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nli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越過邊界熱推-626ll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在远离陆地的海洋上航行,致命的无序湍流是旅行者们不得不面对的最大风险——这些突然出现的强烈魔力紊乱现象来无影去无踪,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一片海域从平静转入极端环境,而且每次都会覆盖相当广阔的一片空间。
对于缺乏有效预警手段以及防护手段的远洋舰船而言,无序湍流的这些特性毫无疑问均是致命威胁,缺乏有效预警,就意味着舰船无法提前规避,恶化速度极快以及覆盖范围广阔,就意味着舰船来不及在遭受致命损伤之前逃离风暴区,而一旦落入无序湍流引发的极端气象内,一艘旧时代的舰船可能在十几分钟内就会被拆解成碎片。
为了挑战海洋,两大人类帝国各自发展出了基于其技术路线的先进舰船——提丰人通过还原古代的风暴圣物制造出了能够在一定程度内感知无序湍流规模和位置的气象预警仪器,且开发出了足以在极端气象环境下长时间保护舰船的防护系统,塞西尔人则以强韧的合金建造大型战舰,且以能量护盾增强船只的防护,同时引入了海妖和娜迦的导航技术,以最大程度规避无序湍流带来的风险。
两种路线孰优孰劣尚未可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它们都还很新,还在非常不成熟的阶段。
因此寒冬号所带领的这支船队在执行运送支援物资的任务之余还肩负着一个重要的使命,那就是尽可能收集远海区域的气象数据,收集和无序湍流有关的一切资料,待他们平安返航,这些资料便会成为塞西尔,乃至洛伦大陆上所有凡人文明的宝贵财富。
警报声在每一艘舰船上响起,听到警报的船员和乘客们瞬间反应过来,并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各自的岗位或者较为安全的船内空间。
拜伦回到了寒冬号的舰桥上,在高处俯视着训练有素的士兵们迅速进入工作岗位并做好应对无序湍流的准备:在操控员的控制下,舰船的护盾在最短的时间内转入增强模式,动力脊开始二级充能,大量海水被泵入元素转化池,并以极高的效率被转化为冰冷的纯水,随时准备在动力脊过热的情况下充当额外的冷却介质。
这一切都有条不紊,操作者们虽然紧张繁忙,却丝毫没有风暴将临时的恐慌忙乱之感,而且拜伦知道,在另外几艘船上的情况哪怕比寒冬号差一些,也不会差的太远。
训练有素是一回事,另一个原因是这已经不是船队在这次航行中遇上的第一次“魔力风暴”——自从在北港起航以来,舰队在广袤的远海区域已经遇上过三次距离较远的无序湍流以及一次较近的无序湍流,就如众所周知的那样:躁动的魔力乱流是远海中非常常见的现象,而考虑到任务的优先性以及航行中的损耗,即便有海妖和娜迦作为领航员,船队也不能偏离预定航路太远,而是在尽可能绕开风暴区域的前提下贴着安全航线的边缘前进,这就导致了船上的人员隔三差五便会看到远方出现那种“吓死人的自然奇观”。
几次和无序湍流的擦身而过,已经让各艘舰船上的水手们脱离了一开始的恐慌心态,虽然还谈不上游刃有余,但至少能做到在岗位上正常发挥了。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不过从海妖卡珊德拉的话来看,这一次似乎将是寒冬号从北港起航以来距离无序湍流最近的一次……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擦”过风暴区,景象或许会比之前更刺激一点。
就在这时,一道自高空传来的轰鸣声骤然炸裂,打断了拜伦在舰桥上的胡思乱想,与此同时又有一片明亮的蓝光从一侧的水晶玻璃窗中照射进来,瞬间将整个舰桥映成了海蓝色的一片,寒冬号上的所有人都瞬间精神紧绷——无序湍流开始了。
以毫无预兆的方式,正在航行中的船队附近海域上空猛然升腾起了大片大片绚丽的光芒帷幔,那一幕就如同天穹骤然炸裂,亘古的星辉从天空裂开的口子里泼洒下来,绮丽飘动的光芒帷幕在高空连绵成片,然而这美丽的景象并不会带来任何美好的后续,紧随光幕出现的,便是骤然贯通天空与海面的巨型闪电,无数大大小小的高能火花也顺着这些闪电从空气中滋生出来!
