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第一百二十七章 閻王爺的勝與負三閲讀

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小說推薦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第一百二十七章    阎王爷的胜与负三
萧雅轩被收封于了八位阎罗王所施法的“太阴寒冰玉龛”内,龙飞的魂灵体被审判下了地府的第二殿地狱中,桃仙一时只能施法于龙飞的肉身上,使其肉身不腐不蚀,万事有转机吗,能有吗?
世事看来都不是绝对的,八位阎王爷用的是什么收封了萧雅轩,用的可是象征着其地位身份的“太阴寒冰玉笏。”
冥界有冥界内部的循环体系,十殿阎罗王每月初一是要入冥界最高统权处酆都城向酆都大帝汇报地府行差情况的,这就导致了众阎王爷必须手持“太阴寒冰玉笏”着官服正统的拜见禀报之!
又是一天清晨到,一月的初始到来了,十殿阎罗王可要集体入酆都城的,众人的最后一步就是下所谓的地府十八层地狱中,入寒冰洞中收法取各自的“太阴寒冰玉笏”了。
十殿阎罗王皆想借收法器之时看看身为狐妖的萧雅轩一时会是什么形态,因为众人还真没有看过人形妖被收封于“太阴寒冰玉龛”后的效果哪,看萧雅轩是否面目全非一命呜呼之!
十殿阎罗王可都到了,随着众王的收法器,“太阴寒冰玉龛”可开始分裂了,分裂成了八支“太阴寒冰玉笏”回到了八位阎罗王的手中。
“萧雅轩怎么样了”呈现于众王眼前的情况是令众王不解的,现是一个直径比萧雅轩身体大的散发着寒白气的透明冰球体将萧雅轩包围着。
萧雅轩可谓成了冰球体的冰心,其眼睛一时还能看出是睁着的,身体形是没有任何改变的,一时萧雅轩自然是没有反应的。
从理论上说就是人在瞬间被冰冻了,死是一定的了,这虽出乎了众王的意料可也达到了收封的效果结果!
众阎王爷看到了如此的结果首先是发出了惊叹,当然认为这怎么可能,一个狐妖的躯体竟然抵挡住了无极坚冰的强压,竟然是形体完好的被封冻于其中,形成了犹如标本一样的形态。
因于凡人龙飞的魂灵体已经入了地府加之萧雅轩一时在冰球体中没有任何反应,十殿阎罗王一时只能当其死了,这可导致了无极冰球体没有了“太阴寒冰玉笏”的护持,这还能困住没有死的萧雅轩吗?
众阎王爷因要赶往冥界酆都城禀报地府运转情况,也就轻视了萧雅轩的能量,一时只吩咐了地狱鬼差对无极冰球体严密的监管之。
现一面是众王赶往了酆都城,一面是那无极冰球体没有了“太阴寒冰玉笏”的保护,萧雅轩是活着的,是寒冰冻压不死的,更是饿不死的。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ptt-第一百二十七章 閻王爺的勝與負三鑒賞
其这时的眼睛又看到了光亮,眼有光亮心就有了欲念欲望,热血被阴阳二气唤醒了,“我要回三界山,我要见相公,我要出去!”
随着萧雅轩内心的欲念起,其的身体感知在变热,纯阴阳之气驱动着血液快速的运转了,身体内的神石这时也随之有了强大灵性。
由于躯体的各个部位皆受限,气血在充斥着萧雅轩的身体各个部位及细胞,这促使了萧雅轩的脏器器官细胞受到了极大的压破,其受不了了,其内脏器官及细胞要爆裂了!
萧雅轩可呐喊了,这可不是其真的喊出了,因其外在身体还被无极冰球体包裹着,其的嘴也是动不得的,是其心志的呐喊。
心志呐喊就代表着其躯体在纯阴阳二气的助力及神石的坚挺下,整个躯体由内向外的扩张,这扩张是同步的,不时所谓的无极冰球体就炸裂了。
萧雅轩其复活了,其躯体已经不受限了,因这里是地府的十八层地狱,阎王爷所下的阎王令在鬼差那里可以说如同废话一样,导致了寒冰洞内的动静根本没有被鬼差兵卒发觉之。
萧雅轩其知道这里一定是地府的地狱,具体地点其是不知的,于是其一个转身随气上升,这一随气而行其可谓是冲过了不知多少层地府的监牢才到了地面之上,回到了三界山中。
一切的情况在萧雅轩的回归后开始延展了,其相公龙飞现已经不是通过自己的施法昏迷了,是已经死了多少天。
相公的魂灵体已经被地府差官抓管制了,还好姐妹桃仙施法护住了相公尸体的不腐不蚀。
萧雅轩可活了回了,桃仙当然要问询一切之,二人通过了简单的交流后,萧雅轩又施法了,目的性就是要为相公寻回魂灵体,给相公还魂之!
画面随意出现了,画面是随相公如何死到魂灵体被抓管到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可谓是在一一的体现于画面中。
事不能等,因为画面中已经提示了众阎王爷现还在冥界酆都城哪,现地府中是没有强鬼强差的,这就是救相公魂灵体的最好时机,要是在晚一方面不容易搭救,一方面如果相公龙飞的魂灵体真让鬼差抛出地狱给了投胎的机会,现相公可喝过了孟婆汤,那投胎是必然,那可真的不成啊!
萧雅轩是心急如焚的,其一个转身后下了地府,顺利的避过了鬼差狱卒。
话说地府内是有冥界的各项规章制度,可下面的鬼差狱卒真是相对的好办差,这地府相对皆是魂灵体,一经审评后入了各层地狱,狱牢是不需要太过严加管理的,不需要时时点名送饭食的。
唯有的就是按恶果到时会有鬼差狱卒提审上刑,只有这时恶魂灵体是有喊叫声声的,是有恐怖气氛的!
这就导致了管理者的心态懈滞,导致了鬼差狱卒的涣散与不恪尽职守!
萧雅轩当然是轻轻松松的将相公的魂灵体带回到了三界山中,施法附回到了相公龙飞的身体上。
魂灵体是附原了,一件事可少了,那就是少喝了孟婆汤,苏醒后的相公龙飞现在如同了白痴一样,“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萧雅轩与桃仙冷静后才恍然大悟,“啊,对,凡人魂灵体入地府必须经过奈何桥,对必须喝孟婆汤。”
现在相公龙飞如白痴,一定是其入地府前喝过了孟婆汤的缘故,现相公不是白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是如同了投胎的婴儿,一定是的!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现自己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应对十殿阎罗王哪,相公一时又这样,对付不了十殿阎罗王如何向孟婆索取孟婆汤啊,这孟婆汤对于萧雅轩来说可比登天还难啊!
龙飞不时开始了“哇哇”大哭,是其无意识的婴儿哭,不但这样,好好干爽的裤裆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潮湿,这一定是婴儿的条件反射,生理反应,是尿了!
姐妹俩这次可有的忙了,身边不是一个成年理智的人了,是一个巨婴,一个躯体不受控的无完全行为能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