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酒桌上展示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对于新任副局长,也是上海站站长的追寻,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但池上慧子却没有任何放弃的打算。
金融计划失败以后的她,不甘心就此放弃,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上海站这边。
企图才查清楚白泽少的消息,然后借此翻盘,进而得到大本营的认可。
而且为了查清楚军,,统这个庞大特务机构的首脑人物,她难得向池上英孚求助。
对于池上慧子的求助,池上英孚很快就给与回应。
“慧子,我这里也暂时没有消息”池上英孚说道:“不过一旦有进展,我会及时通知你”
池上慧子没有想到池上英孚会如此说,一时间竟然有些失神。
其实。
池上慧子不知道的是,对于军,统局副局长的关注,大本营比他想象的还要重视。
一切只因为戴老板一手创建的这个特务组织,对于日本人来说,造成的损失太大。
在以往渗透与反渗透,间谍与反间谍的隐秘战线上,双方的斗争可谓是不相上下。
如今戴老板的特务组织规模再一次的扩大,不得不引起他们的关注。
基于此,当池上慧子求助的时候,池上英孚才会那么积极。
通话结束以后,池上慧子坐在办公室里面沉思一阵,然后动身离开司令部。
没多久。
池上慧子却悠悠的出现在白泽少的住所。
当白泽少打开门看到池上慧子的时候,不由一愣:“大佐,大上午的,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来,先进来吧”
池上慧子笑笑,径直走进去。
刚一进去,就看到院子里面摆放着的一些恢复**具,不由道:“你还在继续训练?”
“没办法,我现在虽然瘫了,但我依旧不想就这么一直下去”
“虽然现在看不到任何效果,但我相信一直坚持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恢复的”白泽少一脸乐观的说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原本心情有些郁闷的池上慧子,看到白泽少脸上的笑容以后,心里不由一松。
白泽少的笑容与态度,真的很容易感染人。
当下道:“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最佩服你这一点,似乎无论处于怎样的境地,你都笑脸面对”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可以告诉我你的方法吗?或者说有什么诀窍?”
白泽少没有想到池上慧子会如此问,摇摇头道:“其实没什么特殊,说白了就是我怕死而已”
“怕死?”池上慧子意外的看着白泽少。
“对,就是怕死”
“我怕死,但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又觉得我赚了,因为我又见到每天的太阳”
“这样一想,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对于我来说无论遇到什么,我当然就可以笑着面对”白泽少解释道。
池上慧子叹息一声,她不可能做到白泽少这样的心态。
因为她不是白泽少,也没有白泽少的经历,所以难以做到这样。
收敛心思,好奇的问道:“家里就你一个人吗?胭脂不在?”
“她去听轩阁了”白泽少一边推着轮椅,一边说道。
“哦”池上慧子轻轻应了一声,直接坐下来,没有再开口。
白泽少看着池上慧子的样子,心里则猜测起池上慧子此次过来的目的。
只是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一个答案。
最后干脆道:“大佐,你可是大忙人,来我这里肯定有事,所以你有什么任务,直接说”
“没有任务,也没有目的,我来你这里,就只有一件事散心”池上慧子说道。
“那喝点?”白泽少忽然提议道。
“喝点,那就喝点”池上慧子直接答应下来。
然后看着白泽少行动不便的样子,直接道:“酒在哪里,我去拿,另外你家里有没有菜,我在做几个菜”
“酒在厨房旁边的柜子里,菜在厨房里面,你自己看着做”白泽少回答道。
池上慧子应了一声,然后直接走进厨房。
白泽少则继续在院子里面锻炼,半个小时以后,池上慧子的声音从厨房里面传出来:“做好了,你自己进来吧”
“来了”白泽少说着缓缓走进客厅。
就看到餐桌上面摆着四个菜,都是家常小菜,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
遗憾的是,白泽少早上才吃过饭,所以现在并不是太饿。
要不是因为池上慧子喝酒,他也没有必要吃菜。
两人相对而坐,池上慧子给白泽少倒上酒,然后又拿出两个空酒杯倒上。
池上慧子的举动,让的白泽少一脸意外:“还有人?”
