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ptt-第一百九十八章落難公主,太淵臨海熱推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张贼!”
王薇灵一声尖叫,眼中满是恐惧和愤恨,手中捏动法诀,猛然吐出一口黑烟。
滚滚黑烟中,一柄惨白的骨剑若隐若现,散发出阴森惨烈的气息,向着张奎面门直射而来。
张奎淡然一瞥,毫不在意。
这恶贼竟然不躲!
王薇灵先是一喜,眼中浮上一丝希望,但随后就是惊恐。
只见张奎周身一道金光升起,轻松将骨剑挡在外面。
滚滚阴气就像碰到了阳光瞬间消散,骨剑也灵光暗淡,啪塔一声掉在地上。
王薇灵一口鲜血喷出,随后连滚带爬躲到了那三公主身边,脸色扭曲,怨毒地吼道:
“仙师,就是此恶贼!”
可惜,自从张奎出现后,三公主就浑身紧绷,如临大敌,沉着脸不发一言。
虿国三公主灵觉甚强,张奎的忽然出现让她头皮发麻,眼前这恶道士气吞万里如虎,心中只有一个直觉。
随便乱动,就会死!
这种感觉在面对虿国将军们都没有,人族什么时候出了这种修士?
“仙师、仙师…”
王薇灵察觉到了不对劲,绝望的对着三公主祈求道。
张奎也没有说话。
眼前这三公主只有神游境,杀了倒简单,却有点得不偿失。
因为这女人是虿国能够继续内乱的基础,一个统一稳定的邪祟禁地,显然对人族不利。
不过这虿国的皇族是什么妖物?
好奇之下,张奎双眼幽光闪烁,满级通幽术下,很快看出了三公主的本体。
这女人身后灵光蒙蒙,隐隐有双黑色的巨大翅膀,额头两根触角疯狂颤动,应该是只蝶妖…
一旁的王薇灵看到张奎两眼放光,顿时像捉到了把柄,尖叫挑拨道:“恶贼,竟敢对仙师有非分之想!”
非分之想?
张奎乐了,这女人什么脑回路,难道不知她口中的“仙师”,是个能将她连皮带肉活吞的邪祟吗?
“闭嘴!”
啪!
张奎还没说话,三公主就面色一变,一巴掌将王薇灵扇出老远,随后正色拱了拱手:
“道友,此事纯属误会!”
张奎哼了一声,装作不认识说道:“既是误会,那就速速离开江州!”
三公主眼中闪过一丝怒气,不过还是强装笑脸,“就依道友所言。”
倒在地上的王薇灵目瞪口呆,本想继续说话,但三公主随意一个阴冷的眼神,就让她神魂如同雷击,脑中一片空白。
随后,三公主迅速化作一团黑烟,阴风呼啸,消失不见…
张奎眼睛微眯并没有阻拦,他有些奇怪,那些虿国的大臣们怎么又敢动手了,难不成那虫王已经死了?
算了,还是先应付眼前的事。
想到这里,张奎转身瞬间消失,洞中的王薇灵刚暗自庆幸,罗继祖就带人冲了进来,脸色阴沉:
“张真人不计较,但我却不能任由你们胡闹,带走!”
另一边,数十里外山谷之中,一股黑风过后,三公主踉踉跄跄出现,捂着胸口猛然吐出一口绿血。
她看了看手中玉髓,刚想运功疗伤,就面色大变,转身望向了身后。
只见月光下,那半截山崖竟然开始缓缓变化,出现一节节锋利的虫肢。
“山蜈蚣!”
三公主脸色突然变得扭曲,“二哥,原来是你,怪不得…恐怕最不想父皇醒来的就是你…”
说着,狠狠一咬牙,喷出一股绿色血雾,消失在夜空中。
而那半截山崖也再次恢复原状,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
太渊城,泉州首府,靠山面海,因发达的渔业和海盐业富甲一方。
城市依山而建,庭台楼阁极尽奢华,却又因海风侵蚀,带上了一丝沧桑与斑驳。
啪!
“却说那开元门乃是数位镇国真人共同建立,还有张真人以人族圣器镇压,统筹各州大小事务…”
一间茶馆内,说书先生唾沫齐飞,聊着莱州传来的消息。
自从大乾朝灭亡后,各州交通不畅,也没了统一的邸报,于是这种讲解各州消息的方式,就在说书先生间流行开来,颇受好评。
“老刘头…”
梦魇入侵全世界 如是我凡
台下一名海客喝了口茶,高声说道:“听说那开元门会摒弃门户之见,从平民子弟中大肆培养修士,可是真的?”