狂暴的能量释放过程开始了,整片海域开始进入充能状态,充盈的水元素在魔力的影响下快速“沸腾”,海面升起巨浪,狂风呼啸而至,前一秒还广阔平静的海面此刻正升腾起一道毁灭性的高墙巨幕,以极具威势的姿态在寒冬号以及其它所有舰船的船员面前压下来——在距离最近的位置,这道“幕墙”离船队甚至只有几千米远,这使它望上去更加可怖。
这一刻,哪怕再心如钢铁的勇士,也不得不在这恐怖的自然伟力面前感到由衷的颤栗。
……
冰上玛丽号内,冒险者们正依照指示聚集在甲板下面的内部餐厅中,餐厅侧面的强化舷窗外不断亮起魔力释放时的刺眼蓝光或闪电带来的惨白光芒,这艘在一般人看来已经如同海上山岳般的钢铁机械船正在左摇右晃,并且不断从某些角落里传来令人不安的吱嘎声响。往日里个个神气十足、好勇斗狠的冒险者们此刻全都一脸紧张,面皮紧绷,藏在桌子底下的拳头攥的发了白——再没有人高声谈笑或对船上严格的规矩发表意见,反而一个个安静的像学院里等着老师发考卷的学生一样。
年轻的女猎手罗拉脸色有点发白地坐在一个靠近舷窗的位置——她其实并不太想看到外面风暴肆虐的模样,但如果躲在远离舷窗的地方只听着声音反而更令人不安,所以她只好硬着头皮坐在这里,一边关注那道泾渭分明的风暴分界线离船多远一边忍不住嘀咕起来:“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有天大的本事也被困在一个铁罐头里,像待宰的羔羊一样……”
“这有助于你产生对自然力量的敬畏,”一名身穿德鲁伊短袍的中年人坐在附近的位置上,努力维持着镇定的表情以及长者般冷静智慧的语气对罗拉说道,“在强大的自然力量面前,个人的勇猛善战终究是要低下头的,在这场风暴中,我参悟到了一些在陆地上难以触及的真理……”
罗拉低头看了那位德鲁伊先生的桌子下面一眼,顿时感到由衷的钦佩——平心而论,她自己是没办法在一双腿几乎抖出残影的情况下还能把牛皮吹的如此圆润自然的。
她收回视线,下意识看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位“冒险家”老先生一眼,结果惊愕地看到了一双充斥着兴奋的眼睛,那双眼睛正紧紧盯着窗外的海面。
“你刚才看到了么?!”莫迪尔兴高采烈地说着,仿佛看到一座金山正杵在眼前,“无序湍流刚刚产生的那个瞬间,你看到了么?源点的能量释放是从高空开始的,而且我打赌至少在静态界层的顶部……甚至可能在湍流层!所以海面上的无序湍流其实应该是某种高层大气现象的‘副产物’——人类无法预测它的出现简直再正常不过!我们眼界太低了!”
罗拉脸色越发古怪,但心态好歹是在这位老爷子的带动下稳定了不少,她咽了口口水,有些艰难地问道:“都这种情况了,您还有心思做您的‘研究’么?”
