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ptt-第760章 譁然與禿然的AMD鑒賞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半下午,申城这边偶有丝丝阳光透过云彩撒下光影。
显然,全国范围内多数地方并不这样。
尤其是此时的公共网络空间一角,十分热闹。
今年5月份于前沿科学开发者大会闭幕式上亮相的中国开源区流入流量忽然暴涨。
无数凑热闹的数码爱好者跑了进来。
首先关注的当然是nwK内核忽然开源的大事件。
只是很遗憾,来自前沿女娲实验室的官方声明就那么多。
主旨很简单,支持中国开源区的开源生态。
于是大家将注意力转向了这个明显带有女娲开头的nwSPL开源协议。
爱好者们不是很懂,也不是很有耐心去阅读长度超过2000字的协议内容全文。
好在由复旦、上交、中科大以及新加入的仙交、北大、清华、南大、哈工大、浙大等21所高校主要维护的中国开源区里,显然有许多真正懂行的人。
很快就贴出了简单易懂的解释。
“可以理解为类Apache开源协议:
女娲实验室保留专利,允许个人、企业商业化等用途免费使用,需放置版权协议说明,需对修改部分进行说明等;
可进行闭源商业化,但闭源商业化时必须获得女娲实验室的二次授权;
开源商业化则不需要获得再次授权。
女娲实验室不承担源代码使用后的风险,禁止使用女娲实验室名号进行商业广告。”
事实上像是操作系统内核这东西,无论是开源还是闭源商业化,都很有意义。
开源商业化的典型代表就是红帽公司使用Linux内核二次修改发布的RHEL,使用免费,服务付费。
这并未影响红帽公司市值高达80多亿美元,嗯……
远超现在同样在纽交所上市的AMD。
闭源商业化就更不用说了,多数巨头软件厂商都是闭源项目,比如微软的Windows,苹果的OSX。
总而言之,女娲实验室忽然宣布nwK内核开源,已经开始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尤其是震到了许多吃瓜群众。
“有没有叼大的说一下,nwK内核代码写得怎么样?”
“我就想问问,开源是不是代表着DeskOS不安全了?”
“……”
海量的相关问题陆续登陆一些用户群体较多的社交媒体网站。
当然,也有许多人直接在女娲论坛、中国开源区等网站提出相关问题。
不过自始至终没有女娲实验室的官方人员出来答疑解惑,但并不影响吃瓜群众们逐渐了解真相。
比如中国开源区就有头衔十分响亮的大佬级教授进行了详细解答。
“针对女娲实验室nwK内核、nwL语言与编译器、KuaFuOS三个开源项目登陆中国开源区(下称本区),并仅在本区常驻开源项目组永久维护的有关问题进行系统回答。”
“本文谨代表个人专业意见,或带有一定的个人立场,请知悉。”
“……”
“需要先说明的是:今日下午两点整,前沿女娲实验室一共在本区上线了三个大开源项目,另一个官方未声明的是nwL高级语言及编译器重制上线。”
“……”
“以下是系统解答:”
“nwK内核开源并不意味着正式上线的女娲·泰山不安全,相反,一般开源项目都较为安全,比较通俗的说是因为大家都能看到,但凡有漏洞就会被放大,然后被修复。”
“……”
“nwK内核代码写得很好,不!应该说非常漂亮,阅读起来真是令人赏心悦目的;
具有很强的学习价值;
可以说nwK的开源解释了MindOS为何能短时间内登顶智能手机系统第一的市占率;
简单举例:……”
“……”
“个人建议重点关注KuaFuOS,这款极其轻量级的操作系统某种程度上比nwK更具备学习价值;
它的价值之一是对硬件资源极低开销的实现思路;
其次是nwK开源后,对比可得KuaFuOS其实是具备强兼容性……
总结:可能是轻量级上网办公市场的未来趋势。”
“……”
“重制上线的nwL完善度提高了许多,尤其是编译器对硬件的‘理解’上变强了许多。(个人猜测应该是女娲、白泽等联手的产物)”
“其次是nwL附带的代码编辑工具体验感有点舒畅——
本人从学生时代至今从事软件编程超二十年,头次体验到如此贴心设计的编写工具,竟然会远超无数被推荐的文本编辑器。
只能说女娲实验室或者前沿的基因就是改善用户体验。”
“……”
“正如前沿CEO温叶女士所说,前沿已经用实际行动来支持中国开源软件生态的发展了!”
