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玄門妖王討論-第2875章 出了內奸看書

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玄门妖王
这么晚了,金大管家竟然还没有睡,没想到葛羽这电话一打过去,就听到金大管家有些焦急的说道:“羽爷,万罗宗东京的据点是不是被端了,你们没有受伤吧?”
葛羽一愣,心想金大管家的消息这么灵通,他们这边刚逃出来,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
“金大管家,杨大哥被春日大社的人抓走了,还有那些兄弟,估计也是凶多吉少。”葛羽道。
“事情一发生我就已经得到了消息,羽爷,这次是真对不住了,春日大社之所以能够找来,很有可能是万罗宗这边出了叛徒,将你们的行踪给泄露了出去,现在还没有确定叛徒是谁,万罗宗正在查,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金大管家问道。
葛羽开的是外音,钟锦亮也听到了金大管家的话,二人都是一愣。
怎么也没有想到,万罗宗这边竟然还能出了叛徒,这事儿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
“金大管家,你怎么知道是出了叛徒?”葛羽疑惑道。
“在日本不比华夏,虽然进入万罗宗的人都经过严格的考验,也耐不住春日大社的金钱攻势,春日大社有的是钱,只要给够了钱,很多人都抵挡不住这个诱惑,我感觉是春日大社早就知道了我们万罗宗的动向,因为最近万罗宗一直都在追查中川武介的底细,当时还有两个兄弟差点儿被春日大社的人给活捉了,那时候起,春日大社估计就已经知道是万罗宗在查中川武介的事情了。”金大管家道。
“那杨大哥还有那些万罗宗的人怎么办?总不能不管他们的死活吧?”葛羽问道。
“江湖事江湖了,这边我们万罗宗会介入,跟春日大社的人进行谈判ꓹ 据我所知ꓹ 他们只是控制了万罗宗在东京的人,并没有痛下杀手,这样一来ꓹ 还是有着谈判的余地ꓹ 这事儿羽爷就不用管了,我来处置便是,他们真正要对付的人是你们ꓹ 现在你们既然确定了那中川武介不是葛家小叔,就没有在日本逗留的必要了ꓹ 我先给你们安排一个去处,你们暂且藏身起来ꓹ 等过两天,我将你们二人接回华夏,春日大社已经渐渐被中川武介掌控,而中川武介是个十分强势的人ꓹ 做事向来狠辣果断ꓹ 你们继续留在日本ꓹ 早晚会落在他的手中。”金大管家正色道。
“至于吗?我们就是拦了一下他的车ꓹ 就满世界的追杀我们,有点儿太过了吧?”葛羽郁闷道。
“羽爷,中川武介代表了春日大社的权威ꓹ 老虎屁股摸不得,你连春日大社未来的执掌人都敢动ꓹ 春日大社若是不将你们给拿下,以后还怎么在日本立威?举个例子ꓹ 如果几个日本人,拦下了玄门宗掌教的座驾ꓹ 还打伤了玄门宗几个长老,玄门宗是不是要动手刑堂ꓹ 将这几个小日本给干掉?”金大管家又道。
这么一说,葛羽倒是能够理解春日大社为什么这么做了。
当下,金大管家又道:“羽爷,你们现在在哪,我这就派人去接你们。”
葛羽四顾了一眼,发现前面有些错落有致的房子,这会儿应该是在东京的市郊,但是二人都不懂得日文,在日本也没有怎么走动过,这会儿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被春日大社追的跟丧家犬一样,一顿猛跑。”葛羽道。
“这样吧羽爷,你们找一处明显的建筑物附近,然后给我打电话,我安排的人已经在东京了,无论你们在东京什么位置,一个小时之内,就能接到你们。”金大管家道。
“好,我们现在就找找。”葛羽道。
“对了,你们最好是乔装打扮一下,现在春日大社的人还在四处找你们,千万不要再被他们给发现了。”金大管家提醒道。
葛羽应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然后钟锦亮从折扇之中拿出来了两套换洗的衣服,二人换上,然后又带上了皮人张的人皮面具,很快,两个人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一切弄好之后,二人就走出了这片地方,往前走了七八里路,找到了一处招牌很大的地方。
日文很多时候,跟中国字差不多,但是葛羽去瞧那招牌的的时候,就只认识一个“场”字,还是繁体的。
这个地方算是比较显眼的一处所在,葛羽将那个招牌拍下来之后,发给了金大管家,说是自己在这个地方。
金大管家回话说,这是东京郊外的一处高尔夫球场,让葛羽和钟锦亮先找一处隐蔽的地方等着,他们的人就在附近,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就能道道高尔夫球场的门口,然后将他们转移到一处安全的去处。还说那些接他们的人,会有一个暗号,脖子上带着一条红色的围巾。
重生星光俏佳人
还好,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万罗宗照应,要不然二人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当下,两个人就在高尔夫球场附近蹲守。
发生了这种事情,两个人心情都是极度的郁闷,除了在桑域,好像还没有被人追的这么惨的时候。
正如金大管家说的那般,二人在那高尔夫球场门口蹲了差不多有半小时的光景,便有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缓缓行驶了过来,就停在了那高富尔球场的门口。
很快,从车子上下来一个人,那人看上去四十多岁,脖子上就挂着一条红色的围巾。
没错了,这应该就是金大管家派来接应他们的人。
葛羽跟钟锦亮说道:“我先过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万一不是,咱们俩不能都落在对方手里。”
“羽哥小心点儿。”钟锦亮没有多说什么,看着乔装打扮之后的葛羽,朝着那辆破旧的面包车走了过去。
那人看着葛羽前来,目光也落在了葛羽的身上,等葛羽走近之后,那带着红围巾的人便试探着问道:“玄门宗尘缘真人的弟子?”
“我是葛羽。”葛羽沉声道。。
“那就对了,我是金大管家派来的,羽爷,赶紧上车吧,应该还有一位,人呢?”那红围巾问道。
葛羽朝着钟锦亮藏身的地方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