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非洲酋長 txt-第四百九十三章 奎科妥思推薦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谁啊,怎么这会儿打电话过来?”
周晗在睡梦里中呢喃的问道。
“把你也吵醒了?”曹沫见周晗醒过来了,说道,“严明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他从此往后要跟着杨啸锋——”
“啊,他在赌场作威作福还不够,跟着杨啸锋吃这份苦干什么,还是说严志成容不下他,将他赶出拉娜德雷海滩赌场了?”周晗觉得奇怪,这会儿月光从窗外照进来,地板仿佛蒙着一层薄霜。
“心思安分不了呗,满脑子就想着人生啊、价值啊、冒险什么的……”曹沫他昨天夜里跟周晗从卡特罗回来,没有什么事情处理,睡得比较早,这会儿才凌晨两点钟,但也没有什么睡意,便伸手将床头的台灯打开来。
周晗在黑夜里乍醒过来,台灯还是太刺眼了,她侧过身子,雪腻的脸蛋贴在曹沫的胸口,摸着他有些扎手的胡茬子玩,说道:
“杨啸锋这段时间盯上康恩斯安全顾问公司——这家雇佣兵公司注册地在英国,但主要活动区域在南非,与埃文思基金会在南非的公司有过合作,但也不仅于服务埃文思基金会旗下的公司,因此公开的资料都不认为他们跟埃文思基金会有什么牵涉。当然,梁远力排众议,不管康恩斯报价多高,也要推动卡特罗钢铁厂跟康恩斯合作,杨啸锋认为这背后必然有值得挖掘的东西。我在想奥瑟弗.斐杰姆身边那两名助理,是不是也让杨啸锋协助调查一下?”
奥瑟弗.斐杰姆权高位重,工作生活以及人身安全都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想要从他身上挖掘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却是最难的。
真想要找埃文思基金会暗中勾结、扶持海盗及暴乱分子的证据,工作还是从奥瑟弗.斐杰姆参与核心机密的工作人员做起。
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这边归周晗、苔雅分管的后勤及信息支持部会将这件事列入重点工作计划,会专门安排一个情报搜集分析小组跟进,但不意味着就不用借助外部的力量。
除了梁远这个人有心投靠埃文思基金会外,更主要的还是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复合体作为埃文思基金会在石油输出之外,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工业项目,在埃文思基金会内部也必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杨啸锋一直都盯住梁远的一举一动,周晗觉得这边再适当的给予支持,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得。
曹沫想了一会儿,搂住周晗柔软的娇躯,说道:“两线并行不会有什么坏处,但要叫杨啸锋那边小心一些,不要打草惊蛇了!”
“你是这时候起床,还是再睡一会儿?”周晗从床头拿腕表看了一眼,问道。
虽说这时候才凌晨两点钟,但照计划曹沫五点钟要跟船出海去迪贡的奎科妥思,因此这个,昨夜回到隆塔这才直接上床休息。
“除了起床跟睡觉,就不能做其他事啦?”曹沫搂住周晗柔若无骨的娇躯,拉她趴到自己身上来。
“别闹,你还没有折腾够啊……”周晗掐着曹沫胸口上的肉说道。
…………
…………
玉出蓝田
跟朗化石油的合作,虽然是以斯特金、黄鹤斌两人牵头在做,但曹沫一点都没有省心。
原油期货价格高企、资源紧缺时,欧美以及国内都加强海洋石油的勘探开采工作,但在几内亚湾海域,不多的海上钻井平台主要集中在成本较多的近海区域。
虽然几内亚湾海域平静,常年都没有什么大的风暴袭临,但几内亚湾沿岸各国海工基础都太薄弱了。
早期在几内亚湾海域所开发的几十座海上油田,不仅仅钻井平台、海工维修设备都从欧美进口,从业勘探、开采以及设备维护作业的工作人员,也几乎都以欧美人为主。
这些石油开采企业后期,才在当地扶持一些中小型企业,承接海上油田的勘探作业以及钻井平台维修维护等业务。
这些中小企业幕后也跟石油开采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原本曹沫想收购,也难找到插足进去的机会。
主要是零四、零五年到零八年,国际油价持续飚涨,卡奈姆等国也提出规模惊人的海上石油勘探、开采计划,以期加大石油输出规模。
这刺激大量的海上油田勘探、钻井维护等中小型企业相继注册成立,也有一大批海工作业船及设备或租或售进入西非地区。
然而零八年的次贷危机席卷全球,国际油价狂|泄,卡奈姆等国又迫不及待的放弃规模惊人的海上石油勘探、开采计划。
这两年来受冲击最强烈的,自然也是这些中小型企业。
即便这些中小型企业幕后都有金主(投资人),但支撑不下去,随时都有破产倒闭的可能,能转售出去,谁还能挑挑摘摘?