“没错,还有一个人,咱们的老熟人”池上慧子神秘的说道。
“大佐说的是……刘小兵?”白泽少猜测的说道。
“没错,就是他”
“刚才做好饭之前,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这个点他应该快到了”池上慧子解释道。
刚说完,房门就响起来。
“我去开门”池上慧子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不一会,池上慧子就和刘小兵从外面走进来。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没有来迟”刘小兵笑着说道,同时将手里的酒给放下。
“赶紧坐吧”白泽少招呼道。
很快,三人就坐在餐桌边。
“来,大家共同举一杯”白泽少招呼道。
“好”
“喝”
三人痛快的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随即吃了几口饭菜,池上慧子笑着说道:“今天咱们只叙旧情,不谈现在,也不论职位”
“这个提议不错”白泽少笑着附和道:“说起来,我们三个也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
“上一次在一起喝酒,应该有不短时间了吧”
“有两年多不到三年”刘小兵唏嘘的说道,眼神里面,满是追忆与沉思。
“没想到你记得这么清楚”池上慧子意外的看了一眼刘小兵。
她只知道有段时间,但是却说不出大概的时间。
随即看向白泽少,这家伙肯定知道,因为白泽少的记忆力变态,他们都知道。
白泽少没有说时间,反而淡淡的说道:“那时候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还很年轻,一腔热血无所顾忌,那段岁月真的很让人怀念”
“可惜,时间不可能返回,那些时日再也不可能重现”
白泽少的话语,让的池上慧子和刘小兵都陷入沉思。
“来,为了美好的岁月干一杯”池上慧子提议道。
“干”
“干”
随后,三人不断的回忆着过去的事情,而酒也被喝了很多。
一个小时以后,桌上的酒瓶就已经空了,三人虽然没有喝醉,但也有些微醺。
池上慧子忽然道:“对于上海站站长,新任的军,,统副局长你们怎么看”
事前说的不讨论现在的事情,但当池上慧子提起的时候,谁也没有拒绝。
白泽少看了一眼刘小兵,然后道:“老同学,要不你先说说?”
“好,那就我先说说”刘小兵没有客气,直接道:“我之前在山宁的时候,就非常好奇这个人的身份”
“所以曾经利用一些渠道打听过,但这个人很神秘,几乎没有任何的资料”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的年纪应该不小”
“为什么?”池上慧子问道。
“他既然就任副局长一职位,那么仅仅立下功劳是绝对不够的”
“必须要有资历,资历是什么,说白了不过是工作经验,想要有足够的工作经验,时间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我才说他的年纪应该不小,起码和叔叔年纪差不多”
“否则,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没有人会服气他的”刘小兵将自己的见解一一讲出来。
听完他的诉说,池上慧子和白泽少全都点点头。
就连白泽少都不自觉的认为,这家伙还真的有点东西,要不是知道真实情况,还真的有可能被误导。
“你呢?说说你的看法”池上慧子扭头看向白泽少问道。
“我没什么看法,我觉得小兵说的很对”白泽少敷衍的说道。
“不行,必须说,否则你就将这里的酒全喝光”刘小兵起哄的说道。
“你当我是酒神”白泽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这么多酒,我就是喝吐了,也喝不完”
“你小子这次可别耍滑头,以前念书的时候,你就经常摸鱼,这次绝对不行”
刘小兵说完看着池上慧子道:“大佐,你说一句公道话,我说的对不对”
“不错,白泽少你必须说,小兵说的没错,今天你给个交代”池上慧子命令道。
“咱们喝酒之前不是说好不谈这些的,你们怎么全都反悔”白泽少依旧不甘心,试图突围道。
“别说没用的,马上给我说你的看法”池上慧子借着酒劲儿,大声的咆哮出来。
“好吧”白泽少低头认命道:“我就大概谈谈我的看法”
“这个人是在原来的上海站破灭以后才来到上海的,而经过他的出手,短短时日就将上海站建立,并经营的有声有色”
“从这一点上看,这个人很有能力,而且善于把握时机”
“但从上海站屡次出手情况来看,他似乎谨慎的有些过分,所以我觉得小兵说的对,她的年纪应该不小”
“同时,非常怕死,否则不可能将自己的情况保密的死死的”
边上。
刘小兵还有池上慧子全都盯着白泽少,可惜白泽少却停止诉说。
“继续啊,怎么停下来了”池上慧子不满的看着白泽少。
“我说完了”白泽少摊摊手,耸耸肩直接道。
“说完了?”刘小兵满脸吃惊的看着白泽少:“你小子就糊弄我们吧,我可是非常的见解你,你肯定还有别的,赶紧说”
“真的没有了,我又没有任何的证据,一切不过是我的胡乱猜测”白泽少求饶道。
“说”可惜,池上慧子根本没有想过这么轻易就将他放过,当下一拍桌子冷声道。
