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cr3玄幻小說 不敗天王-第五百零六章 血源在林家手裏!展示-8wnlq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不败天王
林老太君一瞬间,又苍老了许多。
她放下手机,捂住太阳穴,陷入沉思。
所有的林家人,都静静的等待老太君的决定。
大概过了五分钟,在林家人的感觉中,却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
“从那十个备用肾源中,筛选一个匹配度最高的,现在就开始手术吧。”
老太君陈玉洁做出了决定。
【断刀】这次刺杀林轩的失败,虽然说恰好赶上大夏虎贲组行动,但林轩自身的身手,还是超级强大的。
即使已经想办法把陈屠狗调离他身边,但林家剩余的五鹰八犬,依旧奈何不得林轩。
想要拿下林轩,在这短短时间内,付出的代价,恐怕是林家也承受不起的。
让林天使用其他肾源,也是无奈之举,是权衡之下,两害取其轻的决定。
做出决定后,老太君陈玉洁腾的站起身来,连下几道命令。
“继续彻查林轩的背景。”
“跟紧林轩当前在上京所有身边人的一切行踪,随时汇报最新的情况。”
“林陆被关进秦关监狱,这件事,要查清楚,并让林家的智囊团找出最优的解救方案。”
林远胜听到最后这个消息,顿时间眉头舒展开来,努力抑制住自己的笑容。
很显然,他们的母亲陈玉洁,依然是那个决绝狠辣的老太君。
林天既然不能拿到林轩这匹配度最高最完美的肾源,那么即使手术成功,多半也会因为排斥反应,成为一个废人。
而上京林家,绝对不可能继续培养一个废人当未来的家主。
这个时候,林陆当然就会自动晋升为第一顺位继承人。
他的重要性,自然要排在林天之上,他脱狱的事情,也自然而然的成为目前林家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而他林远胜的话语权,也相应的增加了。
果然,老太君森冷的目光看向他:“远胜,陆儿这件事,你作为他的父亲,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来负责,一定要查清楚,找到最好的方案。”
“尽快!”
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林远堂,林远胜微笑着说道:“母亲,孩儿一定不辱使命。”
……
“林大人,虎贲统领在外面候着,他又得到了有关于【暗刀】的新消息,等您过去查看。”
在上京某处警卫森严的府邸,林轩的亲卫队副队长禀报道。
“让他进来。”
林轩已经将那辆一亿的车,让徐静寄存起来,转头发布了拔除【暗刀】的命令后,他就来虎贲总部坐镇,亲自指挥。
林轩这一次命令,几乎让海内外各个组织乱做一团。
要知道正在疯狂拔起他们的可是虎贲啊!
这些年虎贲的战绩,哪个不让国人拍手称快,让海外势力闻风丧胆。
虎贲统领韩十国走进来,对林轩躬身,深深的敬礼,一脸大写的钦佩。
身为虎贲统领,纵横海内外,他韩十国没几个佩服的人。
但是,这位北领统帅,镇国天王,绝对是其中最钦佩的那个!
不说吞北夷门户,灭东夷联军,镇守北领,气壮山河的这些。
就说在暹罗,天王大人就为了给虎贲一个成员赵风报仇,直接斩杀了小国舅周峰。
周峰……
那可是国主的小舅子……
虎贲组想要动他,那是大逆不道,他韩十国如果强行动手,恐怕丢官不说,甚至可能在周家的弹劾下,要掉脑袋的。
但是,北领天王出手,就是如此的痛快,如此的干净利落。
仵作 王妃
周家吃了这个大亏,也只能私底下诅咒一下,喊两句口号壮壮声威。
与狼共舞:天价老公求上位
天王北领六年,手底下人头滚滚。
一将功成万骨枯。
天王功成,那至少百万尸骨!
当然,这其中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敌人的。
但天王的杀威,也是累积起来的,实实在在凝聚如山。
他在北领,是那座山。
到了暹罗,到了上京,他依然是那座山。
韩十国,愿意拜服在这座山下,俯首甘为牛马。
“大人,【暗刀】这次可是亏大发了,【暗刀】一去,真是杀手界的盛宴,不少组织都开始抢占。”
说道这里,韩十国愈发崇拜林轩的驱狼吞虎之计。
也只有北领统帅这样能纵览全局的帅才,才能做到这样以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这些【暗刀】的地下老鼠实在是可恶,能这样就让这些混蛋滚出大夏,韩十国也高兴不已。
【暗刀】此类的杀手组织存在,给海外,包括大夏,多少人造成了恐慌。
但【暗刀】的存在,往往是诸多国内外势力平衡的结果,是连虎贲都不能撼动的。
现在,在天王的指挥下,【暗刀】在大夏凉了,韩十国别提多高兴了。
林轩淡淡笑了笑:“不过一群鼠辈,端了他们的巢穴,他们还会打洞回来。关键是,解决掉源头。”
韩十国一愣,这话他接不起。
因为,怎么揣摩,天王的意思都是……
要将【暗影会】都连根拔起?
……
第二天早上,林轩刚到医院。
在会客室里,奥尔等他很久了。
刚一看到林轩就急着上来说道:“禀告林先生,上次手术,老夫人失血过多,她的DEW-R1型熊猫血,虽然稀少,本来是有一些存量的,但是我调集的时候,却只弄到100毫升,其他的,都被人提前提走了。”
林轩身躯一凝,气势顿时微微外泄,天王的杀威,只是一丝丝,也足以让奥尔为之战栗不已。
看到奥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林轩收敛气息,淡淡的问道:“具体什么情况?”
“似乎是林家的林氏私人医院提走的,他们的动作很快,很有针对性。”
林轩微微皱起眉头,虽然再没有杀气泄漏出来,但依旧让会客室的气温都凭空降低了两度。
“他们提走的,大概有500毫升,其实也是不够的。”
奥尔勉强说道:“我查找了数据库,表面,献血的人,也姓周,是跟老夫人有血缘关系的一个亲戚。周氏家族里,只有她跟老夫人血型相同。”
林轩淡淡问道:“她人呢?”
奥尔战栗回道:“也被林家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