诺奎科庄园袭击案后,在跟朗化石油的谈判期间,曹沫就催促斯特金、黄鹤斌他们,直接以弗尔科夫石化集团名义、实际上股权却跟弗尔科夫石化集团没有直接关系,收购一家油服公司。
这家油服公司主要还是为尼日尔河口外的钻井平台提供技术支持及维护等服务,拥有一艘海工维修船、六十多名员工,规模不大,却有一定的技术实力。
而在过去半个月里,斯特金、黄鹤斌又出面收购两家海上石油勘探及技术支持公司进行合并,从国内高薪聘请七名技术、管理人员加盟更名后的弗尔科夫油服公司,并在奎科妥思油田所在的迪贡设立办公室,提前将接管钻井的筹备工作做了起来。
在跟朗化石油签置正式的合作协议,第一批工作人员也迅速送上平台。
照道理来说,后续的工作就是看下面工程技术及管理人员,什么时候能正式将三座钻井平台成功运转起来,将平台自带的双壳储舱灌满后,将奎科妥思的优质原油再运到科奈罗湖港原油码头来。
然而曹沫心里很清楚,朗化石油对跟他们的合作,是抱以死马当作活马的态度。
朗化石油除在奥古塔新成立一个办公室,以及继续聘用一小部分武装警卫外,实际的钻井平台维护工作都移交到天悦手里,他们最坏的打算就是无法成功出油,每年还能省掉三四千万美元的维护费用。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朗化石油到这时并没有放弃出售奎科妥思油田的努力,天悦跟他们的合作是脆弱的、不可靠的——
曹沫一方面此时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去彻底的接手奎科妥思油田的开采权及全部的附属设施,同时奎科妥思油田的所在国迪贡,也不会允许朗化石油直接将油田的开采权,转让给一家没有什么石油开采基础的公司。
当然,朗化石油将一些业务转包出去,则不在此限。
这玩艺就跟国内总包需要有资质,后续分包以及实际谁负责建设大家都会睁只眼、闭只眼一样。
倘若在三座钻井平台成功运转起来之前,有第三方愿意接手奎诺妥思油田,天悦在其中是不会有什么话语权的。
朗化石油之所以跟天悦这么快的签署合作协议,同时答应比较宽松的条件,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天悦无权干涉油田转让交易。
也就是说,倘若买家无意承接朗化石油跟天悦早就签署的合作协议,朗化石油也只会给予适当的补偿,请天悦出局。
天悦能跟朗化石油谈成合作协议,除了双方目前都没有资格挑挑捡捡外,同时也是合作协议对双方都具备宽松性跟开放性。
实际上真要有买家愿意接手奎诺妥思油田,大概率有自己配套的油服企业,天悦大概率会被踢出局。
天悦想要有话语权,就是抢在朗化石油找到买家之前,让三座钻井平台成功运转。
照目前的合作协议,三台钻井平台能成功运转起来,并能成功压制住奎科诺夫海域的海盗嚣张气焰,虽然天悦这边是占到便宜的,每年少说能看到上亿美元的超高利润,但朗化石油获益更大。
他们毕竟才真正掌握奎科诺夫海域的石油开采权。
奎科诺夫油田勘探开采权及附属设备,是朗化石油十年前用二十亿美元巨资换来的,这些年非但没能产生效益,甚至还陆续投入近十亿美元的巨资。
朗化石油资产规模巨大,然而在次资危机中受创不轻。
更为关键的,欧洲各国这几年的发展也已经不可遏制的停滞下来,这也严重困扰着朗化石油。
只要奎科妥思油田每年能给朗化石油带去稳定、可靠的利益,曹沫相信朗化石油的高层,就未必还会想着将这只能生蛋的母鸡卖掉的。
朗化石油即便还一心想着出售奎科妥思油田,但他们之前对储备虽丰、但受海盗滋扰致使开采废荒的奎科妥思油田报价是三十亿美元。
在奎科妥思油田的钻井重新运转起来,每年能带来三四亿美元利润、后期还有极大增涨的空间时,他们还是会保持原先的报价?
只要朗化石油大幅提高报价,这就是天悦在奎科妥思油田里的作用及话语权体现;买家也不可能忽视天悦的作用跟地位,而随意将他们踢出局去。
迪贡这个国家,虽然仅有两千多万人口,也从九十年代初就进入民选时代,但其国内有着上百个族群,多到恐怖,内部族群矛盾激烈,这些年来断断续续的动|乱从来都没有彻底平息过。
这也是迪贡沿海地区海盗势力要比卡奈姆、贝宁、阿克瓦沿海更为猖獗的主要原因。
埃文思基金会能在迪贡暗中培养、扶持海盗势力,不怕有把柄被对手抓住,主要也是迪贡国内的形势太混乱了。
倘若没有跟埃文思基金会的尖锐矛盾,曹沫对奎科妥思油服业务还不是势在必得。
他现在所看到的不仅仅奎科妥思油服业务本身所自带的超额利润,他更需要考虑,一旦放弃反抗,不利用奎科妥思油田在几内亚湾南翼建立一个打击海盗势力的立足点,几内亚湾航运公司在卡奈姆以南海域的航运安全如何保障?