突如其来的拍桌声,让的白泽少和刘小兵都是一惊,酒意都散了很多。
回过神来的刘小兵,肆无忌惮的冲着白泽少撇嘴,一边看他的笑话,一边等待着白泽少的答案。
而白泽少则心里一苦,最后硬着头皮道:“那我就说说”
“要我说上海站站长这个人,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苟”
“苟到极致就是王道,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这种人可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因为即使实力足够,他也不会露头,这就是他的性格”
“好了,这就是我的所有存货”
“恩,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说这些事情,谈谈别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拍桌声,让的白泽少和刘小兵都是一惊,酒意都散了很多。
回过神来的刘小兵,肆无忌惮的冲着白泽少撇嘴,一边看他的笑话,一边等待着白泽少的答案。
而白泽少则心里一苦,最后硬着头皮道:“那我就说说”
“要我说上海站站长这个人,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苟”
“苟到极致就是王道,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这种人可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因为即使实力足够,他也不会露头,这就是他的性格”
“好了,这就是我的所有存货”
“恩,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说这些事情,谈谈别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拍桌声,让的白泽少和刘小兵都是一惊,酒意都散了很多。
回过神来的刘小兵,肆无忌惮的冲着白泽少撇嘴,一边看他的笑话,一边等待着白泽少的答案。
而白泽少则心里一苦,最后硬着头皮道:“那我就说说”
“要我说上海站站长这个人,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苟”
“苟到极致就是王道,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这种人可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因为即使实力足够,他也不会露头,这就是他的性格”
“好了,这就是我的所有存货”
“恩,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说这些事情,谈谈别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拍桌声,让的白泽少和刘小兵都是一惊,酒意都散了很多。
回过神来的刘小兵,肆无忌惮的冲着白泽少撇嘴,一边看他的笑话,一边等待着白泽少的答案。
而白泽少则心里一苦,最后硬着头皮道:“那我就说说”
“要我说上海站站长这个人,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苟”
“苟到极致就是王道,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这种人可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因为即使实力足够,他也不会露头,这就是他的性格”
“好了,这就是我的所有存货”
“恩,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说这些事情,谈谈别的事情”

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電芯來也-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原來真的是你讀書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客厅里面的所有宾客被带走以后,池上慧子内心的怒火并没有任何减少。
目光看向刚刚走进来的桥本风道:“有没有抓住外面的袭击之人?”
“没有”桥本枫有些尴尬的看着池上慧子道。
“废物”池上慧子冷哼一声。
然后道:“立马审问那些参加宴会的人,刘沛儒还有白泽少不可能无缘无故倒地的”
“是,大佐”桥本风可不敢触怒此刻的池上慧子说完转身离开。
而池上慧子也没有在饭店里面多呆。
吩咐完手下收拾烂摊子以后,直接朝着医院赶去。
这个时候。
上海站的人已经汇聚在一起。
不过他们并没有将人全部收回,而是留了一部分眼线在饭店外面。
所以当白泽少还有刘沛儒被抬出去的时候,他们很快就收到消息。
因为白泽少的身份特殊。
所以老五将人全部遣散以后,只留下瞿颖道:“站长怎么会出事?”
