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三章 解鈴人展示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脑域研究中心一切如常,表面看不出昨晚遭到潜入的迹象。
张弛驱车来到研究中心门口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雪,地面上已经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白,车轮碾过的地方,如同有人用大笔在雪地上勾勒出黑色的平行线。
门卫明显严格了许多,虽然认出来得是楚江河,可仍然一丝不苟地检查了他的证件,这才予以放行。
张弛将车停好,向会客的玻璃屋看了一眼,刚好看到秦子虚正坐在窗前喝着咖啡,于是乐呵呵向秦子虚挥了挥手,秦子虚应该看见了他,不过没有任何的回应。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txt-第八百九十三章 解鈴人分享
张弛朝那边走了过去,在门口又被保安给拦住,张弛表明自己的身份,提出要见秦子虚。
门卫板着面孔道:“秦博士说了,什么人都不想见。”
张弛心说秦子虚的架子不小,自己现在是以楚江河的形象过来拜访,整座研究中心都是楚沧海的,居然不给少东家面子。
张弛也没硬闯,顶着雪溜达到玻璃屋前,隔着玻璃向秦子虚挥舞右手。
秦子虚本来欣赏着雪景,突然被人打扰,明显有些不悦皱了皱眉头,只当没看到张弛,张大仙人郁闷了,从地上抓起一团雪,照着秦子虚砸了过去,这雪球当然无法穿过玻璃,不过也起到了转移秦子虚注意力的效果。
秦子虚无奈地摇了摇头,向张弛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进去。
张大仙人重新回到门口,保安已经得到了命令,让开了道路,还特地帮张弛推开大门。
张弛走了进去,室外虽然大雪纷飞,可室内却是温暖如春,这么大一玻璃屋,中央空调24小时不停地吹,想来要耗费不少的电能,秦子虚享受着楚家的赞助居然还给楚家少爷摆臭架子,真是不厚道。
秦子虚正在吃早餐,看到张弛总算是招呼了一句:“吃了没有?”
张弛摇了摇头,秦子虚示意那边有早餐自助,张大仙人也不客气,楚江河吃他爹的本来就理所当然,这里的一切都是楚沧海花钱,转身去选了早餐,端着来到秦子虚对面坐下,秦子虚还是看雪景,发现这小子刚才扔出的雪球留下了一个明显的印记。别看这个印记,却大大妨碍了他的观感。
张弛大口大口吃着三明治,一边吃一边道:“这玩意儿不如肉夹馍好吃,秦博士,您知道我来干什么的吗?”
秦子虚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又朝窗外望去,这个印记实在是有碍观感,他向保洁招了招手指了指外面,保洁赶紧出去擦窗户。
厨师给张弛送了一碗刚刚下好的阳春面,张弛接过面碗呼哧呼哧地吃了起来。
秦子虚本来挺好的心境被这厮给弄得乱七八糟,喝了口咖啡道:“江河,你一大早来这里有事啊?”
张弛点了点头道:“您先赏雪,等我吃完再跟您慢慢聊。”
秦子虚哪还有心情赏雪:“边吃边聊。”
张弛点了点头道:“昨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秦子虚道:“消息倒是蛮灵通。”
张弛很快就把一碗面给吃完了,又向厨师道:“再来碗馄饨,给我卧俩荷包蛋。”
秦子虚笑道:“饭量还挺大。”
“心疼了?”张弛笑着怼了一句。
秦子虚听出他的意思,微笑道:“反正都是你爸的钱,我心疼什么?”
张弛道:“安局把追击潜入者的任务交给我了,今天就要出发,所以我想在出发之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秦子虚打量了一下他。
张弛道:“放心,我一定把人给您抓回来。”
秦子虚道:“没多大损失。”
馄饨送来了,张大仙人吃完之后提出想去现场看看,本以为秦子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可没想到他居然同意了。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ptt-第八百九十三章 解鈴人熱推
跟着秦子虚来到实验室,秦子虚打开合金门,张弛特地留意了一下,这道合金门接近半米厚,上面也没有暴力破坏的痕迹,好奇道:“这么厚的门,究竟是怎么进去的?”
秦子虚道:“他可以自如穿透金属,遁金术你有没有听说过?”
张弛摇了摇头:“听说过炼金术。”
秦子虚走了进去,里面已经打扫干净了,看不出任何搏斗的痕迹。
张弛只能听秦子虚介绍当时的情况,听说那黑衣人可以变化分身,马上联想到了白无涯。秦子虚说到曹诚光的时候,张弛有些纳闷道:“曹诚光是如何进来的?据我所知他并不懂得遁金术。”
秦子虚道:“他为人狡诈,他懂什么,做什么,你并不知道。”
张弛也不辩驳,毕竟这实验室周围都是密闭的合金结构,曹诚光那小身板遁地没问题,让他钻钢板好像没这个本事,不过既然进来了,肯定是有原因的,目前最靠谱的解释也就是遁金术了。
“他们潜入您的实验室目的是什么?”