西非联合水泥通过几内亚湾近海航道往两翼拓展市场的计划要如何实施?
沿几内亚湾滨海建设跨境输电网,会不会从此也就彻底的暴露在埃文思基金会暗中控制的海盗势力的威胁之下?
埃文思基金会既然敢进入诺奎湖,袭击科托努南部地区,放任不管,科奈罗湖沿岸也绝对不能算是安全的。
拿下奎科妥思油服业务,以保障钻井正常运转为名,加强建设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在海上的武装保障警卫力量,限制海盗在几内亚湾南翼海域的活动频率,甄别找出埃文思基金会暗中扶持的海盗势力,继续保持打击。
这是曹沫异常关注这事,并亲手推动的关键所在。
在诺奎湖庄园袭击案发生后,除了布雷克州长他们,曹沫还成功说服斯丹宁家族以及贝尔蒂奇等投资人。
他们除了在卡奈姆共同推动加强军警打击海盗的力度,更为直接的就是西非联合水泥集团董事会,一致同意将给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的综合安全保障服务协议总额,大幅提高到每年四千万美元。
除开诺奎湖庄园袭击案后,曹沫一次性往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投入五千万美元用于采购更新、更强的武器侦察设备外,曹沫同时也计划争取在未来三年,将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的年度开销,从当前两千万美元逐步提高到一亿美元。
这已经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了。
要知道贝宁国家零九年的国防支出也就一亿美元稍多一些而已。
这也就无怪乎看似海空陆三军编制齐全的贝宁军警队伍,没有什么战斗力了,也无怪乎埃文思基金会暗中扶持的海盗势力敢直接进入诺奎湖搞这么大的事件了。
要不是曹沫很早就组建了隶属于自己的安保力量,要不是提前一步识穿对方的居心,换作其他任何一家没有强势背景支撑的企业,都很难想象有资格在几内亚湾沿岸能跟埃文思基金会这样的存在对抗。
…………
…………
西非联合水泥以及天悦实业早就迪贡最大的港口城市杜阿设立了办事处。
跟卡奈姆一样,农民没有出路,没有限制的涌入有限的几座中心,使得城市无序的膨胀。
迪贡整个国家仅有两千二三百万人,但杜阿作为最大的港口城市,足足拥挤进来逾四百万人。
然而杜阿的城市建设、产业基础比科托努还不如,如此密集的人口,大半青壮年处于失业或半失业状况之中,社会治安之乱也就可想而知了。
奎科妥思的市镇也直接濒临平直的海岸线而建,在杜阿北面一百公里,一度因为海上油田开发短暂的兴旺过。
早年的石油开采商除了在岸上建设生活、安全及物资保障基地外,也建有配套靠海工船停泊的港口码头,此时都隶属于朗化石油。
在天悦跟朗化石油签署合作协议,这些设施的使用权也就暂时转移到弗尔科夫油服公司手里。
因为海上油田开发,奎科妥思的市镇一度有十数万外来人口拥进来,治安形势在零零年以前非常的混乱。
不过,随着朗化石油暂时中断对奎科妥思油田的开采,将主要人员撤出,这些外地人在奎科妥思谋不得生计,也就四散而去。
当然,弗尔科夫油服公司入驻进来,曹沫抵达奎科妥思,看到生活基地外围的贫民窟里,又有人群聚集的趋势。
好在黄鹤斌这段时间一直盯在这里,严禁工作人员、安保人员外出,前期所有的生活物资都从德古拉摩运过来,而不是贪图廉价从当地购买。
不过,长期封闭起来,不跟当地人交流,或者不进行一定程度上的利益输送,必然会被当地势力排斥,从而诱发更麻烦、激烈的矛盾。
曹沫的原则是一定要跟地方势力建立接触、联系,也一定要从当地甄选出温和派势力进行扶持。
奎科妥思当地没有什么像样的工厂,经济作物以可可、咖啡为主,以往交通不便——油田配套的码头虽然能停泊五千吨级海工作业船,但作为石油公司私有,以前也没有放开供奎科妥思的农作物以及其他物产直接出海。
目前弗尔科夫油服公司暂时接管码头的使用权,西非农业集团自然就可以利用这座码头,从奎科妥思收购可可、咖啡、油棕果、木材等经济作物。
奎科妥思目前一年能出口的经济作物很有限,可能也就一两千万美元,原本远远轮不到曹沫亲自出面,但从当地甄选合作方,涉及到天悦在奎科妥思站住脚的基础,其意义之大,远在每年一两千万美元的贸易额之上。
除了曹沫亲自出马,谁能保证挑选出来的合作商是立场温和的,在建立合作关系值得进一步扶持的?