“我也不知道”
“不过从刚才那边的探子传来的消息看,站长的情况恐怕不会很乐观”
“难道是执行计划的时候出现什么差错?”瞿颖猜测道。
“看来只能让胭脂去医院那边看看了”老五叹息一声。
随即给胡胭脂打了一个电话。
通话结束以后,老五才想起高一伟的事情,担忧的说道:“日本人已经将那些宾客全部带走”
“我想只要一日找不出凶手,那么他们一日就得不到释放”
“反正那些人也都是日本人的走狗,关到死才好”瞿颖冷哼一声。
‘这里面可是有高一伟的”老五提醒道。
“高一伟不一定会出事,毕竟前不久他才接受过日本人的药物审讯”
“所以不到最后,他们多半不会动手的”瞿颖分析道。
“但愿如此,目前最大的情况就是站长”
“你说我们要不要将这里的情况汇报上去”老五看着瞿颖问道。
“还是等确定刘沛儒彻底死亡,站长没事以后在汇报吧”
“否则要是在闹出上一次的乌龙,那么我们上海站可就丢大人了”瞿颖沉吟片刻后直接道。
“也好”老五附和的说道。
“对了,苏绣两人此次的表现如何?”瞿颖关心的问道。
“还不错,就是有些冲动”
“多多锻炼几次应该就可以独当一面”老五笑着说道。
“这就好,我还担心你看不上他们”瞿颖笑着说道。
“怎么说都是站长的高徒,我岂会那么没有耐心”老五摇头道。
随即两人就分开各自蛰伏下来。
这次的事情过后,日本人肯定会掀起新一轮的大搜捕,
所以他们还是分开的好,这样目标小且方便行动。
老五却直接来到医院外面,希望可以第一时间获得消息,方便应对。
医院里面。
当胡胭脂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池上慧子正在和医生交谈着什么。
不由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出声道:“大佐,我们家那位现在情况如何?”
“我也不知道,医生正在给我讲,你也听听”池上慧子瞥了一眼胡胭脂,不在意的说道。
“里面抢救的两个病人,可以肯定他们是中毒了”
“目前还没有确定他们所中的是什么毒素,但可以肯定这是一种杀伤性极强的神经性毒剂”
“这种毒剂的药性非常强大,短时间就可以致人死亡”
“所以不得不遗憾说一声,里面已经有一人死亡,另一人还在抢救中,但最后的结果恐怕也不会太好”医生满是遗憾的说道。
“谁死了?”池上慧子冷声道。
“那位年纪大的,他在送进来没几分钟就已经死亡”
“倒是那个带着面具的年轻人求生意志非常的顽强,不过他中毒也不轻,所以能不能活过来只能看天意”医生说完就转身走进后面的病房。
扑通一声。
胡胭脂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别人不清楚,但是她心里很清楚,白泽少应该也是被沙林所害。
但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泽少也应该很清楚沙林的致命性,而且他又是刺杀刘沛儒的。
怎么会两人都中毒。
现在的她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白泽少能够一如既往地闯过这次的危机。
没过多久。
白泽少就被推出病房。
胡胭脂急忙起身跟了过去,却被医生给阻止了。
“病人依旧处于高危状态,虽然活下来,但最后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医生说完直接离开。
而胡胭脂脑海里回荡的全都是植物人三个字。
她实在是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白泽少会成为植物人,对于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她真的没有想到,为了此次的任务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这代价真的是太高昂了。
旁边的池上慧子同样听到了医生的话语,眉头紧紧的皱起来。
拍了拍胡胭脂的肩膀,然后直接离开医院。
刘沛儒的死亡还有白泽少的出事,她内心当然很遗憾,还有些难过。
但她必须在事情变得糟糕之前,尽可能的获得更大的利益。
没多久。
失魂落魄的胡胭脂也是离开医院。
“上车”
刚走出医院,一辆车就缓缓的停在他的眼前,从里面传来老五的声音。
神情恍惚的胡胭脂没有多说什么,拉开车门走了进去。
随后汽车就消失在夜幕中,最后在江边停下来。
“医院什么情况”老五看着胡胭脂问道。
“任务成功了,也失败了”胡胭脂的声音显得非常的低沉与失落。
‘什么意思?’老五有些焦急的问道。
“刘沛儒中了沙林已经死亡,但是站长也中毒了,目前依旧危险,而且就算最后侥幸活下来”
“结局恐怕也不尽如人意”胡胭脂回答道。
“什么叫不尽如人意”老五心一下子被提起来。
“最后的结果就是植物人,甚至不排除最后死亡”胡胭脂说完直接蹲在地上,眼睛有些湿润。
老五看着眼前的河流,同样没有开口。
夜风微微的吹拂,吹乱了胡胭脂的秀发,让他看起来很是脆弱。
但他还是出声道:“将情况汇报给总部吧”
“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的确需要告知总部,等待总部的进一步安排,我现在就去发报”老五说完看向胡胭脂。