“……”
这篇文章从专业角度通俗的解释了女娲实验室这次上线的开源项目内容。
提供给了数码圈爱好者和吃瓜群众更多的谈资。
尤其是人均常青藤最低985的逼乎。
“也就是说最起码女娲实验室是十分自信的,特别申请了一份新的开源协议,不仅不禁止商用,还不禁止企业闭源商用;
难道就不怕其它公司利用这份源代码制造出更优秀的操作系统抢占DeskOS还未铺开的市场吗?”
“建议使用女娲·泰山之后再来说这个,用了泰山个人觉得之前所有操作系统的体验都是垃圾!”
“……”
“这题我会,当初说前沿不敢公开源代码证明其完全独立自主研发的‘公知’们,请问脸疼吗?
现在有请你们去推动你们的金主爸爸同样公开源代码,我先替全世界程序员感谢你们了,加油冲~”
“期待一个公知冒泡。”
“你是期待公知吗?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你是期待能用一只公知钓出一个持键大佬的一秒十喷吧?”
“……”
事实上,女娲实验室发布‘泰山’同时忽然宣布将nwK内核开源,带来的冲击远不仅限于国内网络。
很快就飘到了国外。
尤其是无数无形中享受到女娲实验室技术支持的程序员们。
甚至包括GitHub运营管理们。
女娲实验室团队对全球开源软件生态的技术支持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完全没的说。
现在忽然完全转变态度,多少会令人联想到至今还有余热未散的前沿请求合作事件。
总之,这件事情在在全球程序员的圈子里引起了较大的哗然。
…………
君庭别墅。
在校程序员李安南忽然面色古怪的望向方年:“老方,你让女娲把nwK开源的吗?”
“我们系的群聊都炸窝了,一个二个喊着要去学习。”
闻言,后靠着藤椅颇为懒散的方年同学回答道:“对,反正中国范围内有相关研发实力的企事业单位都在基于nwK进行深入开发;
优美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第760章 譁然與禿然的AMD
火熱玄幻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線上看-第760章 譁然與禿然的AMD看書
跟上面商量了下,就直接开源了,也是为将来计划。”
李安南还是很不解:“这样不会引起不必要的竞争吗,费力不讨好啊。”
“那是因为nwK就是个名号。”方年笑了笑。
“正式版泰山用的不是开源的这个nwK,是优化后的新版;
其次捐赠给相关机构的nwK早已改头换面了;
有个不太确定的消息,前阵子有单位私下感谢了下女娲实验室的无偿贡献,喜滋滋的样子估计是搞出来个很牛逼的东西,不过那个市场永远不会对外开放,不影响前沿的生意。”
“最后就是需要通过nwK开源来潜移默化的移植白泽自研指令体系生态。”
李安南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旁边林语淙有点看不下去了,无奈道:“你别站在程序员角度想问题,方年又不会写程序,一句话,开源是为了将来更大的商业利益。”
见状,方年边叹气边摇头,故意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道:“唉……安南,你可真是个付不起的阿斗。”
“我……”身家一个七朵花的李安南一时语塞。
他虽然通过前沿社团、跟着方年增长的见识、耳濡目染学到不少东西,但确实在管理一家公司上欠缺许多。
也就是因为实在喜欢编程,做出来些成果。
但也比不上前沿通过渠道给七朵花输送的几个高材生。
更扎心的地方是,李安南编程能力还不如业余选手刘惜。
还好李安南不知道,要不然信心就崩塌了。
末了,李安南还是有些其它方面的好奇:“听说这次的正式版‘泰山’相当给力,方方面面体验感爆棚?”
“不能算是很理想的版本,没有针对性底层应用生态。”方年说道。
“那……是不是那些零度台式机的版本不太一样?”
