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神祕復甦 愛下-第八百七十二章失控和入侵鑒賞

神祕復甦
小說推薦神祕復甦神秘复苏
陈桥羊被逮住了。
他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一动不动,像是一个木偶般僵住。
在他的脚下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这阴影漆黑而又诡异,不像是正常的建筑物的影子,并且随着时间的过去陈桥羊的身体逐渐的在被阴影笼罩。
鬼影的入侵在继续,过程很顺利。
但是因为陈桥羊身体具备着某种灵异力量,所以入侵的速度并不快。
可是陈桥羊无法对抗这种入侵,因为他身边已经没有了可以用的鬼。
“所以,第二个回合,是我赢了?”杨间盯着他,鬼眼在不安分的转动着。
在他的注视下,这个陈桥羊想要逃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小兔崽子,要不是我还没有带走王家古宅里的那些鬼,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
陈桥羊咬牙切齿老脸上带着几分狰狞。
他很不甘心,自己一身本事还没有发挥出来,就被人堵上了,而且遇到的都是怪胎,没一个正常的,倒霉到了极点。
“你觉得说这种话有意思么?输就是输了,哪有什么理由和借口,和灵异打交道不存在侥幸。”杨间依然在警惕着,他等待鬼影的入侵完成。
陈桥羊脸色阴沉,并不说话。
而这里的动静也早已经吸引到了古宅外,王察灵的留意。
之前杨间是在鬼域内交手的,但是现在已经不在鬼域之中了,外界的人自然可以发现。
此刻。
王察灵匆匆的赶来了,但是他赶来的时候杨间和陈桥羊的交手已经结束,现在正在互相耗着对方,呈现了一个短暂的僵局。
不过陈桥羊在被鬼影入侵,局势上对杨间有利。
“杨队……”王察灵脚步停了下来,他没有在往前走了,而是停留在了那片阴影的范围之外。
杨间也看见了他,此刻微微转过头看了一眼:“王察灵,你让我很失望,这么一个人大摇大摆的从古宅内走出来你居然没有动手,怎么?你身后的两只鬼只是摆设么,还是说你选择明哲保身,并不想卷进这场争斗当中去。”
“和他动手的风险很大,李军已经栽了,我一个人胜算不大,如果你肯早点出现的话我们联手或许情况会不一样。”王察灵冷静道。
“所以你是在怪我?”杨间冷冷道:“打不过,和不敢动手是两码事,你这种办事方式丢了祖宅也不奇怪。”
王察灵目光微动,没有反驳杨间的话,只是转而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干掉他。”杨间说道。
“你们似乎僵持住了。”王察灵道。。
杨间道:“入侵他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他撑不住多久,除非他还有别的什么手段没有用出来。”
王察灵又看了看陈桥羊。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祕復甦-第八百七十二章失控和入侵分享
这个人没有动静,身躯大部分被诡异的阴影笼罩,似乎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小心一点,他没那么简单,如果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句。”王察灵说道。
“王家三代也过来了,呵呵,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谁能想到我陈某人才刚刚脱困就要面对现代的三位队长,而且一个个的还都是熟人,今日落到这种地步的确是时运不济。”陈桥羊此刻竟笑了起来,
“我以为古宅内的那个李军已经够凶的了,没想到外面还有个比他还狠的。”
说完,他又看向了杨间。
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再次勾起了往日的恩恩怨怨。
“只是,我也留了一手,算算时间,这个时候应该差不多了。”陈桥羊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
“你的废话太多了。”杨间神色微动,觉得有些不对劲。
瞬间鬼域开启。
周围的一切再次笼罩在了红光之中。
这是第五层鬼域,隔离了现实,阻断了陈桥羊的退路。
“姓杨的小兔崽子,看来你能够预知未来的时间不够长啊,否则这个时候怎么会做这种无用的防范,我留的这一手不在这里,而在那地方。”陈桥羊此刻目光转向了古宅的方向。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一样。
“咚!咚!咚!”
古宅内此刻突然响起了钟声。
这是摆钟的声音。
“古宅的摆钟重启么?”杨间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但是却并没有到十点钟。
这不是摆钟自行重启的时间点。
“鬼,失控了。”
都市小說 神祕復甦 愛下-第八百七十二章失控和入侵推薦
陈桥羊笑了:“王家的古宅被我攻破了,现在你该怎么办?”
“先杀了你。”杨间脸色一沉,大概明白了陈桥羊的这一手准备了。
他担心没办法安全离开大东市,所以动了古宅摆钟,在某个时间点彻底重启一次,将古宅内的鬼全部拉到现实的世界之中,造成一次大动乱,然后自己趁乱而走。
下一刻。
他出现在了陈桥羊的身边,一只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
用力一捏。
咔嚓一声。
熱門都市异能 神祕復甦 txt-第八百七十二章失控和入侵鑒賞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想掐死我?我没那么好杀,而且我也该走了。”陈桥羊歪着脖子说道,浑身的皮肤在龟裂,在往外渗血。
粘稠发黑的鲜血不停的涌出,带着某种可怕的灵异力量。
鬼影此刻在入侵,正在窃取陈桥羊的记忆。
一份不属于杨间的记忆出现了。
陈桥羊此刻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杨间,他感受到了自己的记忆正在模糊,有些事情正在遗忘。
杨间在窃取记忆的同时也在修改他的记忆。
最暴力的做法就是将所有的记忆修改成零。
也就是抹去。
只要成功,陈桥羊就死定了。
“小兔崽子,想抹除我?”陈桥羊惊恐大叫,皮肤龟裂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粘稠发黑的血液布满全身。
“啰嗦。”
杨间不予理会,他感觉到了古宅外的情况很不对劲,有凶险正在迅速的靠近,甚至鬼域都在被入侵。
可是那又如何。
他并没有因此停下对陈桥羊的入侵。
一旦杨间放弃了,说不定再也没有机会干掉这个陈桥羊了。
他能感受到陈桥羊已经不是靠身体存活的驭鬼者了,也是一种保存了意识的异类,想要杀死,只能这样。
“杨间,当心。”
忽的。
鬼域外传来了王察灵的提醒声。
此刻。
杨间的五层鬼域突然被入侵了。
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灵异现象出现了。
那是一顶花轿,像是纸糊的,此刻被四个红红绿绿的纸人抬着,竟凭空出现在了身前。
下一刻。
杨间被这诡异的纸花轿撞飞了出去,而陈桥羊也被撞上了,但是他却跌进了花轿里,随后就被抬走了。
花轿没走多远,就模糊了起来,消失在了杨间的鬼域之中。
连带陈桥羊也不见了。
“古宅内逃出的鬼么?”
杨间立刻站了起来,他身躯扭曲凹陷,像是一具死尸,但是鬼影覆盖却又在迅速修复。
只是他的脸色很不好。
因为,陈桥羊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