谁又能保证埃文思基金会不会别有用心安插一些人进来?
迪贡族群矛盾激烈而复杂,也滋生出相当多的极端族群主义者。
朗化石油以往为了避免沾染麻烦,断然拒绝跟地方势力进行接触,更不要说合作,以致奎科妥思钻井平台及生活基地后期遇到的袭击,绝大部分都是当地的海盗、匪帮或对朗化这种海外公司抱有憎恨恶意的极端分子所为。
那时候朗化石油在迪贡几乎成了人人都能咬一口肥肉,自然也不可能找到真凭实据能指证埃文思基金会什么。
黄鹤斌、斯特金他们看不懂曹沫能发挥的真正作用,但曹沫到奎科妥思后事无粗细的插手到跟当地势力各种事务的洽谈中去,他们只能理解奎科妥思油服业务的成败,对天悦在几内亚湾的产业整体布局太重要了。
…………
…………
诺奎湖庄园袭击案,令埃文思基金会暗中扶持的海盗实力受到重创,同时也令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在几内亚湾威名大振——即便如此,弗尔科夫油服务正式接管奎科妥思油田钻井后,还是断断续续有海盗跑过来骚扰。
只不过没有装备高速快艇、火箭筒及速射机枪的精锐海盗出现,零星跑过来想吃肥肉的海盗,不过是送到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嘴里的菜而已。
陆续十数波海盗被击退,上百名海盗被击毙或缉捕送交迪贡警方后,海盗们便消停了。
他们似乎认清了没有大势力在背后支持的精锐海盗牵头,他们这些散兵游勇实在不是装备精锐的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的精锐雇佣兵的对手。
而这段时间里,曹沫除了期间短暂回隆塔、达荷美或奥古塔处理事务,主要时间都住在奎科妥思的生活基地里。
生活基地从当地进行物资采购、聘请厨娘及清洁、园艺等辅助工人,西非农业集团在当地挑选合作供应商、西非联合水泥挑选代理商,在码头附近投资建造一座立式水泥储罐租给其使用,包括从当地找劳务公司负责码头运营以及后续营地基建等等,曹沫都事无粗细的直接插手其中。
曹沫还特地在奎科妥思设立办公室,将在达荷美联系地方势力有优异表现的冯磊从阿克瓦调过来,出任奎科妥思办公室总经理,负责跟踪这些事务,并有监督其他事务、直接联络他的权限。
在年轻的弗尔科夫油服公司以及临时聘请的技术支持商努力下,经过长达四个月的彻底维护、翻修,仅更新的设施及零部件就高达两千万美元,奎科妥思海上油田一号钻井最终在九月中旬成功出油。
比朗化石油最乐观的估算,早了三个半月。
这段时间,分管朗化石油西非办公室的雅克.塞泽尔多次赶到奎科妥思——钻井平台及相应设施,仅仅是附属于油田的开采权,在合作期间让渡给弗尔科夫油服公司。朗化石油设立西非办公室的目的,也是要对从开采、平台维修、运输以及销售等所有过程进行监管,对原油销售款的管理更是不可能有丝毫的松懈。
令雅克.塞泽尔惊喜的不是钻井比最乐观估算提前三个多月出油,也不是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多次击退海盗的骚扰,而是九月初的奎科妥思地区选举中,市政委员会十三名成员,都是天悦的合作商或供应商。
与六名老市政委员建立合作关系,这不算什么本事,新当选的七名市政委员一个都没有漏掉,雅克.塞泽尔也不得不承认天悦内部有关曹沫在识人方面有过人之处的传闻了。
雅克.塞泽尔也有过反思他执掌奎科妥思油田期间的得失,认识到在面对埃文思基金会这个强劲对手时,忽视了地方势力太过致命。
奎科妥思地区选举过后,新的市政委员会第一时间并非提出新的市政建设及发展方案,而是第一时间提出加强治安、司法建设,并确保奎科妥思油田归属地区的不多税收,将优先用于警队建设。
迪贡对原油开采、输出收取的税费,与卡奈姆等国家大体相当,总数基本上固定在每桶四美元,留在奎科妥思地区大约仅有每桶一美元。
一号钻井出油,归属奎科妥思地区的税收约为一万美元。
这笔钱要放在国内任何一座县级地域,都算不上什么,但放在奎科妥思,却是一笔令周边地区眼红之极的财政收入。
何况后期还有望上涨到每天三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