说书先生拱了拱手陪笑道:“倒是有这个消息,但太过匪夷所思,在下可不敢胡乱传…”
台下海客没有多问,许多人也眼神闪烁,跃跃欲试。
说书先生当然不敢乱说,因为泉州还是陈家的天下,尽管与勃州接壤,但陈家没参与,还是让人们闻出了一些异样的味道。
可那又如何,勃州莱州河道已通,完全可以转道前去,若是真的,那可是改变命运的事。
二楼之上,一黑脸汉子正悠闲品着茶,旁边一只肥猫大口啃着烤鱼。
自然是张奎和肥虎。
江州隐患清理后,眼看中秋临近,他就提前来到了泉州,上次驱蝗来去匆忙,这次倒真是见识了泉州特色。
都说泉州被灵教渗透的厉害,民间如虞朝一般豢养妖物成风,没成想却已到了人妖混居的地步。
比如那说书先生,在张奎通幽术下,竟然是一只硕大的灰耗子。
张奎在这一点上倒没那么迂腐,只要不害人即可,所以老黄一族才得以堂而皇之加入钦天监。
就是不知眼前这灰耗子,是灵教之人,还是混迹人间的野妖…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锣鼓喧嚣,张奎神识一扫,顿时面色微冷。
那是一只神庙的队伍,锣鼓喧天,香烟缭绕,被海风吹黑胸膛的大汉们抬着神轿,沿途百姓连忙叩拜。
神轿之上,是一只生有双翼的海蛇像,獠牙大张,双目森然,头顶还长着独角。
这想必,就是灵教养的神。
神庭钟神力通道彻底顺畅后,对各地香火愿力,也同时了如指掌。
蝗灾大劫之时,香火之力达到了巅峰,但随后就一直起起落落。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野神。
他们虽然没有神庭钟的威能,却能根据本地情况进行各种破坏,使百姓恐惧祭祀。
比如沙洲干旱,就有神控制水源,比如滇州多毒物,那些虫师就是打手,最可恶的就是太渊城这海蛇神,百姓若是不供奉,就立刻在水中作乱。
在张奎通幽术眼中,那神像上的蛇神浑身血光缭绕,时不时鼓起扭曲恐怖的人脸,显然已经进行了活人生祭。
当诛!
张奎眼中杀气越发浓郁。
就在这时,那海蛇神突然眼中惊恐,嘶嘶几声后,庙祝连忙带着大汉们提抬起神像落荒而逃。
灵觉这么强?
张奎有些奇怪,他可是已经封闭了全身气机。
然而紧接着,他就猛然站起,双目神光大作,看向海港那边。
“海魔来啦!”
惊恐的呼喊声从港口传来,很快蔓延到了整个城市,原本安逸的茶馆里顿时乱作一团,就连那灰耗子精也是满脸惊恐准备跑。
“过来!”
张开伸手一抓,顿时狂风起卷,灰耗子精化作的说书先生尖叫着凌空而起,滚到了他的脚下。
“你是…”
灰耗子精刚要询问,就看到那正在吃鱼的肥猫冷冷看了他一眼,身上雷光闪烁。
“大仙饶命啊!”
灰耗子精顿时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可什么都没做…”
“闭嘴!”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舵爷
张奎哼了一声,“我问你,那海魔是什么,可是灵教的人?”
灰耗子精悚然一惊,连忙摇头,“小妖虽不是灵教众人,但也认识其中一些,据他们说,这海魔不知是哪里来的魔怪,成群结队,来去如风,人妖皆吃,灵教也不愿意招惹…”
“以往只是在海上作祟,没想到如今却上了岸,大仙,快跑吧,这座城怕是要完了!”
“放屁!”
一身冷哼吓得耗子精浑身一抖,再抬头,那黑脸汉子已经消失不见,而外面则传来了骚乱和欢呼。
左眼阴阳之母子同身煞 张藝海
“是张真人,张真人来啦!”
灰耗子精连忙趴到窗前一看,只见一凶猛道士骑着巨大恶虎踏空而行,往港口飞去,浑身金光闪烁,如天神下凡。
路过那海蛇神像时,随手一巴掌,石像崩碎,海蛇神魂飞魄散…
“我勒个乖乖呀!”
灰耗子精化作的说书先生目瞪口呆,“这张真人比传说中还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