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391. 反應閲讀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黄梓缓缓的收回右手手指。
跪倒在他面前的沈离,则是倒落在地。
他的瞳孔已经涣散,脸上的面具倒是没有丝毫的破损,只是原本凹痕的位置多了一道细微的竖痕,上面有锐利的庚金之气缠绕——黄梓并指射出的剑气,直接射穿了沈离的面具,然后才贯穿了他的眉心,破坏了他的大脑、摧毁了他的神海、毁灭了他的神魂。
换句话说,窥仙盟十五仙之一的罗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走吧。”黄梓神色冷峻。
青珏没有开口,她点了点头,然后像小媳妇一样跟在黄梓的身后,朝着裂缝走去。
而随着两人的离开,这处残界竟是开始一点一点的破裂、崩塌。
这处残界,本就是从某个秘界里撕下的一角,然后被大能者以莫大神通强行稳固封印。
具体用途不明。
但如此残缺不全的破碎之地,本就不能受到太大的气机影响,否则平衡一旦被打破,残界便会有破灭之危。
哪怕仅是沈离一人,全力爆发之下,此界都会有破灭的危机,更不用说黄梓、青珏两人联手在此和沈离进行了一场短促却又极其激烈的大战了。
事实上,当沈离看到黄梓和青珏两人出现时,他就已经知道自己死定了。
他被残界之力同化,根本就不可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是以他才会加入窥仙盟,就是希冀着哪天能够“得道成仙”,借以摆脱这种不死不活的困境。
可随着黄梓和青珏的联袂出现,沈离就知道他的愿望破灭了,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戴上面具——反正无论结果如何,他都难逃一死,那如果能够在此之前拖着黄梓或者青珏一起共赴黄泉的话,沈离自然是觉得此举不亏。
但很可惜的是,他低估了黄梓和青珏,也过于高估了自己。
因此,他不仅落得一个身死的下场,甚至就连心防都未能守住,被青珏以“搜神秘法”强行搜索记忆。
待到离开了残界秘境后,黄梓便以一击拍毁了这处石室,但却并未伤及行天宗的其他门人弟子,甚至就连那些长老和掌门,他也没有取其性命,只是放任由之。
青珏对此做法,自然是嗤之以鼻。
不过黄梓想怎么做,那是黄梓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去置喙。
她只是将从罗睺神魂里搜索到的事情转述给黄梓听而已。
青珏修炼的功法乃是《天魅圣心诀》,其功法之强大毋庸置疑,否则的话她也不会成为整个妖族里最强的存在——是妖族,而不是妖盟,这两者是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代表的乃是整个妖族七位大圣,后者则只要妖盟三位大圣而已。
这门功法并非只有术法一道,只是青珏刻意施为之下,让玄界所有人都以为她只擅长五行术法。
《天魅圣心诀》乃是以《天宫万法》为底而推演出来的一门覆盖范围更广、包含与兼容性更强的强大功法——理论上,这门功法并不应该出现,但黄梓却是凭借自身所拥有的系统特殊性而强行推演出来。
当然,如此行为自然是需要天文数字一般的海量点数作为消耗。但黄梓却是以这门功法只能由青珏学会作为代价,绕过了系统的限定机制,减少了大量的消耗开支。
算是成为了青珏的专属功法。
所以除了青珏外,也只有黄梓才知道《天魅圣心诀》的真正强大之处——窥视。
《天魅圣心诀》拥有极为强大的包容性,覆盖面极其广阔,几乎可以说能够学到无数的术法。但不管是人还是妖,哪怕天资无敌,但精力终究是有限的——天资强者或许可以用一分精力学会六七八门术法,然后快速的掌握其中四五六门并精通一二门,毕竟大多数同类型的术法都可以通过“触类旁通”的方式来快速精通明悟。
但想要将这六七八门术法全部都达到精通的程度,那就需要花费好几分精力才行。
而天资差者,很可能需要花费五六倍乃至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够达到天资强大者消耗一分精力的程度。
尤其是随着术法的高深度逐步加深,需要投入的精力也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这也是为什么往往哪怕是最为精通术法的大能者,真正能够施展的顶尖绝学术法也只有两、三门的原因所在。
强如顾思诚,号称最强道首的他,也不过只是掌握了三十六门强横的术法而已。
但青珏不同。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她所掌握的顶尖术法数量,足有上百之多!