“你先去忙吧,我再走走”胡胭脂摇头道。
“那你也早点回去”老五说完转身上车离开。
没多久。
一直等待消息的钱慧文就收到老五的电文。
虽然一直期待能够除掉刘沛儒,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可真的看到白泽少出事的消息以后,还是忍不住差点暴走。
随即连夜来到戴老板家里。
“处座现在怎么办”钱慧文看着戴老板焦急的问道。
“白泽少在日本人哪里接受治疗,我们不必去打扰,耐心等待就好”
“但是上海站不能群龙无首,所以我想让你暂时主持上海站的工作”
“至于以后的情况,看事情的发展再定”戴老板快速的说道。
“那我马上起身”钱慧文一副雷雷风行的样子。
“嗯,此行一定要注意安全”戴老板叮嘱道。
钱慧文没有开口,点点头直接离开。
是夜。
钱慧文连夜离开山宁朝着上海赶去。
次日。
关于昨晚发生在上海大饭店的事情,就被许多媒体给报道出来。
日本人已经尽最大的可能不让事情暴露出去,但依旧失败了,因为这些媒体里面,很多都是国外媒体。
对于这些人,他们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力。
因此。
白泽少这个大汉奸,以及刘佩儒这个最新投靠日本人的汉奸,被神秘人刺杀的消息瞬间传的沸沸扬扬。
有人说这两个祸害都死了,但也有人说只是死了一个。
总之,各式各样的传闻都有。
对于这些传闻,日本人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来制止,反而有种放任的趋势。
对此。
很多人都明白过来,这些传闻应该是真的。
否则以日本人往常的行事作风,是绝对不会如此的。
杂货铺。
王刚等人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全都满心的着急。
但是他们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去医院查看情况,所以只能求助家里。
而老家对于这件事情明显有所关注。
所以他们的电文刚发过去没多久,就收到回电。
“家里怎么说?”温小婉几人看着沉默的王刚,不由催促的问道。
“组长被神经毒剂所伤,情况不怎么好”王刚沉重的说道。
“神经毒剂?”身为医生的温小婉很清楚这东西的伤害性,忍不住出声道。
“没错”王刚叹息一声。
“这东西很厉害?”高小英不解的看着温小婉。
“氰化钾你们都知道,而神经毒剂的伤害性是氰化钾的几倍”温小婉解释道。
“这么说无解?”高小英一脸紧张的看着温小婉。
温小婉没有说话,只是沉重的点点头。
对话到现在,房间里面的气氛显得非常的沉闷。
最后还是王刚打破这种气氛:“组长现在还活着,这就是最大的希望”
“这段时间大家盯紧点医院还有胡胭脂的动静”
说完直接走到后院。
此时的王刚有些懊恼与自责。
他们这个小组成立的最初目的是为了帮助白泽少,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们根本帮不到白泽少一丝一毫。
而且,白泽少也好久没有给他们发布任务。
这让王刚很是无奈。
此次出事以后,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被动等待。
这让王刚不得不想办法改变自己等人,否则他们的这个小组最后只能是解散。
因此直接静下心来,耐心的思索起他们小组的未来。
……
医院里面。
白泽少依旧在昏迷着,但是他的脑电波却波动的很是厉害,
因为此刻的他彻底陷入到一种奇怪的“梦境”里面。
在这里面,他仿佛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但却一直没法逃出去。
他好像感到自己被困在梦里了,但却不知道该如何脱离。
时间悠悠的过去,白泽少依旧没有醒来。
但是钱慧文已然到来。
“科长,人已经到齐,除了高一伟”老五来到钱慧文身边,低声道。
“那好,现在开会”钱慧文扫了一眼眼前上海站的骨干成员,直接道。
闻言。
所有人全都下意识的坐直身体。
“我这次来是以副站长的身份主持这里的工作”
“你们的站长因为有别的事情,所以不能主持大局”
“但是大家可以放心,我在这里只是暂时的,这里的一切都会还给你们站长长的”钱慧文笑着说道。
对此。
除了知道内情的胡胭脂,瞿颖,老五以外,唯有鲁城神色茫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而钱慧文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继续道:“我给你们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蛰伏起来”
“这段时间,上海站的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动作”
“就连对外联系的电台,都不要开启”
“免的被日日本人抓住把柄,我的意思你们应该明白吧”钱慧文淡淡的说道。
“明白”众人回答道。
“既然明白那就开始行动,散会”钱慧文直接道。
只是。
这些人除了鲁城离开,其他人都没有动一下。
钱慧文看着胡胭脂道:“他现在什么情况?”
