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酒桌上展示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对于新任副局长,也是上海站站长的追寻,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但池上慧子却没有任何放弃的打算。
金融计划失败以后的她,不甘心就此放弃,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上海站这边。
企图才查清楚白泽少的消息,然后借此翻盘,进而得到大本营的认可。
而且为了查清楚军,,统这个庞大特务机构的首脑人物,她难得向池上英孚求助。
对于池上慧子的求助,池上英孚很快就给与回应。
“慧子,我这里也暂时没有消息”池上英孚说道:“不过一旦有进展,我会及时通知你”
池上慧子没有想到池上英孚会如此说,一时间竟然有些失神。
其实。
池上慧子不知道的是,对于军,统局副局长的关注,大本营比他想象的还要重视。
一切只因为戴老板一手创建的这个特务组织,对于日本人来说,造成的损失太大。
在以往渗透与反渗透,间谍与反间谍的隐秘战线上,双方的斗争可谓是不相上下。
如今戴老板的特务组织规模再一次的扩大,不得不引起他们的关注。
基于此,当池上慧子求助的时候,池上英孚才会那么积极。
通话结束以后,池上慧子坐在办公室里面沉思一阵,然后动身离开司令部。
没多久。
池上慧子却悠悠的出现在白泽少的住所。
当白泽少打开门看到池上慧子的时候,不由一愣:“大佐,大上午的,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来,先进来吧”
池上慧子笑笑,径直走进去。
刚一进去,就看到院子里面摆放着的一些恢复**具,不由道:“你还在继续训练?”
“没办法,我现在虽然瘫了,但我依旧不想就这么一直下去”
“虽然现在看不到任何效果,但我相信一直坚持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恢复的”白泽少一脸乐观的说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原本心情有些郁闷的池上慧子,看到白泽少脸上的笑容以后,心里不由一松。
白泽少的笑容与态度,真的很容易感染人。
当下道:“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最佩服你这一点,似乎无论处于怎样的境地,你都笑脸面对”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可以告诉我你的方法吗?或者说有什么诀窍?”
白泽少没有想到池上慧子会如此问,摇摇头道:“其实没什么特殊,说白了就是我怕死而已”
“怕死?”池上慧子意外的看着白泽少。
“对,就是怕死”
“我怕死,但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又觉得我赚了,因为我又见到每天的太阳”
“这样一想,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对于我来说无论遇到什么,我当然就可以笑着面对”白泽少解释道。
池上慧子叹息一声,她不可能做到白泽少这样的心态。
因为她不是白泽少,也没有白泽少的经历,所以难以做到这样。
收敛心思,好奇的问道:“家里就你一个人吗?胭脂不在?”
“她去听轩阁了”白泽少一边推着轮椅,一边说道。
“哦”池上慧子轻轻应了一声,直接坐下来,没有再开口。
白泽少看着池上慧子的样子,心里则猜测起池上慧子此次过来的目的。
只是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一个答案。
最后干脆道:“大佐,你可是大忙人,来我这里肯定有事,所以你有什么任务,直接说”
“没有任务,也没有目的,我来你这里,就只有一件事散心”池上慧子说道。
“那喝点?”白泽少忽然提议道。
“喝点,那就喝点”池上慧子直接答应下来。
然后看着白泽少行动不便的样子,直接道:“酒在哪里,我去拿,另外你家里有没有菜,我在做几个菜”
“酒在厨房旁边的柜子里,菜在厨房里面,你自己看着做”白泽少回答道。
池上慧子应了一声,然后直接走进厨房。
白泽少则继续在院子里面锻炼,半个小时以后,池上慧子的声音从厨房里面传出来:“做好了,你自己进来吧”
“来了”白泽少说着缓缓走进客厅。
就看到餐桌上面摆着四个菜,都是家常小菜,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
遗憾的是,白泽少早上才吃过饭,所以现在并不是太饿。
要不是因为池上慧子喝酒,他也没有必要吃菜。
两人相对而坐,池上慧子给白泽少倒上酒,然后又拿出两个空酒杯倒上。
池上慧子的举动,让的白泽少一脸意外:“还有人?”
“没错,还有一个人,咱们的老熟人”池上慧子神秘的说道。
“大佐说的是……刘小兵?”白泽少猜测的说道。
“没错,就是他”
“刚才做好饭之前,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这个点他应该快到了”池上慧子解释道。
刚说完,房门就响起来。
“我去开门”池上慧子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不一会,池上慧子就和刘小兵从外面走进来。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没有来迟”刘小兵笑着说道,同时将手里的酒给放下。
“赶紧坐吧”白泽少招呼道。
很快,三人就坐在餐桌边。
“来,大家共同举一杯”白泽少招呼道。
“好”
“喝”
三人痛快的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随即吃了几口饭菜,池上慧子笑着说道:“今天咱们只叙旧情,不谈现在,也不论职位”
“这个提议不错”白泽少笑着附和道:“说起来,我们三个也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
“上一次在一起喝酒,应该有不短时间了吧”
“有两年多不到三年”刘小兵唏嘘的说道,眼神里面,满是追忆与沉思。
“没想到你记得这么清楚”池上慧子意外的看了一眼刘小兵。
她只知道有段时间,但是却说不出大概的时间。
随即看向白泽少,这家伙肯定知道,因为白泽少的记忆力变态,他们都知道。
白泽少没有说时间,反而淡淡的说道:“那时候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还很年轻,一腔热血无所顾忌,那段岁月真的很让人怀念”
“可惜,时间不可能返回,那些时日再也不可能重现”
白泽少的话语,让的池上慧子和刘小兵都陷入沉思。
“来,为了美好的岁月干一杯”池上慧子提议道。
“干”
“干”
随后,三人不断的回忆着过去的事情,而酒也被喝了很多。
一个小时以后,桌上的酒瓶就已经空了,三人虽然没有喝醉,但也有些微醺。
池上慧子忽然道:“对于上海站站长,新任的军,,统副局长你们怎么看”
事前说的不讨论现在的事情,但当池上慧子提起的时候,谁也没有拒绝。
白泽少看了一眼刘小兵,然后道:“老同学,要不你先说说?”
