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九百二十一章誘敵深入熱推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托塔李天王
“姬大夫,本将军倒是有不同的意见,我觉得姬绍说的对,此时我们必须要出击,击破眼前的郑国军队,所谓守城有很多种守法,这种以攻代守,也是其中之一,我是这城中主将,负责这城中军事,此事以我为主,姬绍,去点我本部兵马,我们出城!”
此时的陶将军眼神变幻片刻之后,原本就有心出击的他,看到城下之人如此嚣张,心中既有对那骂战之人的愤怒,又有对擒住那郑国的公子驲以及大司马的泼天大功的垂涎,以自己麾下士卒和对方的士卒对比盘算一番,发现胜算不低,故此便下了决心。
“陶将军!你……”
那叫做姬绍的少年的父亲,也就是那个胖子还待说些什么,可是那陶将军似乎也知道这胖子会劝自己,在听到这胖子开口之后,便直接摆了摆手,打断了这胖子的话,其实也是,这陶将军是这边城的最高军事长官,有权选择出战,之前不过是给那胖子一些面子罢了。
“末将遵命!”
而就在此时,那叫做姬绍的少年,听到那陶将军要出征,心中就是一喜,他何尝不是,这城中最精锐的部队,就是这陶将军的部署,现在这陶将军要本部兵马出击,在这少年心中,定然是可以大破敌军,到时候自己也能有不小的功勋。
“姬绍我儿,你切莫……”
而此时的胖子还要说些什么,可是此时叫做姬绍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只见这少年朝着那胖子点了点头之后,转身便朝着城下而去,此时无论是那胖子的,还是那个陶将军,都知道,这姬绍定然是遵从陶将军的指示,前往城中的军营去调兵了,看到这种情景,那胖子脸上显现出愤懑之意。
“陶潜,你们鲁莽出城应战,若是胜了还则罢了,若是败了,到时候抄家、灭门,就在眼前,我这子爵,说不准都要没了!到时候你后悔莫及!”
此时那胖子看出这件事已经无法阻止,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其实站在那胖子的角度,他是宋国的贵族,也是有爵位在身,甚至一些强国的爵位,也就比他高一些,他这爵位乃是经过传承而得来,对他而言,无过便是功,只要保住爵位,他们一家荣华富贵便不在话下。
可是此时虽然出战的胜算很大,但是未必没有损兵折将的概率,故此那胖子一心还是以稳为主,这就是这胖子和那个陶将军的最大的区别,作为这胖子唯一的嫡子的姬绍居然一点也不体谅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思量,居然主动请战,这让他如何能不生气,可是此时即使他再生气也是无用,此时听那人喊马嘶的声音,军队已经集结了。
“踏踏踏~”
也就盏茶的功夫,姬绍去而复返,来到那陶将军身边,看都没看一旁的父亲,直接单膝跪地给陶将军行了一个军礼之后,这才开口道。
“将军,大军已经集合完毕,正在城下等待,其中将军部曲八千人,我姬氏子弟两千人,皆在城下候命!”
陶将军轻轻的点了点头,手轻轻的一挥,然后开口道:“出城!”
无论是陶将军,还是姬绍,根本没有再看那胖子一眼,二人快步下了城楼,消失在了那胖子的视线之中。
“吱嘎~”
就在城下那瘦削岣嵝的那个郑国士卒经过最初的恐慌,语气和神态渐入佳境的时候,那城门大开的声音,把那士卒吓得一个激灵,差点这战马之上掉落,看到那鱼贯而出的宋国军队,四下看了看,就要兜转马头,朝着军阵之内奔行,可是看着身边那些着甲的楚军士卒,那虎视眈眈的眼神,还是停了下来。
不过没有让那瘦削岣嵝的士卒久等,没过多久,身后就传来军令,让众人返回军阵,这是那瘦削岣嵝的士卒这才松了口气,毕竟看宋军的军容,就不是自己这些人等抵挡的,虽然衣甲没有那些楚军整齐,但是精气神却丝毫不差。
待到那瘦削岣嵝的士卒返回之后,王禅给芈熊等人打了一个眼色,随后郑国的一众士卒开始严阵以待,按照王禅的讲述,就是让郑国的军队发出自己最强的战力,这才能做到诱敌的目的,若是不战而溃退,那么没准宋国的那将领再不追击,那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嘛!
就在那宋国的军队出城之后,那万余人的军队没有立刻就进攻,而是在默默地可调整队形,毕竟这战场厮杀,与街头斗殴不同,必须有战阵的加成,这样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与郑国的军队产生鲜明的对比,宋国的军队在转化成锥形穿凿队形之时,比郑国调整军阵只是快得多,而且静默无声,一看就是精锐之师。
“玄微真人,你看,这宋国的军队阵容整齐,那锥形阵势明显就是要穿凿我们这里,他们似乎是要奔我们而来,我们要怎么应对?要不要给他们来个到冲锋,与其针锋相对?”
此时芈熊看着宋国的穿凿队形,给王禅指着介绍着,而看着芈熊舔着的嘴角,和那狂热的眼神,王禅心中暗叹,还好自己来了,若是让这个好战分子做诱敌,没准真成不了,与宋国军队针锋相对?怎么可能?此时王禅巴不得对方朝着自己穿凿,也好给自己撤退的理由。
“芈将军,不用了,我们便在这里等着对方,若是对方朝着我们穿凿,我们在其要穿凿一半之时,便撤退,之前交代你的,若是我们撤退,那些分布在郑国士卒之中的楚军引导郑国的士卒四散奔逃,你都交代下去了吧?我们利用这些郑国的士卒,也要给其一些活路!”
“玄微真人,都交代下去了。不过不知道能死多大作用,溃军即使有引导,作用也是不大,毕竟一旦溃退,这些乌合之众的本能,就会使阵型大乱,最可怕的不是宋国军队,而是这些乌合之众的互相践踏!”
听了王禅的话,芈熊眼中的狂热之色敛去,随后面色沉重的很王禅说了这样一番话,其实芈熊内心深处,是对王禅分兵引导郑国军队是很不满的,但是大将军已经说过,在这宋国的边城城下,要听从王禅的,而且王禅腰间的大将军的佩剑,也不允许他不听从。
“杀~”
“生擒公子驲者赏千金,官晋三阶!”
“生擒郑国大司马者,赏千金。官晋两阶!”
“取二人任意一人首级,上进五百!”
就在王禅和芈熊在说话的同时,此时的宋国军队已经调整好了阵型,开始了他们的穿凿,在锥形阵的两翼,自有一些骑兵护持,怕郑国这个偃月阵包抄两翼,而宋军以陶将军为锋锐,朝着王禅的方向杀来!
说起来,这股宋军的精锐却是战斗力不弱,就算是冲锋之时,还能包吃住原来的队形,而且如郑国军队这种乌合之众,对他们根本连迟滞人家攻击节奏都算不上,只见对方居然以正常行军的速度,朝着王禅和芈熊的方向疾冲。
此时的王禅也在观察着那支军队的节奏,见到对方已经冲过偃月阵的一半,王禅这才开口对着芈熊等人开口道:“鸣金,然后按照计划退却,郑国的士兵就自求多福吧!我们现在就走,记住,沿途多仍一些旗鼓、衣甲,至少让那些宋军相信,我们是真的郑国的公子驲和大司马知道么?”
王禅说完之后,便领着芈熊等楚国的将领,转身便走,不过虽然奔行的极为快速,但是却也没有全力进行,毕竟只有让对方觉得马上就能追上,他们才会继续的向前追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