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電芯來也-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原來真的是你讀書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客厅里面的所有宾客被带走以后,池上慧子内心的怒火并没有任何减少。
目光看向刚刚走进来的桥本风道:“有没有抓住外面的袭击之人?”
“没有”桥本枫有些尴尬的看着池上慧子道。
“废物”池上慧子冷哼一声。
然后道:“立马审问那些参加宴会的人,刘沛儒还有白泽少不可能无缘无故倒地的”
“是,大佐”桥本风可不敢触怒此刻的池上慧子说完转身离开。
而池上慧子也没有在饭店里面多呆。
吩咐完手下收拾烂摊子以后,直接朝着医院赶去。
这个时候。
上海站的人已经汇聚在一起。
不过他们并没有将人全部收回,而是留了一部分眼线在饭店外面。
所以当白泽少还有刘沛儒被抬出去的时候,他们很快就收到消息。
因为白泽少的身份特殊。
所以老五将人全部遣散以后,只留下瞿颖道:“站长怎么会出事?”
“我也不知道”
“不过从刚才那边的探子传来的消息看,站长的情况恐怕不会很乐观”
“难道是执行计划的时候出现什么差错?”瞿颖猜测道。
“看来只能让胭脂去医院那边看看了”老五叹息一声。
随即给胡胭脂打了一个电话。
通话结束以后,老五才想起高一伟的事情,担忧的说道:“日本人已经将那些宾客全部带走”
“我想只要一日找不出凶手,那么他们一日就得不到释放”
“反正那些人也都是日本人的走狗,关到死才好”瞿颖冷哼一声。
‘这里面可是有高一伟的”老五提醒道。
“高一伟不一定会出事,毕竟前不久他才接受过日本人的药物审讯”
“所以不到最后,他们多半不会动手的”瞿颖分析道。
“但愿如此,目前最大的情况就是站长”
“你说我们要不要将这里的情况汇报上去”老五看着瞿颖问道。
“还是等确定刘沛儒彻底死亡,站长没事以后在汇报吧”
“否则要是在闹出上一次的乌龙,那么我们上海站可就丢大人了”瞿颖沉吟片刻后直接道。
“也好”老五附和的说道。
“对了,苏绣两人此次的表现如何?”瞿颖关心的问道。
“还不错,就是有些冲动”
“多多锻炼几次应该就可以独当一面”老五笑着说道。
“这就好,我还担心你看不上他们”瞿颖笑着说道。
“怎么说都是站长的高徒,我岂会那么没有耐心”老五摇头道。
随即两人就分开各自蛰伏下来。
这次的事情过后,日本人肯定会掀起新一轮的大搜捕,
所以他们还是分开的好,这样目标小且方便行动。
老五却直接来到医院外面,希望可以第一时间获得消息,方便应对。
医院里面。
当胡胭脂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池上慧子正在和医生交谈着什么。
不由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出声道:“大佐,我们家那位现在情况如何?”
“我也不知道,医生正在给我讲,你也听听”池上慧子瞥了一眼胡胭脂,不在意的说道。
“里面抢救的两个病人,可以肯定他们是中毒了”
“目前还没有确定他们所中的是什么毒素,但可以肯定这是一种杀伤性极强的神经性毒剂”
“这种毒剂的药性非常强大,短时间就可以致人死亡”
“所以不得不遗憾说一声,里面已经有一人死亡,另一人还在抢救中,但最后的结果恐怕也不会太好”医生满是遗憾的说道。
“谁死了?”池上慧子冷声道。
“那位年纪大的,他在送进来没几分钟就已经死亡”
“倒是那个带着面具的年轻人求生意志非常的顽强,不过他中毒也不轻,所以能不能活过来只能看天意”医生说完就转身走进后面的病房。
扑通一声。
胡胭脂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别人不清楚,但是她心里很清楚,白泽少应该也是被沙林所害。
但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泽少也应该很清楚沙林的致命性,而且他又是刺杀刘沛儒的。
怎么会两人都中毒。
现在的她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白泽少能够一如既往地闯过这次的危机。
没过多久。
白泽少就被推出病房。
胡胭脂急忙起身跟了过去,却被医生给阻止了。
“病人依旧处于高危状态,虽然活下来,但最后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医生说完直接离开。
而胡胭脂脑海里回荡的全都是植物人三个字。
她实在是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白泽少会成为植物人,对于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她真的没有想到,为了此次的任务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这代价真的是太高昂了。
旁边的池上慧子同样听到了医生的话语,眉头紧紧的皱起来。
拍了拍胡胭脂的肩膀,然后直接离开医院。
刘沛儒的死亡还有白泽少的出事,她内心当然很遗憾,还有些难过。
但她必须在事情变得糟糕之前,尽可能的获得更大的利益。
没多久。
失魂落魄的胡胭脂也是离开医院。
“上车”
刚走出医院,一辆车就缓缓的停在他的眼前,从里面传来老五的声音。
神情恍惚的胡胭脂没有多说什么,拉开车门走了进去。
随后汽车就消失在夜幕中,最后在江边停下来。
“医院什么情况”老五看着胡胭脂问道。
“任务成功了,也失败了”胡胭脂的声音显得非常的低沉与失落。
‘什么意思?’老五有些焦急的问道。
“刘沛儒中了沙林已经死亡,但是站长也中毒了,目前依旧危险,而且就算最后侥幸活下来”
“结局恐怕也不尽如人意”胡胭脂回答道。
“什么叫不尽如人意”老五心一下子被提起来。
“最后的结果就是植物人,甚至不排除最后死亡”胡胭脂说完直接蹲在地上,眼睛有些湿润。
老五看着眼前的河流,同样没有开口。
夜风微微的吹拂,吹乱了胡胭脂的秀发,让他看起来很是脆弱。
但他还是出声道:“将情况汇报给总部吧”
“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的确需要告知总部,等待总部的进一步安排,我现在就去发报”老五说完看向胡胭脂。
“你先去忙吧,我再走走”胡胭脂摇头道。
“那你也早点回去”老五说完转身上车离开。