“好,那就我先说说”刘小兵没有客气,直接道:“我之前在山宁的时候,就非常好奇这个人的身份”
“所以曾经利用一些渠道打听过,但这个人很神秘,几乎没有任何的资料”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的年纪应该不小”
“为什么?”池上慧子问道。
“他既然就任副局长一职位,那么仅仅立下功劳是绝对不够的”
“必须要有资历,资历是什么,说白了不过是工作经验,想要有足够的工作经验,时间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我才说他的年纪应该不小,起码和叔叔年纪差不多”
“否则,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没有人会服气他的”刘小兵将自己的见解一一讲出来。
听完他的诉说,池上慧子和白泽少全都点点头。
就连白泽少都不自觉的认为,这家伙还真的有点东西,要不是知道真实情况,还真的有可能被误导。
“你呢?说说你的看法”池上慧子扭头看向白泽少问道。
“我没什么看法,我觉得小兵说的很对”白泽少敷衍的说道。
“不行,必须说,否则你就将这里的酒全喝光”刘小兵起哄的说道。
“你当我是酒神”白泽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这么多酒,我就是喝吐了,也喝不完”
“你小子这次可别耍滑头,以前念书的时候,你就经常摸鱼,这次绝对不行”
刘小兵说完看着池上慧子道:“大佐,你说一句公道话,我说的对不对”
“不错,白泽少你必须说,小兵说的没错,今天你给个交代”池上慧子命令道。
“咱们喝酒之前不是说好不谈这些的,你们怎么全都反悔”白泽少依旧不甘心,试图突围道。
“别说没用的,马上给我说你的看法”池上慧子借着酒劲儿,大声的咆哮出来。
“好吧”白泽少低头认命道:“我就大概谈谈我的看法”
“这个人是在原来的上海站破灭以后才来到上海的,而经过他的出手,短短时日就将上海站建立,并经营的有声有色”
“从这一点上看,这个人很有能力,而且善于把握时机”
“但从上海站屡次出手情况来看,他似乎谨慎的有些过分,所以我觉得小兵说的对,她的年纪应该不小”
“同时,非常怕死,否则不可能将自己的情况保密的死死的”
边上。
刘小兵还有池上慧子全都盯着白泽少,可惜白泽少却停止诉说。
“继续啊,怎么停下来了”池上慧子不满的看着白泽少。
“我说完了”白泽少摊摊手,耸耸肩直接道。
“说完了?”刘小兵满脸吃惊的看着白泽少:“你小子就糊弄我们吧,我可是非常的见解你,你肯定还有别的,赶紧说”
“真的没有了,我又没有任何的证据,一切不过是我的胡乱猜测”白泽少求饶道。
“说”可惜,池上慧子根本没有想过这么轻易就将他放过,当下一拍桌子冷声道。
突如其来的拍桌声,让的白泽少和刘小兵都是一惊,酒意都散了很多。
回过神来的刘小兵,肆无忌惮的冲着白泽少撇嘴,一边看他的笑话,一边等待着白泽少的答案。
而白泽少则心里一苦,最后硬着头皮道:“那我就说说”
“要我说上海站站长这个人,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苟”
“苟到极致就是王道,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这种人可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因为即使实力足够,他也不会露头,这就是他的性格”
“好了,这就是我的所有存货”
“恩,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说这些事情,谈谈别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拍桌声,让的白泽少和刘小兵都是一惊,酒意都散了很多。
回过神来的刘小兵,肆无忌惮的冲着白泽少撇嘴,一边看他的笑话,一边等待着白泽少的答案。
而白泽少则心里一苦,最后硬着头皮道:“那我就说说”
“要我说上海站站长这个人,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苟”
“苟到极致就是王道,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这种人可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因为即使实力足够,他也不会露头,这就是他的性格”
“好了,这就是我的所有存货”
“恩,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说这些事情,谈谈别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拍桌声,让的白泽少和刘小兵都是一惊,酒意都散了很多。
回过神来的刘小兵,肆无忌惮的冲着白泽少撇嘴,一边看他的笑话,一边等待着白泽少的答案。
而白泽少则心里一苦,最后硬着头皮道:“那我就说说”
“要我说上海站站长这个人,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苟”
“苟到极致就是王道,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这种人可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因为即使实力足够,他也不会露头,这就是他的性格”
“好了,这就是我的所有存货”
“恩,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说这些事情,谈谈别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拍桌声,让的白泽少和刘小兵都是一惊,酒意都散了很多。
回过神来的刘小兵,肆无忌惮的冲着白泽少撇嘴,一边看他的笑话,一边等待着白泽少的答案。
而白泽少则心里一苦,最后硬着头皮道:“那我就说说”
“要我说上海站站长这个人,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苟”
“苟到极致就是王道,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这种人可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因为即使实力足够,他也不会露头,这就是他的性格”
“好了,这就是我的所有存货”
“恩,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说这些事情,谈谈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