“还是那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醒来”胡胭脂沉重的说道。
“耐心点,我想他一定会醒来的”钱慧文坚定的说道。
这话看似对胡胭脂说,又何尝不是在劝说自己。
因为谁都不相信经历那么多大风大浪的白泽少,会在这次行动中折戟沉沙。
尤其是这次是被自己玩脱的。
又大概的了解完上海站的情况以后,钱慧文就直接离开房间。
剩下的三人却面面相觑,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次钱慧文的到来,让他们不得不担心总部是不是已经准备放弃白泽少。
虽然由钱慧文暂时主持这里的工作,但三人内心的担忧并没有减少。
反而越发的浓郁。
“大家怎么看总部的决定”瞿颖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只希望站长快点醒来”老五叹息道。
胡胭脂没有接口,直接起身:“我去医院看看”
此时。
医院里面,
白泽少的梦境也到了关键时刻。
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一句话。
“原来真的是你”

人氣都市异能 我的諜戰生涯 起點-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開始嘍鑒賞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两人说话的功夫。
老五的电话忽然进来:“站长,人与东西到了”
“哦,现在他们在哪”白泽少问道。
“在我这里,和瞿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新人”老五说话的时候,视线不经意间的扫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的两人。
“新人?”
白泽少眉头略微皱了一下,然后道:“瞿颖怎么会带新人过来”
“你应该知道,我们这里需要的不是新人”
“不是不相信他们,只是我们的工作容不得一丝大意”
“新人在这方面肯定有所欠缺”
“所以找个借口直接把人送回去”
听着白泽少的坚定的语气,老五笑着说道:“迟了”
“什么意思?”白泽少问道。
“他们是处座专门配给我们上海站的,瞿颖来的时候专门带着处座的手令”老五解释道。
“这两人什么来头,竟然搬得动戴老板”白泽少意外的的说道。
此刻的他也是已经冷静下来。
戴老板既然都如此做了,那么他就算再不满也只能将人留下。
再说了。
戴老板也明白他们的处境,所以绝对不会胡乱插手他们的事情。
既然安排人过来,肯定是有目的的。
“你的老熟人,苏绣还有张子义”老五回答道。
“是他们”白泽少点点头,然后沉吟一下:“那就让他们先跟着你锻炼锻炼”
“如果机会合适,条件成熟的话,我在见他们”
“明白”老五回答道:“那沙林还是由瞿颖给你送过去吧”
“我这里很多人盯着,你让他去听轩阁将东西交给胭脂就好”白泽少拒绝道。
随即。
两人结束了通话。
白泽少对着胡胭脂道:“你去听轩阁把东西拿回来”
“嗯”
就在胡胭脂前往听轩阁的时候,老五也将白泽少的意思转达出去。
对于苏绣还有张子义的安排,瞿颖倒也没有太大意见。
只是在转移沙林的问题上她却有不同看法。
“我的身份已经暴露在日本人眼中,如今大白天的去听轩阁,很可能会被有心人盯上”
“所以交接沙林的事情,我不适合去”瞿颖看着老五道。
“那只能我去了”老五说话的时候,却一脸为难。
“怎么,你有事?”瞿颖问道。
“嗯,待会我要去见一个地下军火商,这是一个新关系不容有失”老五解释道。
“那……那还是我去吧”瞿颖最后道。
“要不让我们试试,我们是新人,没有人会关注我们的”这时,苏绣忽然插嘴道。
“你们?”老五意外的看了两人一眼摇摇头:“不行”
“为什么不行”瞿颖却反对道:“站长也说了,让他们在你这里锻炼锻炼”
精彩都市异能 我的諜戰生涯-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開始嘍熱推
“此次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机会,而且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然而,老五依旧没有松口。
因为他很清楚这次的事情,对于白泽少的重要性,根本要不得一丝的疏忽。
苏绣与张子义的确优秀,但再优秀也是两个生瓜蛋子。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討論-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開始嘍看書
平常的时候或许可以让两人练手,而此事绝对不行。
看着老五的架势,瞿颖再次道:“这样好,我亲自带他们两个过去”
“不过我不会露面的,由他们两人去交接,你看这样如何”
最后。
老五还是同意了,因为实在走不开,而这东西还不能让别人经手。