秦子虚道:“黑衣人是想盗走我的实验成果,曹诚光不知从哪儿听来了谎言,说我能够帮助曹明敏复生。”
张弛道:“我记得昨晚才把秦老的遗体接过来,他们前来是不是冲着秦老的遗体呢?”
秦子虚摇了摇头:“你只管放心,秦老的遗体在这里绝对安全。”
张弛道:“问句不该问的,您打算拿秦老的遗体做什么研究?”
秦子虚道:“既然知道不该问何必要问?”
张弛道:“其实我觉得挺奇怪的,我师公跟秦博士好像不熟,过去也没听说你们有什么交情,他为何会将遗体托付给您?”
秦子虚道:“秦老高风亮节。”
“好像不止高风亮节那么简单吧。”
秦子虚道:“你既然是神密局中的一员,就应当知道超能者的身体构造和普通人不同,我是脑科专业,致力于脑域科技方面的研究,我想秦老将遗体捐献给中心的目的,是想让我们通过研究他的大脑加深对超能者群体的了解。”
张弛道:“怎样了解?是将大脑内部的信息数据化吗?”
秦子虚点了点头。
张弛道:“秦博士应该也是神密局中的一员吧?”
秦子虚道:“有合作。”
“那您有没有见过岳先生?”张弛决定不再跟他绕弯子,直接切入主题。
秦子虚摇了摇头。
张弛料定他应该见过,轻声道:“您是脑域科学方面的专家,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死了,但是通过某种高科技读取了他大脑的内容,并将之数据化,这个人是不是等同于在数字中永生?”
秦子虚喝了口咖啡道:“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这么说。”
“如果,我是说如果,设计出终结者那样的机器人,并将这些数据输给他,以此来指挥他的思维和动作,这样的机器人是不是比人类更加可怕?”
秦子虚笑道:“你看科幻电影看多了吧,理论上的确存在这样的可能,但现实中很难做到,就算我们可以将大脑的内容数据化,但是脱离大脑的生理结构,意识是不可能独立存在的。”
张弛道:“普通人的意识或许不可能,但是超能者呢?”
秦子虚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在担心什么?”
张弛道:“我在担心您所从事的研究存在很大的也隐患。”
秦子虚放下咖啡杯道:“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考虑过,你不用担心,我们的研究都是在反复的论证和安全评估之后进行,一切都在有效的控制范围内。”
“这世上没有绝对可控的事情,我是说万一呢?”
“没有万一!”秦子虚的语气无比坚定。
张弛心说谁给你的自信?他看出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也没有任何意义,提出一个请求道:“秦博士,我可不可以再见师公一面?”
秦子虚摇了摇头道:“不可以,根据秦老的遗嘱,他将遗体捐赠给中心之后,我有权决定和遗体相关的任何事。”
张弛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秦博士,我总觉得有些研究是一把双刃剑,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秦子虚道:“其实科学是一个试错的过程,人生也是如此,犯了错不怕,就怕你不去改正。”
张弛离开研究中心,这会儿功夫外面已经是银装素裹了,来此之前他本想劝说秦子虚放弃脑域科技的研究,可现在看来,自己是没可能说服他的,和岳先生见面之后,张弛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这个集合神密局多位创始人的优点的结合体虽然目前还只是一个虚拟的影响,但是她明显已经拥有了超人一等的思维能力,当初她能够杀死韩大川,以后说不定还会干出更危险的事情。
虽然无法确定秦子虚的研究和岳先生有关,但是张弛总觉得两者之间会有联系,在对待岳先生的事情上,安崇光同样有危机感,也许应该通过安崇光来阻止这件事的进一步发展。
张弛想得出神,忽然一只雪球砸在他的右侧车窗上,张弛愣了一下,把车停下,这才看到路边站着三位女生,甄秀波和许婉秋还有齐冰。
雪球是甄秀波丢过来的,其实他们看到楚江河的车开过来在外面就喊他了,因为张弛刚才在想事情,又因为车辆的隔音很好,所以没听到。
张弛把车靠路边停下,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笑道:“是你们啊,有这么打招呼的吗?”
齐冰抱着茶杯犬,闪电的小脑袋跟雪球似的,在这里见到张弛兴奋地嗷嗷叫个不停。
张弛故意没走过去,指着齐冰怀中的闪电道:“咬人吗?我怕狗。”
闪电暗骂,太能装了,想想自己这么久被他给送到校园里负责给齐冰当保镖真是一肚子苦水,真想去外面看看花花世界,时间全都耗在校园里了。
许婉秋道:“这么小的狗你也怕。”她和楚江河过去曾经处过一段,不过现在已经完全走出来了,她的感情已经有了归宿,再见楚江河也变得坦然了。
齐冰道:“楚师兄,你有没有张弛的消息?”
