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官企 參天雲-第349章 後院的事看書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有新房子住着,两个老人却闹上矛盾。
老妈觉得省城的房子住着,不舒服,没老家的房子好。这个时候的小区里,绿化率不高。这与老爷子的果园,根本就没法比。
老妈要回去,老爷子不想回去。
老爷子不回去,居然也有了理由,认为自己患上的就是血癌,被村子里的人笑话。
村子里一直流传一个说法,就是行善积德少的人,才会有古怪的病。血癌,就是被人看成一种古怪的病。
老妈给她的弟弟远峰的舅舅打电话,说她住在鸽子笼里,跟做劳改差不多。这里的人,不认识。这里的路,不熟悉。
这个电话是用手机打的。小儿子给老爷子买了一部手机。远峰的舅舅家有座机。这个年代,有座机的人家不多,就更不要说手机了。
老妈惦记家中的果园,还有菜地里种的花草和蔬菜。
做儿女的,这个时候,只能是想方设法甚至不惜花言巧语的开导。
但弟弟和妹妹的话,对老妈不起作用。
妹妹给远峰打电话。
“哥。你劝劝妈。她听你的劝。”
火熱玄幻小說 官企 txt-第349章 後院的事熱推
远峰这就给老妈打去电话,问一问这几天的情况。
老妈希望远峰能来看看她。
现在的交通条件,比前些年要好出许多。有道是,要想富,先修路。高速公路建起来许多。来去比较的方便。
可是,这几天的情况不同,远峰生病了,感冒。可能是劳累过度加上受凉引发的。
避免老爷子责怪,远峰没过去探望。不能亲自前去探望,就换成了电话问候。
远峰在和母亲说着话呢,听见电话那头,老妈的手机被老爷子夺了过去。
老爷子在那头说:“告诉你啊。昨天我回村子拿东西,村子里几个老太太都说我脸色比以前好。今天上午到医院去,原先一个病房住着的洪老,还有他老婆,也都说我的气色比以前好。”
远峰跟上一个字:“好。”
老爷子的话头一转,说:“检查结果出来,我的红血球上升了80万。”
远峰又跟上一个字:“好。”
老爷子接着说:“白血球也上升了好几万。”
远峰还是用同一个字,表示自己的情绪上在跟进,说:“好。”
老爷子发火了,说:“好什么、好?白血球上升,不好,是血液病,白血病,你懂不懂,这是血癌。有人建议我做穿刺,我没做。吃些中药就可以了。”
没敢再用好字,远峰换成了:“哦。”
远峰在电话里咳嗽,被老妈听见了,
老妈要远峰有病别硬抗着,要吃药。老妈告诉远峰咳嗽吃什么药最好。久病成医,老妈也可以当医生了。
可远峰,不可能吃药的。
远峰认为,药还是少吃比较好。寻访和其他途径看到的资料,百岁老人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的,就是一生几乎就没吃过药。
说人的一生没吃药,也不对。凡人都吃过的。最为原始的食物,其中大部分就是药,中医概念中的药。姜、蒜、葱,等,乃至一些粮食和蔬菜,就是药、药食同源。
吃药,不错,普天下的人患病后,毫无悬念的选择去看医生,医生给出的帮助不是打针就是服药。
远峰为自己的理念寻找支撑点。他要启动自身的免疫系统与病魔抗衡。
这在外人来看,远峰的脑子有病。在这方面,远峰和老爷子截然不同。
听说老爷子在省城住上大房子,张晓芸想去看看。
她有去的理由。
火熱都市小說 官企-第349章 後院的事
“爸住院,我没有去。现在去看看吧。要不然啊,老人家又不知道怎么说我了。”
远峰清楚老爷子的为人,但对妻子这个提议,不好反对。
老爷子对张晓芸不待见啊。以远峰的意思,最好不要过去。何况,他这几天咳嗽。
张晓芸做事,脾气上来后,很执著。
“没事的。你就是受凉引起的咳嗽。没什么大不了。”
好吧。既然妻子这样的执念,远峰和张晓芸成行。
在路上,远峰自言自语:“我的咳嗽,没完全好透。”
远峰担心,老爷子会说他。做儿子的,对父亲的为人和脾气,了解。
俗话说,知子莫如父。反过来,亦然。知父莫如子。
张晓芸不清楚远峰的心思,说:“我们现在过去看望两位老人,和你咳嗽没好透,没关系的。”
远峰淡淡的一个笑容,从脸上滑过。他有担心,这一趟,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以前,张晓芸和老爷子只要说上两句话,就会刚上。
到了目的地后,妻子才明白远峰为何路上要说那句话。
他们来到老爷子住的新房子里。
