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笔趣-第四百八十四章 幫我蓋一下棺材板展示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躺在地上诈死的鸟人猛然睁开眼睛,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喜笑颜开:
“哎呦我的心肝咕咕小宝贝都长这么大了啊!”他张开双臂,“让爸爸举高高。”
“咕咕,爸爸!”小白扑上去,一脚踹在这家伙脸上,把他踹翻在地,“人渣,咕!混蛋,咕!垃圾!咕!”
小白她爹被小白踢得满地乱爬,围观的妖怪们哈哈大笑。一条蛇蝎美人嘶嘶吐着信子,用一把扇子遮住嘴道:
“老白你居然有个女儿,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
老白在地上被女儿当球踢,这时还有空抬头贱笑:“可爱吧咕,这可是我亲生的女儿!”
小白抽出短剑就要砍他丫的,但是她的短剑被擂台上的牛头怪跳下来一把拍开。
“他是我的!”牛头怪怒吼,鼻孔喷火,他将老白举起来狠狠砸在地上,地面上激起一个大坑。牛头怪跳上去死死压住,然后举起一对铁拳猛揍老白的脸。
牛妖的力气本就惊人,这铁拳揍在老白脸上拳拳到肉,分外带劲。围观的众妖纷纷欢呼,连孙大掌门和吕大掌门也停下脚步大声叫好。
受到观众的刺激,牛头怪更加兴奋,他肌肉越发膨胀,撕裂了上衣,露出已经血红的肌肉。他狠狠掐住老白的脖子,粗壮的胳膊上青筋暴起,看来是想把老白脖子活活掐断。
白咕咕赶紧跑过去,跪在她爹身边,哭道:“爸爸,你死后想埋在哪咕?”
老白努力掰开牛妖的铁腕,好不容易吸了两口气道:“我孝顺的女儿啊咕……”
话音未落,牛妖怒吼一声爆发出十成战力。他合身将老白抱起,全身肌肉紧绷,看来打算把老白活活勒毙。
在蛮牛热情的拥抱中,老白忽然使出缩骨之术,滋溜一下挣脱出来。
“老子跟女儿说话你给我等一下咕!”他反手一拳把牛妖打飞到几十米外,那牛妖在地上翻了个身,口鼻流血眼看着活不成了。
老白笑眯眯的对白咕咕使出摸头杀,“乖女儿,你不该来这里的咕。夜鸣城快完蛋了,人类来了会大屠杀,大家都会死的咕!”
“爸爸你带我走!”白咕咕扑倒老白的怀中大哭。被抛弃的小孩好可怜的咕。
那天老白买橘子一去不归,小白在原地苦等了几天几夜,饿极了才离开。离开前还在地上划了箭头,怕爸爸回来之后不知道她去哪了。
父女今天居然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重遇,小白又是气愤又是留恋爸爸的怀抱。
孙象和吕宁对视一眼,决定将时间留给小白,他们两先行离开。孙象先前向地蛮解释过,矮人吕宁是他的大弟子,一路追随。而白咕咕不过是途经此地请来的向导。既然已经到了夜鸣城,也不必留在身边。
堡主,夫人要逃跑 慕容燕儿
接下来的行动会比较危险,小白不适合跟着。只要两人离开的时候记得把她带走就行。当然也有可能小白把两人的身份透露给她爹,而她爹拿这个消息去夜魔堡领赏。
如果小白身为一名军人,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么老吕作为她的长官,有义务送她一程。
孙象走在地蛮身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刚才那个老白,似乎很能打的样子,请问是贵城的大将吗?”
“他?我呸!”地蛮不屑啐了一口,“一个只会打架的莽夫罢了,他以前经常在夜魔堡前跪求郁垒大人赏他一官半职,但郁垒大人岂是这种无赖能够面见的,真是做梦想屁吃!”
“不知我是否有幸面见伟大的郁垒将军?”
当提到郁垒将军大名时,孙象单手握拳捶胸,这是表示崇高敬意的方式。不过这是精灵族的方式,关他孙大掌门什么事呢。
“这……”地蛮犹犹豫豫支吾半天,才道,“郁垒大人这几天公务繁忙……先安排你们住下再说。”
呵呵,公务繁忙。孙象老吕对视一眼,嘴角浮现一丝微笑。还不是在疗伤呗。
誓 不 為 妾
郁垒前几天没有被太清真剑人法地一剑灭了,算他运气很好了!估计夜妖郁垒这段时间日子都不太好过。
由于最近战事吃紧,外围沦陷太多,大多数妖族都挤到夜鸣城中呆着,所以地蛮现在为两位外国友人安排居所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尽管孙象表示自己风餐露宿并不在意。但条件再困难,也不能让外国友人睡大街吧。思来想去,地蛮在活尸坟场为两位外国友人腾了两间“雅舍”。
药香满园:农家小厨娘 一只水煮妖
将两位安顿好了之后,地蛮以前线吃紧为由告退,并表示第二天会派人送来食物和用品。至于前往渡厄山一事,由于路线被人类远征军封锁,一切还要面见郁垒大人之后再做定夺。
交代完这些之后,地蛮和活尸坟场的一位领头的僵尸又关照了几句,这才匆匆离开。
孙大掌门和吕大掌门躺在雅舍中哭笑不得。的确是雅舍,棺材宽敞的狠,甚至能在里面翻个身。
刚才那个和地蛮对话的僵尸屁颠颠的跳过来问道:“两位要盖棺材板吗?”
在活尸之间,替别人盖棺材板是一种非常友好的举动,类似人类之间主动为他人捏肩膀。因为众所周知,人不能自己盖棺材板,必须由旁人代劳,而代劳的一般都是晚辈。
所以“帮我盖一下棺材板”在活尸之间的影射意义是“我是你大爷!”。而这头僵尸主动帮忙,影射意思是“我是您孙子!”
毕竟他只是个小妖,而妖将地蛮介绍来的贵客,他怎么巴结都不为过。
可惜不管孙象还是老吕,都没有躺过棺材,并没有听出僵尸的言外之意。
“我想看星星。”老吕没好气的躺进棺材,“不用盖了。”
僵尸失望的离开。
孙大掌门也有样学样抱着头躺进棺材,对此他并不排斥。修士们喜欢游山玩水登高望远,盖因在不同的环境中能以不同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现在躺在棺材里看着长长直直的一方天空,看着夜幕低垂。也是一种很独特的体验。
唯一有点煞风景的是棺材的侧面,贴着一张波多野老师的封面照,看来这个墓穴的前主人是一位真正的雅士。
“老吕。”
孙象敲敲棺材板,发出咚咚的声音,隔壁墓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干嘛呢,大半夜诈尸啊你!”
“老吕,你有没有想过死后的世界?”
“啥?你是说接引司的那些个阴间衙门?”吕宁纳闷道,“六道轮回你不是还没安排上么,现在考虑那么久的事情?”
“我是说真正的死亡,不是轮回,是三魂重归识海的那种自然死亡。老吕,你一个人在日本呆了那么多年,灵气复苏无望,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寿元将近,你应该考虑过这些问题的吧。”
“……是青雪妹子唱歌不好听了,还是小菲做菜不好吃了,你大半夜躺棺材里跟我扯这些?”
成吧,老吕不想谈这个问题,孙大掌门自讨没趣。不过这时候白咕咕已经摸过来了,身后居然还跟着她爹老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