张弛看了甄秀波一眼,这妮子嘴真快,什么事情都往外传,她不说齐冰怎么知道自己是和楚江河一起外出执行任务的?
事到如今张弛也没必要让齐冰再添牵挂,点了点头道:“见了,我们一起执行任务,我先回来了,他也应该快到了吧,春节前肯定回来,说不定会提前。”
齐冰听他这么说不由得笑靥如花:“谢谢师兄。”
“这有什么好谢的。”张弛担心露出破绽,赶紧道别离开,闪电眼巴巴看着张弛,趁着齐冰没注意从她手里溜了下来,向张弛追了过去。
张大仙人装出很害怕的样子,三步并作两步逃上了汽车。
闪电在车外汪汪叫。
张弛赶紧安抚它:“再忍忍,你再忍忍,年三十之前我一准给你自由。”
张弛再次驱车离开的时候,一辆车和他迎面驶过,张弛留意到那辆车是楚沧海的,想不到自己前脚来,楚沧海后脚就到了,他肯定是前往脑域研究中心的。
张弛也没有回头,驱车前往高铁站,按照安崇光的安排,他今天要前往北辰。
见面的地点是在高铁站的地下停车场,张弛来到预定的地点,进入那辆黑色奔驰保姆车,安崇光递给他一个箱子,里面有他这次行程的必需品。
安崇光又将一个小包给他,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证件还有车票,张弛看了下身份证,上面是张弛的照片和名字,惟妙惟肖,以假乱真。
安崇光道:“从现在起,你以张弛的身份前往北辰。”
张弛到现在也不确定安崇光知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笑道:“问题是我不懂得拟态,我这个样子也没人相信。”
安崇光递给他一块手表,张弛接了过来,鹦鹉螺,自己过去戴得就是这一款,干爹叶锦堂送给他的。
张弛把手表戴上,安崇光教他手表的使用方法,张弛将手表拔出拨到零点的位置,然后继续向外拔了一格,从手表下方有绿色的光芒透射出来,绿色的光栅很快蔓延到他的全身,绿光消失之后,他就变成了张弛的样子。
张大仙人对着镜子看了看,真是奇妙啊,就像是自己带了个楚江河的面具,现在又往上面罩了一层自己本来面目的面具,其实用不着那么麻烦,等回头找机会恢复本来面目就是,看来安崇光应该没有识破自己。
安崇光道:“这块手表内含多重高科技,使用说明就在电脑里,你回头好好研究,不但可以模拟张弛的形象,还可以模拟谢忠军,以备不时之需。”
张弛笑道:“这玩意儿好,您怎么不早点拿出来给我。”
“拿给你做坏事啊?”
张弛在车里换好衣服,拎起行李箱准备离开。
安崇光道:“注意安全,谢忠军这个人很危险,不排除他狗急跳墙的可能。”
张弛道:“比起谢忠军,那些藏在暗处的敌人才更加危险。”
“你指的是?”
“比如白云生、张清风之流。”
安崇光道:“记住,一定不要擅自行动,你在明我们在暗。”
“我明白,我就是一诱饵,大鱼不咬钩的时候,我不能主动去咬他。”
安崇光笑了起来,这个比喻还算贴切。
张弛道:“谢忠军这个人做事不择手段,您也要加强对其他人的保护。”
安崇光明白他指的是萧九九:“没问题,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秦子虚见到楚沧海的第一句话就是:“江河刚走,您就来了,看来你们爷俩并没有约好。”
楚沧海笑道:“我看到他的车了。”
秦子虚引领着楚沧海进入电梯,乘坐电梯进入地下的秘密实验室。两人换上防护服,先进入消毒室,然后通过三道房门,进行第二遍消毒之后,才进入了存放秦老遗体的地方。
幽兰色的光芒让这里显得越发神秘幽静。
秦子虚按下密码,冷柜的外层合金门移动开来,从里面缓缓推送出一具水晶棺。
秦老躺在里面,神情安祥,面目栩栩如生,仿若睡着了一样。
楚沧海抿了抿嘴唇,低声道:“脑部的情况怎么样?”
秦子虚道:“大脑完好,数据的复制和编译已经进行了百分之五十五,如果不是昨晚的意外,现在已经完成了。”
楚沧海点了点头道:“你开创了一个时代。”
秦子虚摇了摇头道:“真正的开创者是韩大川院士。”
楚沧海沉默了下去。
秦子虚道:“张弛见过岳先生。”
楚沧海道:“他来找你应该是想劝你放弃继续研究下去。”
秦子虚道:“他预见了危机,所以想在危机出现之前进行阻止。”
楚沧海道:“他并不知道真正的情况,我们早就已经无法控制岳先生了。”目光落在父亲的脸上。
秦子虚道:“也许局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
楚沧海道:“老爷子的话不会有错。”
秦子虚道:“只是用这样的方式去阻止岳先生,代价未免有些太大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韩大川院士并非自然死亡,韩洛影院士也是,如果连他们都阻止不了,也只有这个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