哪怕是上海站的其他人也不行。
不是不信任,而是为了以防万一。
这东西就算在总部也是稀缺东西,非常的珍贵。
也就是白泽少的身份地位比较高又是用来执行这件任务的,否则戴老板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动用此物的。
很快,
苏绣还有张子义就在瞿颖的带领下,朝着听轩阁赶去。
路上。
瞿颖看着车上不断朝外面看的两人道:“老五就是那样你们不要多想”
“教官放心,我们知道自己的不足会尽快适应的”张子义说道。
“嗯”瞿颖点点头,没有再开口。
不过她旁边的苏绣却不是一个安分的主:“教官,站长似乎好像不怎么喜欢我们”
“听出来了”瞿颖似笑非笑的看着苏绣。
“嗯”苏绣倒也没有太过尴尬反而继续道:“而且我感觉,我们的站长,他……”
“他怎么了,继续说”瞿颖好奇的问道。
“那我可说了”苏绣定定神道:“他对于处座的命令有些不以为然,甚至连见我们一面都不能”
说完之后,苏绣还张子义全都看向瞿颖。
才发现此刻的瞿颖,脸色已经变得非常的严肃。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两人心里不由惴惴不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出错话了。
好在这时,瞿颖开口了:“你们那样想没错”
“但事实上却是错的”
“站长的身份特殊,别说你们了,就是我也是才知道他真实身份不久”
“而且就算在总部,除了处座也就钱科长知道他的身份”
“你们只是新人,他怎么可能见你们”
“至于违抗处座的命令,你们想多了,这就是他们俩人之间的处事方式”
“所以不要多想”
瞿颖说完直接闭嘴,认真的开车。
而苏绣和张子义对视一眼,全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
如此说来他们的这个顶头上司可不是一般的牛。
“到了”
直到瞿颖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两人才回过神来。
“看到前面的人来人往的那个建筑了吧,那就是听轩阁”
“你们的任务很简单进去直接找老板”
“然后告诉他,东西是老五让转交的就可以”瞿颖交代道。
“就这么简单,不需要多说些什么?”
“还有万一老板问我们一些问题的话,我们怎么回答”苏绣问道。
“你们想多了,听轩阁的老板是不会问你们这些的”
“他如果有疑惑,也只会……算了你们先将东西送进去吧,我在这等你们”瞿颖没有继续后面的话语,直接道。
“是,教官”苏绣和张子义说完直接下车走进听轩阁。
一走进里面。
就感受到这里的热闹与繁华,当然也注意到里面听曲的日本人以及帮会成员。
对于这里的老板不由多了几分好奇。
然后随意找了一个服务员询问清楚老板的位置,就直接走过去。
“你们找这里的老板?”胡胭脂看着眼前的苏绣还有张子义道。
“没错,这位姐姐,请问老板在哪”苏绣嘴甜的问道。
胡胭脂瞥了一眼两人手里的箱子,笑着说道:‘我就是老板’
“你们找我什么事情?”
“姐姐就是老板?”苏绣一脸意外的说道。
“是啊”胡胭脂肯定的点点头。
苏绣和张子义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他们并不觉的胡胭脂这个娇滴滴的美人,会有那么大的能力当老板。
很可能这人只是老板的一个情人或者外室。
所以很快就有决定的两人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就准备朝着外面走去。
不想还不等走了几步。
外面忽然冲进一群荷枪实弹的枪手来。
“二位,这是要去哪?”胡胭脂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姐姐,您可能误会了,我们兄妹两人初来上海是来投奔亲戚的,找错人了,对不起”
“我们这就走”张子义快速的说道。
“呵呵,我可不觉得事情会是这样的,给我上”起初还笑脸相迎的胡胭脂,立马就翻脸。
很快。
苏绣还有张子义就被拿下,看着两人虽然被拿下,但依旧护着箱子。
胡胭脂轻轻一笑,让人松开两人。
“不错,难怪会被处座派到这里来”
“可惜经验还是不足,以貌取人,是老五还是瞿颖让你们的来的,把东西给我吧”胡胭脂笑着说道。
然而苏绣还有张子义却没有开口。
“不相信我啊”胡胭脂摇摇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两人一个叫苏绣,一个叫张子义”
“下面车里面等你们的人多半是瞿颖吧”
说道这里,胡胭脂直接推开自己房间的窗户,指着外面的车辆。
这下。
苏绣还有张子义算是彻底的相信胡胭脂的身份。
将东西交给胡胭脂以后,就要转身离开。
不想却被胡胭脂喊住:“转告瞿颖,这次的行动冒失了,竟然让新人来执行”
“让他等着站长的处罚吧”
苏绣两人没说什么,快速离开。
很快就回到车里面。
两人一上车刚想说还说什么,却被瞿颖给阻止,只是一个劲的开车。
等到再次回到老五的住所,瞿颖才问道:‘如何?’
