的兴趣,“能给我介绍一下您的视频监控方案么?”
作为一家公司的CEO,weeks不放弃任何一个能为自己公司带来丰厚回报的业务,既然他们公司的光纤业务已经有成熟的应用方案,多听一听似乎也没什么坏处。
吴良从兜里掏出个U盘,里面是华威发给他的成套解决方案,后面加上吴良让肖子风整理的成型产品,以及一段视频,在无人值守的大门处,一辆轿车驶过,抬杆自动升起放行。
看似简单,几个细节,一个是无人值守,一个是软件自动分析识别,内行人都知道这足够创新。
幻灯很短,是一个大概的东西,但是也基本上定型,在试运行之后,将会安装在鹏城地铁一号线的各个入口,取代原有的依靠模拟信号传输方案。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八十三章 眼紅閲讀
Weeks边看边点头,这就是康宁研发新一代多模光纤的重要意义,远距离传输,他没想到的是,原本应该用在基干网络的技术,却在遥远的天朝一家小公司有了成熟的应用。
Weeks给了较高的评价,“很了不起的技术!我想我可以建议米国的公司也用上这套系统!”
吴良笑着表示感谢,“没错,米国的人工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知道对方或许是客套,吴良并没有将他的建议放在心上,而是诚恳的回答,“我想我们可以送您一套这样的装备。”
Weeks不知道吴良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只能笑笑撇开这个话题,问起了别的,“不知吴董这次过来是谈什么合作?”
吴良想了想回答,“是这样的,我需要一款厚度很薄,耐磨又抗划伤的玻璃,听说康宁曾经有过这方面的研发?”
上世纪60年代,康宁的工程师们研发出一种名为Chemcor的新型玻璃,它拥有极高的硬度,并拥有极佳的抗划伤能力,是替代汽车挡风玻璃最优异的产品。
然而Chemcor昂贵的售价成为了阻碍市场表现的门槛,各家汽车公司并不买账,因此康宁最终只能无奈在1971彻底关停了Chemcor的研发。
Weeks想起这款被叫停的产品,兴致勃勃的为吴良介绍,“没错,上世纪的产品,实在是找不到应用的场景,项目就此搁置。”
吴良心中为之一动,突然改变策略,“这技术能转让吗?”
Weeks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们花了十年时间,抱歉,这算是公司的技术沉淀,非卖品!”
是不是非卖品吴良并不知道,但是既然是被雪藏起来的技术,能够拿到也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他还是认为值得争取一下,“技术总是在不断发展着的,或许,再过两年就落后了!”
Weeks没有否认,而是问了声,“我想知道,您要这技术干什么?”
吴良尴尬的愣了愣,指了指自己胳膊上的腕表为他介绍,“您知道的,蓝宝石镜面价格过于昂贵,我想康宁应该有我需要的产品。”
Weeks据理力争,“那为何不能由我们生产提供给你们呢?”
吴良笑,“一年也就十万块表盘玻璃,找您这样的大公司实在是有些奢侈了,我想把技术买回去,自己开个小公司,也方便。”
如果真的像吴良所说的这样,这倒是挺有意思的事情,只是表壳大多是弧面,对打磨的工艺要求比较高,康宁自己生产真的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这项技术沉寂了三十年之久了,什么时候能够重见天日?
遥遥无期!
但是,weeks更清楚的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技术的沉淀是至关重要的。
四年前,互联网泡沫破灭,米股暴跌,康宁遭遇成立以来最严重打击,股价从每股113米元跌至1.1米元,亏损了55亿。
短暂的消沉过后,康宁找到了60年代研发的能把玻璃做的又薄又硬的技术,转向电视屏幕市场,液晶屏幕的业务拯救了公司,现在,这项业务成为康宁新的增长点。
或许下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有可能就在这个被命名为chemcor的玻璃产品上!
Weeks摇了摇头还是拒绝,“对不起,这是非卖品。”
吴良顿时感觉失落,要是在康宁最困难的那段时间,或许还有成功的可能,而现在,随着液晶面板玻璃的大卖,康宁也走出了困境,想要虎口夺食真的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对于一个并不缺少资金的主,去购买人家手里的非卖品,能不给你轰出去就不错了。
只是吴良依旧不死心,他又提建议,“chemcor的专利能否授权给我?”
吴良这是退而求其次的做法。
当他明白weeks将公司的技术视为非卖品的时候,吴良就打算放弃了。
他有些懊恼,有种明知道是漏,却捡不到的沮丧感。。
不料,吴良意兴阑珊,Weeks却是饶有兴趣的发问,“独占许可?”
吴良摇了摇头,嘴里吐出两个字,“独家!”