究其原因,便在《天魅圣心诀》最为可怕的两项能力。
入梦与窥视。
前者,可以让青珏拥有比常人多一倍的修炼时间——它赋予了青珏能够通过构筑梦境的方式,让自身与神魂可以同时修炼两门不同术法。因此哪怕是与青珏拥有同等天赋的修士,也很难与青珏比肩:毕竟别人在一个时间段内只能修炼一门术法,但青珏却可以同时修炼两门,又或者是干脆本体修炼心法推进境界修为的提升,神魂则是用于推演和修炼术法。
简单点说,别人的模拟器只能单开,但青珏的模拟器却能够多开。
至于窥视,则更加离谱。
这项能力最早的时候,只是被黄梓和青珏用来学习别人的经验心得——通过窥视的方式,让青珏能够与被窥视者产生某种共情共鸣的能力,从而体会到对方学习某项术法的所有心得与经验。
所以当青珏见识到其他修士施展出强大的术法,而她又时间学习的时候,通过“窥视”的方式直接掌握,便成了最简单也是有效的方法。
当然,这种能力的施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最起码的一点,需要别人毫无提防之心——也就是说,要破开对方的心防才行。
而这一点,也是为什么青珏会拥有那么强大的魅惑力的原因。
如果没办法让人心生好感的话,如何让人降低警惕?
如果没办法让人降低警惕的话,如何让人卸下心防?
如果没办法让人卸下心防的话,如何窥视别人的秘密?
这也是“窥视”这项特殊能力的唯一弱点。
因为只要修为足够强大者,或者心性坚毅者、意志坚定者,就能够豁免青珏的魅惑,那么青珏的窥视就无法发挥效果。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黄梓在击败沈离后,还会以语言羞辱、打击沈离的原因。
他对窥仙盟的所知,实在太少了。
不过好在,青珏从沈离这里了解到了一些关于窥仙盟的事情——虽然不多,毕竟沈离并非窥仙盟最为核心的人物,他只是侥幸比东方玉早了一些时间加入窥仙盟,所以了解到的资讯情报比东方玉多了那么一点而已。
例如,他和庄主有一段交情。
准确点说,是他曾通过上任行天宗宗主让行天宗帮庄主解决了一些对方并不方便露面的事情。然后自然而然的,他也就凭此知晓了庄主的身份。
只不过一直以来,他都隐藏得很好,所以那位庄主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
在离开了残界后,青珏便直言开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南州?”
“不急。”黄梓摇了摇头。
“不急?”青珏挑了一下眉头,但旋即便露出恍然之色,“原来如此。”
黄梓斜了一眼青珏。
虽然这娘们骚操作相当多,但不得不说的是,青珏的智商绝对在水准之上,一下子就想明白了黄梓这话的意思。
这一点,倒是让黄梓有些微的安心感。
毕竟和聪明人说话不仅省力,而且还相当的省事。
双方能够非常快速的就达成共识。
例如,在对付窥仙盟这件事上,黄梓是真的离不开青珏——除非他不想要窥仙盟的情报,又或者窥仙盟其他人良心发现,像东方玉那样主动把情报告知。
但这种事显然是在想桃子。
而聪明如青珏,自然也知道黄梓的软肋,因此她甚至都不问要不要带上她这种话,因为黄梓是必须带上她的。
此时此刻,她想的是如何利用这件事给自己谋取更多的好处。
“嘿嘿嘿嘿……”
听着青珏突然吸溜着口水的怪笑声,黄梓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急忙开口说道:“我太一谷已经没多余的房子了!”
“你是不是傻?”青珏翻了个白眼,“谁说我要住你太一谷的新房子了。”
黄梓略微松了口气。
“我当然是和你一起住了。”
黄梓松了的一口气直接岔了。
“这不可能!”
