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jkmk火熱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討論-256 喬墨兒被轟出耿王府-jmpcn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待乔亦珂和乐芸芸告辞之后,三公主姗姗来迟的笑着问,“哈哈哈,墨儿,刚刚是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吗?我刚看见那个侧妃满脸的胧包,像个猴子屁股一般,老红火了。”
乔墨儿看三公主这般高兴,真不想这个时候告诉她乔涵儿杀了耿老太爷的事情,毕竟她这边还没处理好婉娘的事情,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她找世子哥哥说耿老太爷的事,世子哥哥恐怕只会认为她是在转移话题,间接承认她就是帮助皇上劫走婉娘的人。
“嫂嫂,别笑了。当务之急,应该是赶紧找到林傲霜这个神偷手。”
乔墨儿挽住三公主,提醒她应该早点救出婉娘,才能不让那个乔涵儿抢走了世子哥哥。
“这还得麻烦你去找下撩舞阁的乔大人。”
“乔大人?你说那个长得文质彬彬,其实私底下是个斯文败类的乔大人?”
乔墨儿对他的大哥哥的印象,可真是与以前不同啊,她竟然敢说乔於珂是斯文败类,这可把三公主惊得,连忙抵住了她的嘴。
“不可随意在人后议论大人。”t
乔墨儿收住话,点点头承认自己有点放肆了。
“可嫂嫂,为何让我去找乔大人帮忙?”
“因为他会听你的话。”
老婆,跟我回家吧
“为何?”
“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乔亦珂才是你的家人,否则他们也不会这么晚登门来耿王府见你,所以让你去找乔大人帮忙,是因为乔大人就是你的大哥哥,你说的话,你的大哥哥自然会听。”
乔墨儿踉跄的往后一退,整个腿都软了下来,抓住三公主说,“嫂嫂,你莫不是在同我开玩笑吧!”
乔墨儿想,一个将军是自己的二哥哥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一个既吃黑又吃白的撩舞阁坊主是自己的大哥哥,当时在撩舞阁他为何没有认出自己,甚至还轻薄于自己,简直荒妙至极,但想想后来乔於珂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态度,确实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放自己同耿逸怀还有闫旭离开的吧。
乔墨儿没有了曼陀花粉的压抑,之前的记忆都一涌而上了,尤其是她记得自己把账本给了闫旭,若是乔於珂真是自己的大哥哥,那她岂不是将她的大哥哥,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没有同你开玩笑,你背后上的胎记,就能证明你是乔大人和乔二爷的妹妹。”
17岁的单身妈妈:天才儿子腹黑爹 程宁静
三公主拍拍乔墨儿的肩膀,这回是真的要信了乔涵儿说的话了,若乔涵儿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她真的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怎么办?她杀耿老太爷的事情,我要不要同嫂嫂还有世子哥哥说。
“墨儿,你在想什么呢,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有些事情世子不说,我定要早些告诉你,以免你到时候埋怨他。”
“没什么嫂嫂,明日,明日我就和云熙一同去找乔大人帮忙。”
“好,墨儿,救出婉娘的事情,嫂嫂就拜托你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您办好的。”
三公主点头,她转身朝屋檐上同韩云熙玩的很开心的小豆芽招手,“宸儿,时候不走了,母妃带你回去休息了。”
“不嘛,母妃,我还想和伯伯多玩一会儿呢。”三公主看着小豆芽和韩云熙玩的很愉快,心里想道,这果然是血脉相通,即使素未谋面,二人第一次见面就能玩的这么愉快,要是日后知道了些什么,小豆芽岂不是会跟韩云熙离开。
韩云熙抱着小豆芽飞下了屋檐,“听话,伯伯改日登门再来陪你玩儿。”
小豆芽依依不舍的和三公主离开了,乔墨儿也有点儿乏了,伸了个懒腰,对韩云熙说,“云熙,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出府吧!”
“不用麻烦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后,我再自行离开!”
“那也行,明日记得来寻我一起去找撩舞阁的坊主乔於珂。”
“好。”
翌日。
乔墨儿还未起床,院外就开始了阵阵的喧哗声。
鸿蒙修真道
乔涵儿捂着自己的脸,找来了耿逸怀,想要同乔墨儿要个说法。
耿逸怀因为知道自己昨天被乔涵儿下药圆了房,现在只能哑巴吃亏,在耿王府里护她一护。
“世子哥哥,这么早你来我这儿干嘛?”乔墨儿不屑看见乔涵儿,但对于耿逸怀的到来,还是欢迎的。
“听闻你昨晚欺负了她,还在书房里偷了些什么东西。”
耿逸怀问的这些,很让乔墨儿添堵,她不知道乔涵儿又在耿逸怀面前作妖说了些什么。
“世子哥哥都不问问为什么,就断章取义说我欺负了她,还是世子哥哥被猪油蒙了心,才会相信她说的话,就说我偷拿了书房里的东西。”
乔涵儿发出疼痛难忍的声音,“诶呦,世子。涵儿疼的厉害!”
“世子哥哥你咋不问问昨晚她在书房要对我干些什么,原本我不想把事情捅破的,但是她一二再再二三的挑战我的耐心,那我就把昨晚在书房里看见的东西,呈给世子哥哥罢了。”
乔墨儿回房取出昨晚拿到的耿老太爷亲笔写的遗书,丢到了耿逸怀的面前。
“若是世子哥哥看完这个,还敢断章取义的说我欺负她,那世子哥哥你就是世上最蠢的蠢货。”
乔涵儿看见乔墨儿丢的信纸,想要抢夺过来,却没聊想到耿逸怀抢先一步捡起地上的信纸塞进了自己的胸口,乔涵儿紧张的摇摇头,希望他不要看,好在耿逸怀如她所愿,看都没看一眼,便指责乔墨儿,“兴许是我把你惯的太骄纵了,所以你会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
“反正世子哥哥不是我的亲哥哥,现在对我什么态度已经是无所谓了,既然世子哥哥这么不待见我,小庆,月兮姑姑,咱们收拾东西,今日就离开耿王府,再也不要回来了。”
乔墨儿是真不明白,耿逸怀为何一夜之间就变的这么不通情达理,甚至还对她恶语相向,宁愿护着乔涵儿,也不愿意相信她说的话。
待乔墨儿让小庆还有月兮姑姑收拾好东西离开耿王府后,耿逸怀对乔涵儿说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将她赶出了耿王府,你最好说到做到每日一碗避子汤的给我喝下去。”
“世子就那么不想和我有孩子吗?”
“从未想过,毕竟恶心至极。”
耿逸怀说完之后,安排下人端来避子汤,看着她一整碗的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