“完成了,只是被听轩阁的老板打了一顿”苏绣老实道。
“还有呢?”瞿颖问道。
“那位老板说教官此次的行动冒失了,等待站长的处罚”苏绣道。
瞿颖闻言却没有任何神色变化道:“的确该处罚”
“但是对于此次的行动,你们有什么总结”
“我们似乎一进去就被人注意上了”
‘而且那位老板竟然知道我们的名字与身份,反倒是我们对于他一无所知差点闹了笑话’张子义苦笑一声。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之前瞿颖没有说完的话是什么。
“她叫胡胭脂,是特工总部主任白泽少的老婆,也是上海站负责电讯的瞿颖解释道。
嘶!
两人听完全都深吸一口气。
白泽少的大名他们在来上海之前可是详细了解过去的。
所以非常的清楚的这位前辈的手段与能力,没想到他的枕边人却是上海站的自己人
如此,他们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撑起听轩阁那么大摊子。
“不用感到惊奇,这一切都是站长安排的”
“至于她知道你们的名字与相貌,多半也是站长告诉他的”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就留在这受老五的指派就可以”瞿颖说完起身离开。
“教官,你这是去哪?”看着离开的瞿颖,苏绣问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领罚”瞿颖说完转身离开。
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
没多久,
胡胭脂就拿着沙林返回家里讲东西交给白泽少,当然也将苏秀还有张子义的事情讲了出来。
‘嗯,的确莽撞了,不过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了’
“你让老五明天的时候尽量在外围制造一些大动静出来”
“毕竟谁都知道我们特务处对于刘沛儒的必杀之心”
“明天的场合,将会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如果没有任何动静反而惹人怀疑”白泽少说道。
“嗯”
随即白泽少就拿着东西离开。
次日。
天还没亮,白泽少就出现在司令部里面。
看着眼前丝毫没有担忧的刘沛儒道:“刘叔似乎没有任何的担忧?”
“我相信你的能力,绝对不会让我失望的,要知道我这个人可是非常的怕疼”刘沛儒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着这话,白泽少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但还是说道:‘刘叔,您太高看我了,我只能尽力’
“尽力就好”刘沛儒笑着摇摇头:“我昨天刚见过小兵,他身体恢复不错,你有时间的话可以看看他”
“我会的”白泽少笑着说道。
“那我们去大佐办公室吧”刘沛儒说完当先朝着前面走去。
不长的一段路程,刘沛儒却不断的对着哈欠
引得白泽少多了几分好奇:“刘叔昨天没有休息好?”
“嗯,昨天的时候看了一些卷宗,看得时间有些长,人老了难免有些精力不济”刘沛儒不在意的说道。
白泽少总觉得今天的刘沛儒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最后摇摇头,和刘沛儒一起走进池上慧子的办公室。
“准备的如何?”池上慧子看着白泽少问道。
“已经差不多,就等着那帮人上钩”白泽少自信的说道。
“这就好,不过你要记住自己的使命”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電芯來也-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開始嘍展示
“抓捕上海站的那些反抗分子并不是第一任务,那只是顺带的”
“你的任务是要保证整场宴会刘先生的安全”池上慧子严肃的说道。
“是,大佐”白泽少身体一正,一脸坚定的说道道。
“嗯,距离宴会开始还有好几个小时,你们就在这呆着吧,等到时间到的时候,我会让人通知你们的”池上慧子命令道。
说完,池上慧子就转身离开。
而这个时候,上海站的人也开始动了起来。
身为新人的苏绣还有张子义,可谓是非常的有幸,竟然被老五点名,加入这次的行动中。