“是,那是个自主程度很高的版本,基本上可以通过相互授权来解决专利纠纷的版本,不像完全公开版,要给微软等公司交不少专利费。”
“……”
李安南也说起了一些网上的消息。
包括有些比较尖锐的观点:
“所谓的国产操作系统离开微软的专利授权,还是一文不值。”
这算是句大实话。
但依然不妨碍nwK内核的自主度。
内核与操作系统并不可以划等号,尤其是图形化系统。
简单来说,一旦使用上鼠标,就会有相当一部分微软和苹果等公司的流氓专利起作用。
比如单击鼠标的各类操作相关专利。
这根本没法绕开。
造轮子也不行。
就算用手指来替代鼠标操作,也不是很顺利。
因为那玩意是在移动操作系统上实现的。
同样,这个领域被苹果、谷歌、微软等提前注册了不少流氓专利。
比如‘滑动解锁’是苹果申请过的一个专利,虽然后来被判无效,但引发过专利纠纷。
女娲实验室的做法是用同样各类型的流氓专利来迫使大家只能相互授权得以共存。
几个巨头为了避免超大规模诉讼潮等,最终在前沿科学数百名员工的周旋下,早在今年初私下签订相互授权协议,互不纠纷。
这样是三星电子会愿意选择跟前沿合作的另一个原因——三星电子因为各类专利诉讼一直在被苹果告得不轻。
这些,是方年本人对MindOS或者说前沿科学最大的贡献。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的重返人生討論-第760章 譁然與禿然的AMD閲讀
借助后世经验,以流氓对流氓。
要知道智能手机发展到后来有太多被弃用的专利,比如滑动解锁被指纹、面部识别替代。
这也是女娲实验室为什么在全球范围内申请了多达数万乃至目前上十万份专利的根本——
耍流氓是吧?老子连个蚊子腿大的操作都提前抢注专利。
“……”
虽然是大实话,但依旧让方年来了点网上冲浪的兴趣。
翻了翻国内的社交媒体。
没啥太大的意思,翻来覆去的吹捧和死不悔改的美式舔狗,尤其是看到有人想钓持键,方年同学果断去了海外。
随便一翻,哦豁……
海外真嗨。
“nwK内核真是优雅,我已经注册了中国开源区的账号,同样使用Git做版本管理,借助翻译器能正常使用。”
“nwL编译器友善度很高,支持多种高级语言编译,不过发现有一些陌生的‘通用’库?且编译时会默认选择通用,又可选arm、X86等形式编译?”
“或许是因为开源兼容性。”
“……”
方年看着看着就笑了。
我们抠字眼了,没想到吧?
把支持Bzloong指令集的相关内容藏在了通用下。
至于会被发现?
那无所谓的。
反正第一批一千台零度品牌台式机都已经进入了中科大前沿院教室,早晚会被不小心公开。
接着笑得更嗨了。
好家伙的,程序员也一样从众。
以至于方年忍不住登录海外持键带个节奏,顺便收一波关注。
“所以说,其实大家对自由的向往是一样的,AMD这些公司不合作,前沿就自己玩了。”
“不确切的消息,DeskOS Mount Tai下载装机量已经超过了50万份。”
“第二个不确切的消息:中国市场有数个大型单位公开表示即日起将从Windows全面更换成DeskOS Mount Tai!”
“我对前沿不自量力的勇气表示欣赏,当然,如果AMD有同样的勇气直面更加恶劣的市场环境,我同样会像从前那样支持AMD。”
“……”
总之,持键在哪都是带节奏的能手。
结果就是,坊间传闻,有资本巨鳄着手开始了做空交易。
虽然今天是周六,但这种事情是不影响的。
连带着美林证券等华尔街金融机构发布消息称:
受女娲实验室发布DeskOS正式版Mount Tai以及将nwK内核开源的影响,微软股票或将在周一开盘后出现轻微波动。
整体看跌。
然后……
有一些名声不太好的机构发布消息称:
建议大规模做空AMD股票。
这消息连华尔街的金融精英们都愣住了。
AMD都要跌到两美元了,居然还做空,这不会是要AMD死吧?
AMD方面表示就……
就挺秃然的。
现在这社会是怎么了?
还让不让我们做生意了?
怎么横竖都是我家股票跌?
肯定是被针对了!

======
PS:破碗求订阅月票~晚了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