“那我回去就闭关。”青珏毫不迟疑的说道,“嗯,闭死关,打不开门的那种。”
黄梓:……
他知道,青珏是真的能够说到做到的。
“这天底下,哪有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的道理。”青珏哼哼唧唧,“反正我不管,你不让我跟着你回去,我马上就回青丘闭死关。”
“跟我回去可以,住我房间也可以,但不许做奇怪的事情。”
“为什么?”青珏眨了眨眼,“你的鳝都不饿的吗?”
“什么叫我的鳝不饿?”
“善恶有报呀。”
“什么善恶有报?”黄梓有些懵。
青珏指着黄梓的某处:“鳝鱼。”
然后又指了一下自己:“鳝饿有鲍。”
反应过来的黄梓,脸色瞬间就黑了:“你特么到底都是从哪学来的词汇?!”
“我之前闲着无聊,去凡尘俗世游历了一圈呀。”青珏笑眯眯的说道,“然后学了好多好有趣的词呢。……例如什么穷则独鳝其身,富则奸妓天下啦,还有什么我是爱捣蛋的盯裆猫啦……”
“你别说了。”黄梓一脸的无语,“红尘游历是你这样游历的吗?”
“难道不是吗?”青珏眨了眨眼,然后突然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噢!你是怕我在红尘游历喜欢别人?哎呀……怎么可能啦,我可是非常专一的人呢,我会独上其身的。”
“独善其身是这么用的吗!”
“独爱上你的身,不是吗?”
“你的车速有点快,我晕车,所以我选择下车。”
黄梓决定,暂时不跟这只疯狐狸说话了,免得自己先被气死了。
……
与此时黄梓和青珏这略显……欢乐?的气氛不同。
某个密室空间内的气氛,则显得相当的凝重。
“罗睺死了。”
位于首座上的金帝,沉声开口。
“怎么死的?”
密室内的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声。
“暂且不知。”金帝摇了摇头,“但没意外的话,应该是被人杀死的。”
“被人杀死?”
“是。”金帝点头,“罗睺所在的环境比较特殊,所以基本能够排除其他的意外身亡情况,因此唯一剩下的解释,自然便只有被人杀死了。……而能够杀了他的人,绝不简单。”
“罗睺之前托我打听,青丘九尾大圣闯入东方世家的原因。”笑鬼突然开口说道,“会不会与这有关?”
“青丘九尾出现在东州?”
“她还闯了东方世家?”
密室内,突然传来一阵轰然作响的吵杂声。
“你打听出来了吗?”
这一次响起的,并不是金帝,而是月仙的声音。
她的声音并不算大,带着自有的冷淡意味。
但却是让在场所有的心思都变得冷静下来,吵杂声顿时戛然而止。
“没有。”笑鬼摇了摇头,“听我的暗子说法,那只骚狐狸好像跟东方世家的家主以及欢喜宗的一位太上长老交手了,然后毁了三分之一的泰德山脉,重伤了几十名修士后,扬长而去。……并不清楚对方是否有受伤。”
“不过……”
“不过?”
“不过我的暗子才刚收集完消息汇报给我,我还没来得及给罗睺传递过去,就被你的紧急会议给拉进来了。”笑鬼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就时间上而言……应该有可能是青丘九尾所为。只是不知道具体的原因。”
“这事,圣母你可以打听到吗?”
“我可以尽力一试。”被称为圣母的人,开口说道。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冽,如泉水叮咚作响,并不算悦耳,却也有一种直达心灵的感觉:“但我无法保证结果。而且,还必须得青珏回归妖族,我才能够探听得到。”
“无妨,尽力而为就好。”金帝点了点头,“罗睺死得太过莫名其妙和突然了,我怀疑是有人在针对我们进行行动,短时间内,所有人暂停一切工作,全部进入潜伏状态,而且禁止私下联络。”
“我有事询问。”
位于武派中的一人,突然开口。
“什么事?”
“我曾和罗睺有过一次私下联络,他帮我解决了一个麻烦。……如果青珏真的是在针对我们窥仙盟行动的话,那么她是否有可能会来袭击我?”
暗室内,陡然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以防万一,我会安排人手协助你,具体的联络方式……我们一会私下讨论。”
笑鬼面具下的东方玉,听到这话时,眉头不由得一挑。
而在场的人,也都不是傻子。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嗅到了某种不对劲的味道。
金帝,在怀疑有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