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討論-第六十六章 小李道長好開心閲讀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故事在城外。
浓雾散不开。
魂蛊师谄媚地讪笑着,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按照江湖经验,谈判破裂,图穷匕见,必定是没法善了。
何况是现在匕首还特么叛变了……
以他素来的狠辣果决,肯定是要选择先下手为强的。
可是。
面对前方这个小道士,他有另外的经验。
乃所谓。
先下手遭殃,后下手遭殃。
反正遭殃就完事儿了。
所以,打架是不能打架的,永远不可能打得赢。只能信口开河,勉强维持表面的和谐这样子。
而听了他那句稍显无厘头的理由。
对面的李楚,开始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那眼神的大概含义是……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魂蛊师显然接收到并理解了李楚的眼神,于是他又递回来一个恳求的眼神。
侯门弃女,带着系统去种田
信我啊,求求了,信我啊。
在他无助的视线中,李楚的右手缓缓抽出纯阳剑。
艹。
请求失败。
魂蛊师瞬间明了,紧接着,他的主要矛盾就变成了李楚难以想象的一剑之力与他岌岌可危的生存需求之间的矛盾。
“小道士!”魂蛊师轰然起身,近乎弹射般升空,与此同时身下散开一只布兜,瞬间放出成千上万的生厉魂蛊。
“啊——”
铺天盖地的惨叫骤然响彻山间。
一息之间,万魂出笼!
他一下子放出自己的大招,也不是为了击杀李楚,仅仅是想延缓一下他的杀意。
那万千魂蛊化作一团浓密的黑烟,烟雾中缭绕着数不清的手,迅速向李楚席卷而来。
不论是什么人,只要被卷进那烟雾中,即使还能保留神魂,恐怕也会被炼化成为另外一只魂蛊。
可是李楚的眼波毫无涟漪。
他只是继续他的动作。
拔剑,挥剑。
轰——
一道赤龙烈烈而行,刹那间穿透了黑色的烟雾,卷上了即将飞向远天的魂蛊师。
纯阳剑是一把充满正气的剑,或者说,是一把正义剑。
它的剑气最是克制这些阴邪蛊物。
不过是一带而过,仿若太阳之火的纯阳剑气就将那些魂蛊尽数剿灭!连哀嚎的余地都没有留给它们,也没有起到任何迟滞的作用。
当然,对于那些魂蛊来说,这未尝不是一场干脆利落的解脱。
而魂蛊师的境遇比他们稍好一些——他来得及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哀嚎。
就像是投入火堆的飞蛾,刺啦一声轻响之后便被消灭得无影无踪,连罪恶的灰烬都没有留下一丝。
像这样消灭对手,李楚已经不是第一次、也不是第二次,早已经过了会心潮澎湃的时候。
可这次他还是澎湃了。
像是第一次斩杀第一只灯笼怪时那样,紧张而兴奋。
因为……
魂蛊师匆忙逃亡时,并没有来得及将那张二十万两的银票带走……
从桌上捡起那张银票,李楚一向稳定的手忽然有些颤抖。
这……
大概是他来到神洛城这些日子里,最大的收获了。
平地一声雷,陡然而富!
忽然之间,他觉得自己这些天遭遇的所有辛苦、所有波折、所有困难都有了意义。
激动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以心眼术去探查一番朱雀羽箭飞来的方向。
可是对面山峰早已空空如也了。
算了,跑了就跑了吧。
好歹也算给自己送了一发火箭。
李楚微笑了下。
作为一个身价超过二十万两的富翁,他觉得自己此时的心态异常平和。
山也相亲、水也可爱。
同时心中也忍不住感慨,要想来钱快,还得黑吃黑啊。
……
天狼星当然跑了。
连夜跑的。
当他看见朱雀羽箭在眼看命中李楚之前忽然化身舔狗的那一幕,呆愣了半晌,直到李楚一剑秒杀魂蛊师他才回过神来。
当场恨不得用羿星弓将自己朝反方向射出去。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支箭的威力!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毫不夸张,在箭离弦的那一瞬间,它就是一只真正的朱雀。
可眼前的事实是,有灵性的朱雀羽箭不敢落在小道士身上,难道说连真正的朱雀都要怕他?
那可是四象之一,人间绝顶!
天狼星不敢相信这种可能,他更愿意相信,或许是小道士本身与朱雀一脉有何渊源。
尽管这也十分匪夷所思,但总比朱雀被他恐吓住更令人能接受一点。
当然,先不算自己给他送的那一发火箭。
单单是秒杀魂蛊师的那一剑,就足够令人震惊了。
先前沧海君说他曾斩杀大能,天狼星还以为他是与自己一样,是拥有超越境界的攻击力,在特定情况下可以越境杀人。
可是见了那一剑他才知道,原来小道士随手一挥就有这般威力。
什么杀大能,对他来说就是一两剑的事情。
我们不一样!
杀人?杀个屁!
江湖上这些被雇佣的杀手从来不讲什么职业道德,发现目标难以对付,他们就会果断撤退。
大不了退钱。
至于那些讲职业道德的……早都已经被做成标本了。
夜色茫茫中,他御风狂奔的身影几近模糊,倒真像是一颗划破夜空的流星一般。
……
第二天一早。
德云分观的人全都看到了一个面带微笑的李楚。
卫将离纳闷地和狐女窃窃私语。
“小李道长好开心。”
杜兰客也在一旁道:“我敢发誓,我从没在师傅的脸上看到过这么持久而有力的笑容。”
王龙七倒是见过。
貌似是他第一次出钱帮德云观装修的时候,就见到过李楚这样温暖纯真的笑,所以他知道这个笑容的含义。
是友谊。
“捡到钱了?”王龙七上前问道。
“是。”
李楚并不否认,轻轻颔首。
“嘿嘿,捡了多少?”王龙七又问。
李楚的眼睛左右瞟了瞟,“不多,就别提了。”
王龙七一笑,看来小道士还是那个小道士,有了钱也时刻谨守财不露白的道理。
于是他眼珠一转,道:“那可得请大伙儿吃饭啊。”
“好。”李楚居然答应。
“翠云楼?”王龙七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李楚并未犹豫,道:“可以。”
“醉里轩?”他又问。
李楚的目光略略犀利,思忖片刻,道:“也可以。”
王龙七再度得寸进尺,问道:“锦悦楼?”
这下李楚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良久,方才用沉沉的声音说道:“也不是不行。”
“好家伙!”
天 字 嫡 一 號
王龙七直接跳起来,惊呼道:“这么多人去锦悦楼吃一顿至少得两百两,要你舍得掏这么多,至少得捡了二十万两!”
殿里殿外的几个人都被惊了一下,李楚也瞳孔一缩,下意识就身后往肩后一摸,脑海中开始盘算杀人灭口的必要性。
王龙七被他眼里的杀气吓了一跳,情知自己戳破了李楚天大的秘密,赶紧跑出去盘算着要去哪避避风头。
大家都被这一笔巨款震撼到的时候。
只有卫将离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毕竟将离姑娘也是神洛城巅峰的花魁,正经吃过见过,几十万两银子对她来说虽然绝不算少,但也不足以太过吃惊。
洪荒 歷
再一个她本身的性格就是如此,对金钱一向比较淡漠。
她和狐女说笑一阵,正想结伴出观。走到大门前时,就见她肩膀一震,身子忽然僵住,然后又几步倒退回来。
李楚注意到那边的情况,抬眼去看。
就见卫将离垂下头,轻轻唤了一声:“婉姨。”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