远峰把一塑料袋草莓提进厨房。
张晓芸急匆匆地进了卫生间。这几天,是她的例假期。每到一个地方,第一要处理的事,是更换护垫。
老妈和大儿子有些日子没见面,就跟进了厨房。母子俩才说了几句话,老妈就被老爷子拽了出去。
在客厅里,老爷子严肃的提醒老妈,说:“远峰的感冒没好,别传染给你。他这是病毒性感冒,要是传染给你,你要是再传染给我,我怎么办?你难道不知道,血癌最怕感冒的人。”
远峰听见了两个老人的对话,停下手上的动作,愣住了。
要知道,他这回的咳嗽,不是感冒的并发症。
远峰这一生,没感冒过。这回的咳嗽,是疲劳过度加上受凉引发的。
现在,自己病了,只是一个咳嗽,而且是已经快痊愈才过来看望老人。
远峰就是担心老爷子会说顾忌什么,才拖到这天才过来。
没想到,还是让老爷子有话说。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定性为病毒性感冒,这让远峰的心里多有不爽。老爷子也太那个了吧。
张晓芸在卫生间也听见老爷子说的话。她的心头,一下子就腾上火气。
“你儿子没感冒。他是受凉引起的咳嗽。快好透了。”这是张晓芸拉开卫生间门说出的第一句话。而且,话头很冲。
两个老人一下子愣着,看着这个儿媳妇的脸。
张晓芸的脸色很不好看,上面布满了很不友善的表情。
“远峰是累的。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快四十岁的人。现在,他做事,明显不能跟年轻人比。”
两个老人没话应答。
张晓芸的身子一扭,去阳台上站着。
老爷子也扭动身子,去沙发上坐下。
显然,老爷子也在生气。
老妈凑到远峰跟前,悄声地说:“你老婆生气了。快去哄哄她。”
远峰能说什么,笑笑地安慰母亲,说:“没事。她就是这个急脾气,一听不顺心的话,就急。”
老妈说:“你爸这张嘴,你知道的。别往心里去。”
远峰这一生,对老爷子的这张嘴,没少领教,也因此吃过不少的亏。
老爷子这时说:“明明知道自己有病,跑来干吗。我的病,医生说了,不要接触有感冒的人。接触到了,我的病情会加重。”
张晓芸在阳台那边说:“远峰是不想来的。是我硬拉他过来的。我想来看看你们,不行吗?”
“你来可以。不要让远峰来。就是你来,也要戴口罩。我生的是什么病,你们不会不知道。”
话激话,张晓芸与老爷子起了争执。
这种情况下,远峰只好拉着张晓芸离开。
老爷子也是,当着媳妇的面,不给远峰好脸色,这放在哪个做媳妇的,也受不了。
回程的车上。
张晓芸用胳膊触碰了远峰,问:“我对你爸那样说话,过分了吧?”
“没。你是该说的。”远峰自然明白,妻子那样说,也是为他。
张晓芸说:“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不带这样欺侮人的。凭什么说你是病毒性感冒?”
“老爷子就是这样一个人。你看啊,医生没给他的病情定性,他自己定了,说是血癌。他就喜欢把事情往大的地方说。”
“脑子有病,想找病吗?”
远峰不好回答妻子的这个说法,只是笑了一下。远峰想呢,如今,脑子有病的人,不是一个两个,多了去啦。
过了两天,接到妹妹给远峰打来电话。
“哥,你别介意爸那天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妈看你俩受了委屈一直不开心,这几天没有好脸色给爸看。
说句公道话,这些年,爸也不容易,妈的心脏病时好时坏,他担惊受怕一直护着她。现在他自己的病也时好时坏。看见妈不高心,爸又愁。妈想回老家过。
我和弟弟劝妈。她不听。你能不能抽个时间过来,开导妈。妈听你的。”
远峰应道:“等我感冒完全没了,再过去。这个时候过去,劝了妈,老爷子那,又是个事了。”
妹妹却说:“哥。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嫂子不应该那样说爸。我过来后,爸把话全告诉我了。”
远峰一笑。好在张晓芸不在身边。妹妹的话,要是让张晓芸听了去,后院就更乱了。
“是,是。回来后,我批评她了。你劝老爷子不要生气。等我过去后,赔罪。”
妹妹打这个电话时,老爷子就在旁边。这时,他抢过去电话,说:“远峰。你这个媳妇,我受不了。我早就说过,当初,你错过了一个好女人。晓华真是个好女人。你错过了。”
远峰没法回应,一头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