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第六百五十一章 監視?鑒賞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并以业火焚烧了这妖王的能量之后,将这些庞大的能量,以最纯粹的模样,给灌注进入了阿亚罗可特沁的体内。
随着这些庞大至极的能量灌注进入,阿亚罗可特沁的气息瞬间的变得极致的强大起来,以一种几乎乘坐火箭的速度,迅速的提升着。
而后,
阿亚罗可特沁的修为气息,抵达了第五境巅峰的程度了。
然后,在吸收完了这妖王的纯粹的能量,完美的继承了妖王的力量之后,阿亚罗可特沁走向了蛮王。
轻轻的挥手,蛮王死去。
也是在蛮王死去的同时,秦歌同样是以生命概念的延续部分的灵术配合他自身的生命概念掌握的部分,将蛮王的能量以业火等等方式进行了纯化。
而后,同样的将这浓厚至极的来自于蛮王的海量的能量给灌注进入了阿亚罗可特沁的身体之中、
阿亚罗可特沁的修为气息,再度的开始攀升了起来。
而随着这个样子的攀升,阿亚罗可特沁的修为境界,迅速的跨越了第五境巅峰的障碍,一步一步的朝着第五境绝巅的程度靠近过去……
而与之同时,阿亚罗可特沁的灵术图腾印记陡然间有着两个明亮到了极致。
而在明亮到了极致的刹那,那两个图腾印记便在极致的光亮之中,陡然间的收缩了其自身的光芒,而后,瞬息间变得内敛了起来,瞬息间的……那两个图腾纹路便彻底的没入了她自身的身体内部。
那两个图腾印记的灵术图腾印记,便是就这么的消失在了她的身体表面,反而回归了她的心灵之中,重新的成为了在她的灵魂之上的一种印记的存在……
印记……
秦歌心底喃喃自语起来,却是不再多说任何的话语了。
他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印记这种东西,也就是图腾纹路这种东西……似乎牵扯了一些什么不应该牵扯的东西……
尤其是将图腾印记给刻印到了那个什么灵魂体的表面上之后,问题便是极端的严重起来了。
这似乎……应该是人才独有的一种可能性,也就是说,只有人,才具备着将自身的灵魂进行印记地一种可能性……
而阿亚罗可特沁应该是不可以做到的……
莫非……
秦歌微微沉默,莫非他的封正居然真的有用?
是什么原因呢?
是人皇印玺和人类气运,还有所谓的人皇剑气等等原因吗?
秦歌的猜测还真的就是有着一丝丝的靠近实际结果了。
开天剑,并不是某个先天存在的至宝,而是玄鸦耗尽了无数的努力,才最终打造成了开天剑的。
而一开始打造开天剑的时候,玄鸦实际上就是具备着明确的目的性的,就是为了将开天剑给打造成开天剑的模样。
而与其说开天剑的碎片是权柄的话,倒不如反过来说开天剑是权柄的集合……
以开天剑融合权柄,以权柄为根基,而后打造出真正可以用来“开天”的剑刃,而所谓开天,实际上也并不是神话传说中盘古开天辟地的那般的分开天地,砍破混沌的那样的简简单单的事情。
真正的开天,是如玄鸦的计划一般的,是以山海界的九山八海去取代不周山的一种计划……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天!
开天,并不是真的有着那么一个传说中的混沌存在,并不是真的有着那么一个天地不分的相互融合的存在……或许也有。
但,玄鸦的真正的意义上的开天,玄鸦打造出了开天剑准备的开天,就是以权柄来替代不周山大道的,一种以山海界取代不周山,最终完成的新的天地出现,取代旧的不周山天地的一种另外的别致的开天的!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天,是真正的开天!
而为了做到这一点,玄鸦耗费无数的心思,甚至在没有丝毫保护措施的情况之下,贸然从恒河水滴层面的世界,跃迁进入了流沙砂砾层面的世界,来寻找更多的权柄……
将更多的权柄,融入了他的开天计划之中,打造出了开天剑。
甚至于,玄鸦还曾经想过,要天搜出跳出恒河流沙这两个层面的限制,去真正的不周山看一看……去看一看那极致的最完全的不周山的,真正的模样。
然而,玄鸦最终没有机会去了。
他仅仅只是在开始了对整个流沙世界层面的掠夺之后,便被祂给注意到了……而后,就是精心的布局,是无奈的提前开战……
是最终,玄鸦和知雅的湮灭。
也因此,玄鸦开发了零度时空间的能力的深度的运用开发。
就是为了等待一个合格的继承者,让这个合格的继承者,可以走得更远,可以不是如同玄鸦自身那般,在流沙砂砾层面的世界,就直接被祂所发现,直接导致了所有计划的提前崩盘,导致了提前开战……
当即,
在阿亚罗可特沁的修为气息迅速攀升到了第五境绝巅的时候,属于荒和大陆蛮王的能量继承也彻底的结束了。
阿亚罗可特沁缓缓的这睁开了双眼,她的眼中闪烁起一抹极致的明悟的色泽来。
而后,她缓缓的看向了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
而同时,
秦歌则是解除了时间静止。
在时间静止被解除的刹那,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的眼睛微微的抽搐起来。
他看到了妖王和蛮王的尸体,也看到了阿亚罗可特沁,更是看到了感受到了阿亚罗可特沁的修为……已经从之前的他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可以忽略的蝼蚁,可以轻而易举直接踩死的蝼蚁,成为了足以碾压他的存在……
而且,尊主秦歌选择时间静止的时间可是极端微秒的。
在时间静止之前,他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尊主秦歌跟阿亚罗可特沁的对话的……
是尊主秦歌询问,询问阿亚罗可特沁的选择,是只要杀掉……就能继承。
换做是他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站在了阿亚罗可特沁的角度立场之上的话,他一定是会选择将三个强大存在都给杀死掉的。
如此一来,在杀死了三个强大的存在之后,便能完美的继承这三个强大存在的实力和力量……
也因此,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都在陷入思维静止之前,是陷入了心灵的无限的恐惧和迷茫之中的。
在这种极致的迷茫之中,他是担心自己会被阿亚罗可特沁杀掉,而后自己耗费了无数无量劫的岁月才修炼出来的一声一身力量都会成为阿亚罗可特沁的部分,都会为他人作嫁衣裳的……
但,
当时间静止被撤离的这一瞬间,他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却是彻底愣怔在了原地。
因为,
妖王死了,蛮王也死了,而且阿亚罗可特沁的修为都超过他了。
也就是说,阿亚罗可特沁是真的通过杀死妖王和蛮王继承了妖王和蛮王的修为和一切实力了的……
可是,
她为什么没有杀掉我呢?