得益于夏大律师的科普,吴良对这些专利授权的专业名词并不陌生。
独占的意思是指在一定的时间和有效地域范围内,被许可人享有独占的实施权,专利权人不得向其他人许可实施该专利,而专利权人本人也不得实施该专利。
也就是说,相当于康宁这个专利人自己也不能生产。
很显然,如果吴良顺着weeks的话回答“yes”的时候,肯定会被扫地出门。
而独家相对好一点,可以约定使用时间范围以及有效地域,也不影响专利人自己生产。
康宁原本也会进行一些专利授权的操作,比如用于餐厨玻璃器皿的耐热玻璃这些,餐厨市场那么大,他一家根本就吃不下来,用专利划拉一部分市场,也是极为划算的买卖。
参照耐热玻璃的操作模式,weeks拒绝的意愿不是很强烈,简单的报价,“五年有效期,仅限天朝区域,一亿米元的专利授权费用。”
这就是典型的狮子大开口了,人无我有,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谈判这种东西不就是这样。
吴良气的笑了,他再一次的指了指腕表,“一年我就算能卖十万块表,一块手表的手表镜面专利费用就达到200米,而200米差不多可以买一块便宜的斯维斯表了!而且,即便有这样的成本预算,我买蓝宝石不香么?”
Weeks尴尬的笑笑,又还了一个价格,“专利有效期可以延长一些,十年怎么样?”
这就是降价降了一半,吴良继续无语,翻了个白眼,“小本买卖,经不起这么折腾。”
Weeks是技术型的选手,但是对谈判并不陌生,他更清楚的知道,当初这项计划所耗费的资金,原本是用于汽车挡风玻璃而存在的,无奈因为产品的价格过于昂贵,各家汽车公司并不想做技术上的更新。
作为汽车厂商而言,任何一家供应商要想配套上,需要做的各种试验和耗费资金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所以,这项技术本身就很值钱,weeks并不想贱卖,他微微一笑,向吴良伸出手,提了个建议,“几位还没有参观过康宁的玻璃公园吧,我安排人带几位感受一下康宁的玻璃文化如何?”
这就是送客的意思了,吴良心里哀嚎一声,开始盘算自己的成本。
仅仅用于吴印良品2代的话,即便按照每年一千万台的手机出货量,一部手机在玻璃上所耗费的专利费用就在一米元,也就是七八块钱天朝币的水平。
那么,每年出货量达不到呢?
一百万?
吴良信心不足之处在于联发科的那破芯片,根本就不配智能手机的待遇,和同一时期的那些诸如诺记手机相比,性能上是要差一些,价格自然也不会卖的特别高。
对于成本的控制依然重要。
这是其一。
另外,手机要是成功的话,或许会引来各家的模仿,手机玻璃面板的出货量会增加,专利费这部分也能消化一部分,一千万米貌似也不贵。
然而,坐在他身边的怀特却是及时的插话了,“chemcor的研发成本是很高,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毕竟,英雄无用武之地,专利授权这东西能卖出去一点就能赚到,总不可能你们研发多少,我们就得花多少钱买吧?”
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吴良悚然而惊,检讨自己这是魔怔了,光想着这项技术有多牛哔了,却是没有怀特这个局外人看的更为清楚,现在的chemcor就好比一个黄金马桶,看着是很酷炫,实际上也就是一个马桶。
用黄金的价格去买马桶,他又不是卖石油的那些的富翁。
想到这里,吴良突然就很开心的笑了,“怀特先生说的没错,这其实就是鸡肋产品,能拿回来一部分授权费用就不错了,白吃枣还嫌核大?十年一千万米元,可以的话,我们现在就能签合同。”
Weeks想了想回答,“这个,需要董事会讨论通过!”
作为康宁的首席执行官,管理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要向weeks汇报,这些成员包括,董事、首席财务官、执行副总裁、首席行政长官、首席技术长官、运营参谋等等。
但是,康宁是一家一百多年的企业,历史可以追溯到爱迪生发明灯泡的那个年代,其大股东是背后的霍顿家族,现任六十八岁的霍顿先生还在担任董事长。
这又是一项相对敏感的决策,weeks刚刚担任首席执行官,严格按照霍顿先生制定的公司发展规划来管理——在大尺寸液晶面板玻璃和光纤产品上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管理层的主要责任就是维持住这些发展机会,同时维护公司的财务稳定和信守公司的价值观。
用天朝最著名的话来讲就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这原本就是一项被雪藏的技术,能卖专利授权从现在看并无多大不妥,但是,万一呢?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吳良廣告商 幽幽tp路-第七百八十三章 眼紅讀書
当这项技术大放光彩的时候,当时力主将其卖掉的人,会不会被别人冠以目光短浅的帽子呢?
所以,董事会,大家一起决策,他只需要批准就行了,康宁每年专利授权那么多家公司,多这一个,少这一个又能有多大的纰漏?
未虑胜先虑败,weeks不愧是执掌一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吴良的关注点顿时被引偏!
不过,他马上注意到,可以拿到授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