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美食供應商》-第一百八十五章 蜀繡分享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美食供应商
“踏踏踏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也就是黄脸的女子不过是放下针抬头看的瞬间,陶然捧着搪瓷缸子进来了。
像捧着什么价值千金的宝贝似的,陶然小心翼翼地将缸子放到床边的柜子上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刚刚一直憋着就怕出什么问题洒出来一点都会心痛的,这可是袁州做的甜品,有价无市的那种,想吃都需要等待时候,她肯定是十分珍惜的。
“妈你怎么又在绣东西了,不是答应我要多多休息吗?”陶然转眼就看到了女子放在边上的一副绣图,因为篇幅很长,晃眼看过去也看不出到底绣的是什么。
黄脸的女子也就是陶然的妈妈脸色变得有些讪讪的,刚刚太过着急欣喜了,忘记将东西藏起来,不过还是强撑着母亲的威严道:“其实也没有绣很久,就你出去才开始绣的,就——就绣了这么一会,不碍事的。”
舔了舔嘴唇,润了润有些干燥的唇瓣,陶然妈妈继续道:“这不是都绣了一年多了,就快收尾,想要早点绣好给袁老板送去吗,本来还说送给袁老板作为订婚礼物的,没有想到身体不争气到现在也没有绣好。”
说着陶然妈妈语气就有点低落,其实要不是她身体不争气,干不了活就是最擅长的刺绣都做不了,她家也不至于这么揭不开锅的,毕竟她的手艺是真的精湛。
陶然妈妈是蜀绣的李派的传承人,可惜到了她这一代,她的技艺真的足够好,甚至已经超过了她的母亲也就是她师傅,但是因为自从她生了陶然以后身体状况逐年月况日下,别说支持她教导弟子了,就是自己绣都成问题,不然也不会抱着宝山而没有能力养活母女两个,只能靠着陶然小小年纪就出来讨生活。
“那怎么怪妈,实在是我太笨了,没有遗传到一点你的天赋,不然也不会需要妈亲自动手。”陶然说着还是很遗憾的样子。
陶然还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陶然妈妈身体还算是可以,就给小陶然打基本功,可惜没有想到,就是将十指都扎成萝卜了,她也是没有学会什么,能够简单绣出一些花草,让人能够分辨出来都是长年累月练习的结果了。
陶然是真的没有刺绣的天赋,因此看到母亲劳累她还是颇有些无奈的,偏偏是要送给袁州的礼物,因此只能每天限制母亲的刺绣时间,这么一来,陶然妈妈只能身体好点的时候绣制,自然时间就拖得长了点,到了现在已经一年多了,还没有绣完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陶然和陶然妈妈是十分感激袁州的,虽然他们两个接触外界资讯的时候大多十分滞后了,但是并不妨碍她们知道袁州的名气,一碗甜汤即使只是普通的也不可能2块钱就买到了。
但是因为之前就有1块钱的银耳打底,加上菜单上确实写着特价的字样,陶然和陶然母亲才会碰运气只要是遇到搞活动就会买回来尝尝,因为袁州的手艺是真的好,她们两个吃了真的是心心念念的。
她们家也是真的不可能花费几百块钱去吃一顿饭的,能够隔段时间遇到一次打折的时候,能够幸运地买回来一点甜品尝尝已经是一件十分值得高兴的事。
陶然和母亲都觉得似乎袁州有意照顾,但确实没有什么证据,也有可能纯粹是运气好,但这并不妨碍她们对于袁州充满感激。
九鼎镇魔录
但是身无长物,她们想要感激也是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想到用自己的手艺感谢了,这是唯一拥有的比较有价值的东西了,不过因为身体原因,这份礼物一直没有准备好。
其实陶然妈妈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不能劳累,不能操心,一年大半的时间只能躺在床上休养生息。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不过陶然还是十年如一日的照顾母亲,没有一丝怨言,随着她年龄增大,选择工作的机会多了,自然日子也是越来越轻松了,唯一遗憾的可能就是因为从小挑起生活的重担,又不是特别聪明的类型,因此只是初中毕业没有考上就没再读书了。
陶然对于生活依旧充满了热情,因为一路走来,她收获了很多的善意,虽然生活诸多磨难,但是她已经学会了笑着面对了。
“没事,妈妈还能绣的,再有个两三天就能绣完了,到时候就得麻烦小然去送给袁老板了,让袁老板收下这份礼物,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我相信小然一定能够做到的。”
陶然妈妈一脸‘我的女儿肯定可以办到’的神情倒是给微微沮丧的陶然注入了不少的信心,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虽然刺绣不行,但是她编的中国结还是很有市场的。
“那妈,我们尝尝袁老板做的牛奶桃胶吧,我都馋了好久了。”陶然笑着道。
“好。”陶然妈妈点头。
陶然将之前放到桌子上的搪瓷缸子的盖子轻轻掀开,露出里面的内容,乳白色的汤汁,看起来就十分浓稠,这是牛奶。
随着盖子被揭开,浓郁的奶香味瞬时弥漫开来,将屋子里一直残留着的一些药味给祛除了,只剩下了浓郁的奶香,其中夹杂着一些甜蜜的香味。
红枣沉沉浮浮的在缸子里,还有细小的橘红色,是浸泡以后变得有些胖乎乎的枸杞,加上同样体积不小的桃胶,看着就十分有食欲,更不用说香味浓郁了。
“每次看到都觉得很神奇,怎么袁老板做的就这么好看又好闻还好吃。”陶然妈妈深吸一口气。
屍 語 者 線上 看
蜡黄的脸上还带了一丝的红晕,显然是真的很喜欢袁州做的牛奶桃胶了。
实际上陶然平常偶尔攒了钱也会买一些桃胶回来做牛奶桃胶给母亲吃,但是就是不对味,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就是觉得哪哪哪都没对。
“肯定是因为袁老板的手艺好。”陶然道。
说着就拿起一边准备好的白瓷勺子舀了一大勺送到母亲嘴边,等到她一口吞下去以后,本来没有什么血色的唇瓣边沾染了一些白色奶渍,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香甜软糯,醇厚自然,不管是什么时候吃进嘴里,陶然妈妈都觉得心都会立时静下来了,仿佛外界的纷纷扰扰并不是多大的事情,似乎又有了勇气面对之前的一切一样。
甜蜜的滋味在舌尖炸开,取代了以往仿佛一直停留在舌头上的药味,似乎在告诉陶然妈妈生活不只有苦涩,还有甜蜜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