猫灵镜魅
“这种情况?当然是这种情况!你知道这种情况有多难得么?”莫迪尔顿时瞪起眼睛,“如果不是有经验丰富的领航员和这些先进的机械船,我们这辈子恐怕也没办法在这么近的安全距离上观察魔力湍流的形成过程,有些秘密也就永远都无法解开了——我猜寒冬号上的聪明人们肯定也已经观察到了刚才的现象,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和我的想法一样……哎,可惜我刚才说的都只是推测,真要验证高空发生了什么,必须亲自飞上去看看……”
“您还打算飞上去看看!?”罗拉顿时大惊失色,“您千万要想清楚!这可不只是去和巨龙肩并肩的问题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这么一说,”莫迪尔不等罗拉说完便连连摆手,“这样的行动需要非常周密的计划和准备工作,至少应包括全套的魔力增幅装备以及防护装备,还有一个勇敢的副手、一个可靠的遗嘱公证人以及一份没有错别字的遗嘱,现在这些条件都没有,我会老老实实待在船舱里的。”
罗拉:“……”
莫迪尔则没有在意猎手小姐脸色有多么精彩,他只是又看了窗外的风暴一眼,突然眼神恍惚了一下,语气有些犹豫起来:“话说回来……我总觉得这样的景象不陌生。我不是说之前几次在船上看到的风暴,我是说……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很久以前的时候也亲身经历过这东西,也是这么近……甚至更近一点……”
罗拉早已习惯了这位记性不好的老人突然回忆往昔时冒出的这种惊人之语,反正这时候闲着也是闲着,她便顺着对方的话说了下去:“还要更近一点?怎么可能!那恐怕就要直接被那种可怕的风暴给吞没了!我们现在简直是在擦着它的边在航行……”
“你说得对,那就该被风暴吞没了,”莫迪尔一脸严肃地看着罗拉,“所以我肯定是被风暴吞没了,但在某种奇迹般的运气中,我肯定没死,然后还有了一番伟大到足够给子孙后代吹嘘好几个世纪的冒险经历——然而糟糕的是,我把那些伟大的冒险经历全给忘掉了!我失去了向子孙后代吹嘘的机会……等等,我有子孙后代么?”
老法师突然捂着额头,在巨大的困扰中嘀嘀咕咕着,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听到眼前的猎手小姐用言语引导或开解自己——事实上,在这一瞬间,他感到周围突然变得极端安静下来。
勇勐连 雷霆狂刀
头脑中的混乱渐渐消退了,莫迪尔慢慢松开手抬起头,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整个餐厅中空无一人,之前挤满餐厅的冒险者们仿佛瞬间蒸发在了这个世界上,一种古怪的、褪了色的黑白质感覆盖着他视野中的一切,在这黑白色覆盖之下,所有的餐桌、墙壁、地板和屋顶都呈现出一种些微扭曲的状态,就仿佛一层怪异的滤镜正覆盖着视线,他视线中的万物都呈现出了在另一个世界才有的投影姿态。
暗影界……很像是暗影界,但又不完全一致。
莫迪尔脑海中本能地做着判断,然而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可以如此迅速自然地判断出这种事情,他不记得自己和暗影界打过什么交道,更不清楚脑海中对应的知识是从哪冒出来的。
在谨慎中,老法师探头看向舷窗外面。
一道庞大的、遍布大大小小灰白裂隙的身影毫无预兆地映入了他的眼帘。
舷窗外广袤的大海此刻变成了一片“沙漠”,灰白色的沙粒充斥在天地间,那个身影便坐在这个荒芜无尽的世界中央,倚靠着一个已经坍塌歪曲的王座,亦或是一座祭台。那身影披着漆黑的衣物,看上去像是一位女性,然而却由于其本体过于庞大而无法窥见其全貌,数不清的灰白色裂隙覆盖在她身上,以某种不符合光学规律的状态和她的身影叠加在一起,看上去诡异却又透露着神圣,威严又令人感到恐惧。
这是莫迪尔从未见到过的景象,甚至是凡人永远都不该窥见的景象。
然而他却感到心中一阵反常的平静,就仿佛他不但见过这个身影,甚至见过她无数面……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一个慵懒的女声,它直接在整个天地间响起,仿佛无处不在:“……还有新的故事么?”
莫迪尔一愣,他不知道这个声音是否指向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该做出回应,而就在他短暂错愕的这片刻功夫里,另外一个声音突然出现了,回应着天地间那一声询问:“……我所有的故事都给你讲过不止一遍了,当然,我们可以再讲一遍。
“只不过在我开始讲故事之前,轮到你讲你的故事了。”
莫迪尔瞬间瞪大了眼睛。
他认得那个做出回应的声音。
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老法师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突然开始加速跳动,他感觉自己似乎终于靠近了某个已经追寻了数个世纪的答案,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做好了对应的准备,与此同时,那个在天地间回响的慵懒女声也再一次响了起来:“确实,轮到我了——但我没有故事可讲……我只有最近新做的梦。”
下一秒,莫迪尔听到那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梦可算不上什么故事……不过也罢,你的梦有时候比故事还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