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炮灰郡主要改命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五章 情況急轉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千钧一发之际,丁潇潇忽然觉得气海中有一个气旋开始扭转,之前从未有过感觉的千斤坠,这一次是如何气沉丹田之后再化作下坠之力的,整个路径在身体里的所经所往,变得十分清晰。
地面上正在上演一出惨绝人寰的人伦大戏,听见动静二位主角,同时抬头望见空中的丁潇潇均是一脸的惊异,只不过一个更为惊讶,一个则更为恐惧。
不等燕王作出反应,李林伸手便揪住了丁潇潇的脚踝,顿时所有的气息倾泻而出,丁潇潇再无半点气力,整个人飞落而下。
“你一个孕妇上蹿下跳的干什么,装猴吗?”李林突然开口责备道。
燕王却眯起眼睛,紧紧盯着丁潇潇,目光中又是试探又是不解。
他因为刚才的暴怒,头发还零星的散乱着,面部表情也非常狰狞,手里拿着王府的佩剑,整个造型都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
丁潇潇虽然恐惧李林可以一招便泄去自己所有的真气,但是眼前的情况而言,面前的燕王仿佛更恐怖一些。
自己煞费苦心导演的一出戏,最后竟然这样莫名其妙的收尾了,侧妃显然是心有不甘,哭泣着又扑到王爷。刚要啜泣开口,仰头迎见了他的目光,侧妃整个人一抖,仿佛坠入了冰窟之中。
但是不耐烦,也是责备。
侧妃迅速收势,只是继续抹眼泪,心里却不明白,为什么瞬息之间,王爷的态度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邪剑至尊1 江和
李林在丁潇潇惊异的目光中,单手在她怀里的夜明珠接了过来。
“这么贵重的宝贝也不好好的拴好,这掉下来可是要出人命的。”
王爷拎着剑,看着这个自己嫡亲的儿子,眼神和表情都很是阴暗,不明了一阵之后才缓缓开口。
“来人,检查一下!”
方才仿佛是聋了的下人们,突然之间鱼贯而入,看见世子手里抱的夜明珠,又抬头看了看屋顶,一个个都是惊恐万分。
“王爷您不要紧吧,侧妃娘娘、世子爷您都没伤着吧?”为首的先确认了一下在场人员都没有伤亡情况,然后转头吩咐:“赶紧架个梯子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王爷收了剑,目光却在丁潇潇和屋顶之间来回,像是想寻摸出什么端倪,但是始终不得其解。
下人们将固定夜明珠的三根绳索都拆了下来,一一陈列在大家面前。
丁潇潇使亲眼看见哪一根绳索,最终承受不住夜明珠的重力,导致场危机的,所以她格外留意了那一条绳子的断口之处。
乍一看确实是长期磨损导致的,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绳子的每一股都被平滑的切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切口,混在被扯断的断口处,倒显得不是那么扎眼。
她不确定周围这些人精们都有没有发现这个问题,所以缓缓抬起眼睛,观察了一圈周围人的表情。
李林面色淡然仿佛发生的这一切与自己毫无关系,侧妃则是继续抹着眼泪,并不怎么关注这件事情,周围的下人们均是战战兢兢,彼此之间传递着到底怎么回事的眼神,至于王爷……
丁潇潇目光刚刚抬起,就感觉浑身一战,对方并不看绳子,而是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盯着自己。
这可是她第一次到王府来,难不成王爷怀疑她能未卜先知,而且还能提前潜入,将绳子割得这么精细?
丁潇潇实在不明白,这位王爷怀疑自己是个什么逻辑。但是在发现与自己对视的一瞬,对方居然先躲避了视线。
“王爷看样子是时间太久了,这颗珠子比较重,许是绳索不堪重负,所以才出了意外,今后下人们一定会加紧检查的。您看,这珠子是挂回去,还是找个地方收起来?”
片刻之后,有人打破了宁静。
王爷挑了挑眉毛,似乎对他的说法并不十分满意。
“今天谁负责前厅打扫?”他突然开口问道。
下人们顿时紧张成了一群鹌鹑,你推我搡的,最后挤出来两个人。
“是……是小人……”二人战战兢兢,仿佛下一秒就要奔赴黄泉一般恐惧。
“当时小的还抬头看了,那个时候夜明珠还好好的挂在房顶上,并无异样啊,求王爷明鉴。”其中一个可能觉得,伸头也是一死缩头也是一死,干脆心一横,为自己辩解起来,面上全是视死如归的决绝。
“并无异样?!”王也将他的话重复了四个字。
丁潇潇虽然第一次见他,也不是很了解这王爷的脾性,但是她明显觉得这四个字出口之后,在场的空气都已经凝结了,包括李林在内所有人都不敢出声。一直盘旋在耳边,隐隐约约的啜泣声,这个时候都停止下来,屋子静的像一个坟地。
所有人都在等着王爷下一句话,可他目光悠远起来,竟然半天也没吐一个字。
这件事情眼看着就是有人想要对王府中的人下手,这是如今情况分析起来,一时判断不出到底目标是谁而已。
就在此时,方才还为自己辩解的下人突然之间转移目标,抱着李林的腿就开始哭嚎。
“世子爷,求您发发慈悲,替小的求求情。小人老母还在家中,全靠我一人供奉啊。”
王府的生杀大权握在谁的手中,自然毋庸多说,可是此刻这个人却向世子求情,当真是杀人诛心。
丁潇潇也算彻底明白了,为什么世子和王妃都不住在王府之中,别说住在这,就是回来一趟都是惊险万分,有没有命出去都难说,这哪里是父子最简直就是世仇。
李林看了看抱着自己腿的下人淡然道:“我替你求情,你是谁?!”
说吧,一扭手腕旋起一掌,对着他的天灵盖便挥了下去。
这一波操作,简直把丁潇潇看呆了。
只是后来的情况并没有如她所料的发展,这个下人身手相当矫健,一扭身儿便躲开了李林的掌风。
“功夫不错啊,谁招你进府的,竟然只做一个打杂的下人,不觉得屈才吗?”李林冷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