她为什么没有杀掉我荒和大帝呢?
在这种极致的迷茫和困惑之中,荒和大帝的呢新内心出现了一种极端罕见的波动出来。
他完全无法去理解……无法去理解阿亚罗可特沁的想法。
他还活着……可是他为什么还活着?
继承自己的,尤其是完美的继承自己的这无数无量劫以来的修为,这没有诱惑力吗?
这不值得疯狂吗?
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就这么愣愣的看着阿亚罗可特沁,他想要质问,想要询问,却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来。
而此时,秦歌则淡淡的开口道:“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
“在!属下在!”
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非常谦卑谦逊的回答道。
秦歌淡淡的开口道:“给你三天的时间,统筹整个荒和大陆的所有生灵,让所有生灵,都奉献一百年的时间给我!”
“喏!属下这就去办!”
话音落下,荒和大帝迅速的消失,而后,荒和大帝召集了所有的荒和帝国的高层,下达了这来自于尊主秦歌,来自于他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绝对无法反抗的之至强存在的命令。
整个荒和大陆之上,彻底的忙碌和热闹了起来。
过去的散漫的统治,将再也没有了。
而象山部落,则是全部陷入了后悔之中,是真正的肠子都要回请了肠子都会请了的那种极致浓郁的后悔。
他们但凡在那个时候多坚持一下下,那么……象山部落的荣光,就会回到象山部落。
可现在……
象山部落是什么?
什么都不是!
而在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在迅速的忙碌起来的时候,
秦歌则缓缓的一步踏出,来到了荒和大陆的世界的尽头。
这当初让他迷惑的……天圆地方如何能达成东升西落的昼夜更替的迷惑之处。
当初他在发现这一迷惑,并想要将之解决的时候,去二十却是被荒和帝国的红衣铁甲军之中的第五境第四境的存在发现了。
而出于对不必要的战斗的避免的心态,秦歌当时便是选择放弃了去探查这事情的根源,而是暂时的压制了下去。
但此刻,秦歌的心底却是缭绕起了浓厚至极的兴趣来。
他不知道……这荒和大陆的昼夜更替,是不是跟山海界一样的,如果是一样的,那意义其实也不小,那就证明了,玄鸦当初创建山海界的想法,的灵感,就是来自于荒和大陆的……
而如果是完全不同的话,这荒和大陆的昼夜更替,跟山海界的昼夜更替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话。
他或许,便能从中窥见一些这流沙世界层面的一些不同于恒河水滴世界层面的规则了。
而能洞彻规则,便也可以进一步的推测出不周山的具体情况来。
而只要推测出了不周山的具体情况的话……
那对于推测那位极致强大的恐怖存在地情报,也是具备着一些超乎想象的好处的存在的。
想着这些,秦歌当即便是认认真真的看向了眼前的一切,看向了那荒和世界的尽头的所在。
在那里,是一片迷茫的白色的厌恶缭绕的烟雾缭绕的地方,在那烟雾的缭绕之中,有着两抹极致的光芒闪烁着。
而再度一步踏出之后,秦歌便是直接出现在了那两处三处散发出光芒所在的位置。
而后,秦歌微微顿住。
太阳,月亮!
不是恒星!
而是……彗星……
这是怎么个意思呢?
这是以彗星来进行的照耀?
秦歌有些茫然起来。
这不是山海界的昼夜更替的方式。
山海界的昼夜更替,依靠的金蟾和金乌这两种由天地之气凝聚而出的虚拟神兽。
虚拟神兽完全肩负起了日月的规则。
同时,金蟾和金乌又有着两个,各自有着两个。
但却都只是东升的时候发光,而另外一个金蟾或者金乌,则在另外的一个金蟾金乌东升发光的时候,隐藏了自身的光芒,重新从西边回到东边。
而后,再度如此,周而复始,这就是山海界的天圆地方之下的昼夜更替的变换……
按照山海界那样的方式的话,一旦天地之气消耗得差不多之后,金蟾和金乌就会消失,就会演变为太阳……
而天地之气消耗殆尽的同时,山海界也将无法维持天圆地方,而成为无数星球……
所以,山海界那边的天圆地方之下的日月的东升西落和昼夜更替,是符合规则的……
可在这荒和大陆,却是完全不符合规则了。
反而像是……监视!
以彗星的形式,形成了日月的东升西落,而在那彗星之上,则有着一种奇特的波动的存在……而那种日月之上的彗星之上的那种波动气息,则让秦歌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