没多久。
一直等待消息的钱慧文就收到老五的电文。
虽然一直期待能够除掉刘沛儒,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可真的看到白泽少出事的消息以后,还是忍不住差点暴走。
随即连夜来到戴老板家里。
“处座现在怎么办”钱慧文看着戴老板焦急的问道。
“白泽少在日本人哪里接受治疗,我们不必去打扰,耐心等待就好”
“但是上海站不能群龙无首,所以我想让你暂时主持上海站的工作”
“至于以后的情况,看事情的发展再定”戴老板快速的说道。
“那我马上起身”钱慧文一副雷雷风行的样子。
“嗯,此行一定要注意安全”戴老板叮嘱道。
钱慧文没有开口,点点头直接离开。
是夜。
钱慧文连夜离开山宁朝着上海赶去。
次日。
关于昨晚发生在上海大饭店的事情,就被许多媒体给报道出来。
日本人已经尽最大的可能不让事情暴露出去,但依旧失败了,因为这些媒体里面,很多都是国外媒体。
对于这些人,他们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力。
因此。
白泽少这个大汉奸,以及刘佩儒这个最新投靠日本人的汉奸,被神秘人刺杀的消息瞬间传的沸沸扬扬。
有人说这两个祸害都死了,但也有人说只是死了一个。
总之,各式各样的传闻都有。
对于这些传闻,日本人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来制止,反而有种放任的趋势。
对此。
很多人都明白过来,这些传闻应该是真的。
否则以日本人往常的行事作风,是绝对不会如此的。
杂货铺。
王刚等人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全都满心的着急。
但是他们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去医院查看情况,所以只能求助家里。
而老家对于这件事情明显有所关注。
所以他们的电文刚发过去没多久,就收到回电。
“家里怎么说?”温小婉几人看着沉默的王刚,不由催促的问道。
“组长被神经毒剂所伤,情况不怎么好”王刚沉重的说道。
“神经毒剂?”身为医生的温小婉很清楚这东西的伤害性,忍不住出声道。
“没错”王刚叹息一声。
“这东西很厉害?”高小英不解的看着温小婉。
“氰化钾你们都知道,而神经毒剂的伤害性是氰化钾的几倍”温小婉解释道。
“这么说无解?”高小英一脸紧张的看着温小婉。
温小婉没有说话,只是沉重的点点头。
对话到现在,房间里面的气氛显得非常的沉闷。
最后还是王刚打破这种气氛:“组长现在还活着,这就是最大的希望”
“这段时间大家盯紧点医院还有胡胭脂的动静”
说完直接走到后院。
此时的王刚有些懊恼与自责。
他们这个小组成立的最初目的是为了帮助白泽少,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们根本帮不到白泽少一丝一毫。
而且,白泽少也好久没有给他们发布任务。
这让王刚很是无奈。
此次出事以后,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被动等待。
这让王刚不得不想办法改变自己等人,否则他们的这个小组最后只能是解散。
因此直接静下心来,耐心的思索起他们小组的未来。
……
医院里面。
白泽少依旧在昏迷着,但是他的脑电波却波动的很是厉害,
因为此刻的他彻底陷入到一种奇怪的“梦境”里面。
在这里面,他仿佛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但却一直没法逃出去。
他好像感到自己被困在梦里了,但却不知道该如何脱离。
时间悠悠的过去,白泽少依旧没有醒来。
但是钱慧文已然到来。
“科长,人已经到齐,除了高一伟”老五来到钱慧文身边,低声道。
“那好,现在开会”钱慧文扫了一眼眼前上海站的骨干成员,直接道。
闻言。
所有人全都下意识的坐直身体。
“我这次来是以副站长的身份主持这里的工作”
“你们的站长因为有别的事情,所以不能主持大局”
“但是大家可以放心,我在这里只是暂时的,这里的一切都会还给你们站长长的”钱慧文笑着说道。
对此。
除了知道内情的胡胭脂,瞿颖,老五以外,唯有鲁城神色茫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而钱慧文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继续道:“我给你们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蛰伏起来”
“这段时间,上海站的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动作”
“就连对外联系的电台,都不要开启”
“免的被日日本人抓住把柄,我的意思你们应该明白吧”钱慧文淡淡的说道。
“明白”众人回答道。
“既然明白那就开始行动,散会”钱慧文直接道。
只是。
这些人除了鲁城离开,其他人都没有动一下。
钱慧文看着胡胭脂道:“他现在什么情况?”
“还是那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醒来”胡胭脂沉重的说道。
“耐心点,我想他一定会醒来的”钱慧文坚定的说道。
这话看似对胡胭脂说,又何尝不是在劝说自己。
因为谁都不相信经历那么多大风大浪的白泽少,会在这次行动中折戟沉沙。
尤其是这次是被自己玩脱的。
又大概的了解完上海站的情况以后,钱慧文就直接离开房间。
剩下的三人却面面相觑,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次钱慧文的到来,让他们不得不担心总部是不是已经准备放弃白泽少。
虽然由钱慧文暂时主持这里的工作,但三人内心的担忧并没有减少。
反而越发的浓郁。
“大家怎么看总部的决定”瞿颖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只希望站长快点醒来”老五叹息道。
胡胭脂没有接口,直接起身:“我去医院看看”
此时。
医院里面,
白泽少的梦境也到了关键时刻。
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一句话。
“原来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